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文化资讯 >> 诺贝尔奖让“蒿”草家族火了起来 >> 阅读

诺贝尔奖让“蒿”草家族火了起来

2015-10-29 11:01:22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作者:华商网--华商报
10月5日,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因对青蒿素的研究获得2015年度诺贝尔医学奖,屠呦呦、青蒿素、青蒿成为网上网下的热词。股市上有关“青蒿素”的股票在国庆节后开盘日集体涨停;在淘宝上输入“青蒿”二字,会出现一千多件宝贝;更有甚者,淘宝上有人竟销售起“诺贝尔奖青蒿饼”。

  青蒿素取自黄花蒿

   植物“青蒿”中,不含青蒿素,青蒿素是从它的近亲“黄花蒿”中提取的。

   翻开大名鼎鼎的《神农本草经》,还有让屠教授获得灵感的《肘后备急方》(东晋医书),以及后来相继出现的古籍医书,从植物学的角度都可以认定:植物学上命名为“黄花蒿”的植物,在这些医书里名叫“青蒿”或“草蒿”。之所以有这样的结论,原因有三:

   第一,从生态习性看,黄花蒿的适应力强,分布范围广。它不择土壤,随风摇曳的身影遍及全国乃至地球的北温带。相比之下,青蒿就娇气多了,适应力差、资源稀少。在我国,仅东北、华北和华南地区有零星分布,而且它喜欢择水而居。黄花蒿的生态习性,恰好符合医书里描述的青蒿。

   第二,从花期来看,明代医药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青蒿的花期是农历七八月份,也就是说它在秋天开花。这点,与植物学上黄花蒿的花期吻合。植物学上,青蒿的花期却在夏季,即阳历的七八月份。

   第三,从植株气味、花朵大小方面看,也能证明古籍医书中的“青蒿”,就是植物学上的“黄花蒿”——黄花蒿气味浓郁,花朵较小,而青蒿气味清淡,花朵相对较大……

   有人问,那青蒿和黄花蒿是一回事吗?答案是否定的。在植物学上,这是两种不同的植物。

   《中国植物志》中,青蒿和黄花蒿,都是菊科蒿属植物,但“种”不同。也就是说,按照分类系统界、门、纲、目、科、属、种排下来,青蒿和黄花蒿,前6项都相同,只有最后面的“种”不同。

   黄花蒿的学名为Artemisiaannua;青蒿的学名是carvifolia。

   1991版《中国植物志》第76(2)卷60页关于青蒿入药的描述是:“青蒿含挥发油,也含艾蒿碱及苦味素等。入药,但非中药‘青蒿’之正品。”该卷第62页关于黄花蒿的描述里专门指出:中药习称“青蒿”,而植物学通称为“黄花蒿”。

   看到这里,大家该明白了:为物种定名的植物学家当时误把本该叫青蒿的植物,命名为黄花蒿……

  茵陈不是青蒿的幼苗

   民间有“三月茵陈四月蒿”的说法。据传是华佗听病人说青蒿能治疗黄痨病,开始亲历亲尝,之后华佗发现,只有青蒿幼嫩时的茎叶可以治病。于是,华佗把可以入药的幼嫩青蒿,取名为“茵陈”。他为此还编了四句顺口溜:“三月茵陈四月蒿,传与后人切记牢。三月茵陈能治病,四月蒿子当柴烧。”

   “三月茵陈四月蒿”果真如此吗?回到《中国植物志》中,茵陈蒿和青蒿或者黄花蒿,都是菊科蒿属而种不同的植物。青蒿和黄花蒿的幼叶长相非常接近,几乎难以区分。但是,茵陈蒿很容易和这两种近亲区别。因为,茵陈蒿的叶子打一钻出土壤,叶色发白,茎秆和叶背都显得毛乎乎的——这些地方遍布白色的短绒毛,而青蒿和黄花蒿都没有。

   在菜市场,早春时菜农不时叫卖的白蒿,也就是植物学上的茵陈蒿。白蒿一名,就源于其叶背上生长的白绒毛。

   茵陈蒿,是早春陕西人喜做麦饭的原材料之一。阳春三月,阳气上升,百草萌发,此时的茵陈蒿不仅味道鲜美,还有保肝和清热解毒的保健作用。所以,古人用茵陈蒿治疗黄痨病没错,但这,也仅仅是茵陈蒿的功劳,和青蒿、黄花蒿没有一点关系。更不会发生茵陈蒿到了四月就会变成青蒿的桥段。

