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作 家 >> 张星利 >> 作 品 >> 独上高楼,众里寻她 >> 阅读

独上高楼,众里寻她

2015-11-04 12:37:54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张星利

--------读月浩兄《月下未央》有感

独上高楼,众里寻她   月浩兄在终南山  图/星利



□ 张星利
                         

  一

月浩兄前一段时间打电话,说散文集出来了,看啥时候给我送过来,我因处于忙乱之中就说缓缓。一则是事情的确很木乱,二是现在凡朋友送书,我都想着要写点东西,或长或短,或好或坏。世风日下,在金钱主宰一切的现实当中,还有人操持文字,令人感叹和感慨。因为,对于我们来说,书市的情况都很清楚,现在是请人看书。看了就要感谢,如果能写点读后感之类的文字,那就要谢天谢地了!书太多,是读不过来的,但是朋友的书一定要认真阅读。

当月浩兄在终南山下把《月下未央》散文集双手递给我时,我感到了沉甸甸的分量。在当下,我们这些所谓的文化新闻人还会腾出点时间写点文字,别人不鼓掌,我们首先要鼓掌,更要喝彩!我们是一群爱写文字人,也是敏感的人,也是还想拿文字换点钱的人。人各有志,不必强求。

《月下未央》的封面四行小字这样写道:傲骨人人应有,百姓应当如此,文人亦更应如此。对于心存傲骨的人,对于心存傲骨的文人,我们应当崇而敬之,他们应该是我们这个民族的脊梁吧。

这是月浩兄为人为文的感受,文人应该是有傲骨,更应该有血性,可贵者 “胆”,文人更应该有“文胆”。可是现实社会中,大部分都是软骨头,甚至是老骨头,吃里扒外,落井下石。月浩兄一语命中我们现在缺什么。





《月下未央》共分九个单元。细细品味,有如陈年的老酒,绵柔,舒坦,也象写书法的上好墨汁一样,不印,直接走笔,畅快。

“岁月如风”中,有亲情,有朋友,有故乡,更有不变的记忆。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时间让我们从风华正茂变成中年,再变成老年,直至消亡。一些事,会让我们记一时,或者一生。所谓文人的敏感就在这里。

散文《陪父亲一起散步》里,月浩兄以蒙太奇的手法饱含真情的描述了父亲的一些片段,以及陪父亲游城市运动公园的感受,其情其景历历在目。斯人已逝,大爱永存。亲人们是我们最后抓的一棵稻草,亲人没了,什么都烟消云散了,唯有自己了!因为不会使用门锁的缘故,老父亲一直呆在屋里;也因为耳背的缘故,门又反锁,我们的月浩铤而走险,攀爬三楼,翻了窗户。后来就有了散步,有了老父亲对一切都稀奇的感慨。一个弯腰驼背,满脸微笑的老父亲形象跃然纸上,读来让人不甚唏嘘。

我们现代化的城市并不适合老年农村人,也许对年轻人是新鲜的,对老年人是一种罪过,不能串门,不能呼吸新鲜空气,可是我们想要回到以前炊烟袅袅的农村,那是不可能的,那只能沦为记忆,因为乡村也早已开始土崩瓦解……

文章《故乡的变迁》显然是一篇正能量的作品,村子变好了,有了水泥路,汽车呼啸而过,故乡是美好的,这是作者的感悟。可是,现在的乡村还是最早的乡村吗?乡村早就只剩下了老弱病残,青壮年都到外面的世界打工挣钱了! 好点的挣点钱,开始鄙夷乡村,发誓再也不会回到那个穷山沟;差点的就会坑蒙拐骗,甚至走上违法犯罪道路。总之,都不想回去了!

文章《过好我们自己的节日》对圣诞节进行了反思。西潮滚滚二百年,我们要做的就是融合,最大限度保存我们的文化,然后再不断融合西方的优秀文化,而不是糟粕,这样我们的文化根脉才不会断层,我们的民族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文章《朋友一生一起走》记述了作者之所以进入新闻领域的几位功不可没的朋友。月浩兄没有落井下石,没有忘记这些老师们,而是以文字这样的形式对他们表示感谢,读来可以感受到月浩兄为人的真诚。

文章《一次难忘的主持经历》说的是自己平生第一次主持的一个活动,虽然主持的不到位,但是真情依然。

文章《铭记多年的一件小事》说的是省上一位领导退休后自己在街头打车的事。这篇文章让我感慨,难道领导自己就不能打车?我们的观念是领导退下来也是个官。一百年前孙中山先生说,总统退下来就是平民,一百多年过去了,我们的生态又有多少改变。我们的观念首先就不正常。好在月浩兄也意识到了这一现象,在文章结尾以点睛之笔对此现象委婉的予以批判。

文章《两盆花的不同境遇》,以小见大,揭示了“万物生长靠太阳”的道理。拒绝黑暗,向往光明。

文章《记者的尴尬》记述了做批评报道的一次经历,一个村子的一个组,会计贪污了公款十万,这是十几年前发生的事。当事人为此纠集一些人到报社闹腾的情况。读后感慨良久,小小一个村组,现在情况有所改变吗?城中村哪个村长不是百万千万的资产,哪个小组长不是恶势力!什么乡情道义,统统见鬼去吧!管的太多了,又管不好,管啥呢!多年前的记者们大都怀揣新闻理想,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们连自己都解救不了,还想解救别人,我认为是痴人说梦。谁和我再说新闻理想,我拿砖拍谁!多年的新闻经历,让我们懂得了经营最重要,所有的一切都是扯淡!

文章《不会流泪的树》,感时花溅泪,恨时鸟惊心。

文章《第一次喝啤酒》读来让人感慨。平生第一次喝啤酒,啤酒竟然这样难喝。我们向往城市的生活,结果就如这第一次喝啤酒的情况一样,喝到嘴里像马尿,城市是色情的,我们在当中游弋,好一点的就如鱼得水,最坏的结果就是被淹死。

文章《被偷的滋味》,这就是我们想要的城市生活。

文章《逝去的年味》,作者敏锐地发现了当下乡村的症结所在,颇觉遗憾的事,有些惜墨如金,感觉没有写完,给人一种意犹未尽之感。

看完《难忘那张龌龊的笑脸》,难免对《三字经》中“人之初,性本善”有了质疑:我们恶的因子原来是从小种下的。

文章《宝鸡印象》,这是生我养我的那座城市吗?我们总莫名的怀念某个地方,其实早已经是物是人非了,多年前的美好印记也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罢了!

……



“世相感悟”、“笔墨瞬间”、“印象如影”、“记忆如梦”、“皓月之言”、 “友人看我” 、“真情诗意”这几个单元的文章,从不同角度对人物、事件进行书写。有时评,有杂文,文体较多,都可以归纳为“大散文”吧。

在众多文章里,让我印象尤深的是月浩兄作为报纸的副刊编辑,和另一家晚报一大腕编辑之间的磨擦。原来是自己为纪念路遥英年早逝三周年撰写的《难忘路遥》一文发表在副刊头条,结果省会晚报另一位大腕编辑的一篇文章临时被总编调来补白,放在了次要位置。原本很小的一件事,竟惹得大腕资深编辑龙颜不悦,从此就被另外一家报社的资深编辑拐弯抹角的利用他的巨大能量让月浩兄穿了无数小鞋。“让我不解的是,能写犀利杂文的人,气量竟如此狭小。看来,真要做到文如其人,不是一件易事。”这是月浩兄的感叹。“文如其人”在现在不要当真,现在真的是分离着呀,文人其实有时远远不如一个手艺人……

从《月下未央》中,得知月浩兄祖籍河南,生于宝鸡眉县,先工作于周至县,19岁创办周至县青春文学社,又因文学社进入新闻领域逾三十个春秋。不忘老师,不忘引路人,一直心存感激,一有机会就想报答,这种人现在很稀缺。

一直在写本报讯,但念念不忘文学,痴情文学就是今生最大的喜好。我想说在今天这么一个人人为钱,事事为钱,为钱可以把任何不要脸的事情都干出来,就在我们的身边,我们还能保持一颗平静的心,只能说我们已经进入道家的修炼层次。我们都是在行业最不景气的情况下开始放下我们文化新闻人的身段,才敢于谈钱,只是机会和时间我们均把握的不是很好,个中滋味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我以为,月浩兄写感悟类的文章写得好,更能表达出自己的情感,引起读者的共鸣。

老庄的思想告诉我们,我们改变不了这个世界,我们只能改变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月浩兄长期居住生活在未央区,书名又叫《月下未央》,他说,外地出差返回,一进入未央地界就感到高兴,放心,安全。这对未央是多么大的荣耀,可以到未央区宣传部要点赞助费了。

我以为,长期做记者编辑写本报讯的月浩兄有了散文集,记录的文字,以此为契机,争取大的收获。或许,我们仅仅是一吐为快,到我们死去时,在坟头(哦,现在墓地奇贵,已经买不起了,只能把骨灰撒入高山流水之巅)焚烧我们写的书,以此证明:这世界,我来过。

或许有点悲壮,但只能如此。文学已经江河日下,仅仅是爱好而已。我们都是一些不甘心的人,那么,写出我们的感悟,就当中了一次五百万!

10月26日午后

 

相关内容
2015-08-21 16:15:30
2015-08-21 16:11:13
2015-08-21 16:08:21
2016-04-03 10:48:56
2016-03-31 10:25:02
2015-08-18 09:08:10
2016-06-02 15:00:11
2015-11-05 08:59:51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