  茼蒿——百姓喜食的蔬菜

   这几天,也有人问我,我们常吃的茼蒿里有没有青蒿素?看来,青蒿素概念真的是深入人心啊。

   茼蒿,在植物学上,和青蒿、黄花蒿、茵陈蒿同科不同属。茼蒿,是菊科茼蒿属的植物,自然不含青蒿素。在蒿草家族中,茼蒿,是和人类走得最近的一种植物。一年四季,都能看到茼蒿碧绿的身影,在餐盘中,在火锅里,在烧烤架上,或在香喷喷的饺子馅里……

   茼蒿,也称蓬蒿、蒿子秆,这种拥有羽状分裂叶子的植物,原本是欧洲庭园中美丽的观叶植物。宋朝时茼蒿传到我国后,却摇身一变,成为餐桌上的美味佳肴。李时珍在《本草纲目·菜之一·茼蒿》里说:“茼蒿八九月下种,冬春採食肥茎……”。从这段话也能看出,茼蒿从明代开始已是家种的蔬菜了,可以播种繁殖。

   茼蒿含有特殊香味的挥发油,有助于宽中理气,消食开胃,增加食欲。从资料上看,茼蒿中的胡萝卜素含量极高,是黄瓜、茄子含量的20~30倍。多吃有助于美容。还有,茼蒿体内丰富的粗纤维,有助于人的肠道蠕动,促进消化吸收。清气甘香,鲜香嫩脆的茼蒿,也是大众喜爱的蔬菜之一。

  蒌蒿满地芦芽短

   到南京出差,每次回家都要带几包八卦洲蒌蒿。因为,我母亲的故乡在陕西的小江南——汉中,她小时候的记忆里多有蒌蒿的身影。我也喜欢在清香的蒌蒿菜中,感受苏轼老先生的诗句:“蒌蒿满地芦芽短”。

   春天来了的时候,水边的蒌蒿就开始疯长起来,这时候采一些蒌蒿薹子回家凉拌、热炒,外脆里嫩,嚼之有声。这个时候,水边也会长出密密层层的芦芽,茁壮得犹如一丛丛箭镞,正应了苏轼的那句名诗。

   蒌蒿和茼蒿同科同属不同种,但都是蔬菜。茼蒿长在旱地,蒌蒿生长在水边堤岸或沼泽中,蒌蒿的身影只分布于东北、华北、华中,我省的陕南有野生蒌蒿分布。

   蒌蒿有许多别名:芦蒿、水蒿、柳蒿、香艾、水艾等,按其嫩茎颜色分类,可分为白芦蒿、青芦蒿和红芦蒿。

   在古代,蒌蒿就已经是人们喜爱的蔬菜了。《诗经·周南》中“翘翘错薪,言刈期蒌”。注解里说:“蒌蒿,嫩时可食,老则为薪,高丈属”。看来,蒿草类植物的“青春期”都很短暂,大多过了“青春期”,只能当柴火烧了。

   北魏《齐民要术》及明代《本草纲目》中也有记载,蒌蒿有健体补虚,清心解毒,利胆退黄之用。

  艾蒿——驱虫、治病、食用

   说起蒿草家族,就不能绕过艾蒿。

   艾蒿,大家不陌生,端午节几乎家家门头插艾蒿。因为艾蒿不仅可以驱虫,还有驱邪避恶的古老传统。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在每年的夏天来临前,会采回一大捧艾蒿,然后把它们拧成粗粗的绳子,晒干了晚上点着用来熏赶苍蝇和蚊子,一根一米多长的艾蒿绳,几乎能燃烧一个晚上。母亲则经常用晒干的艾叶揉搓出艾绒,做成像卷烟一样的艾条,点燃后在奶奶患关节炎的膝盖上游走……所以,我记忆中的夏天,总有股淡淡的艾蒿香味。

   艾蒿,在植物学上,也是菊科蒿属植物。多年生草本,或略微长成灌木状……

   艾蒿是大自然给予人类的礼物,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在五千年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智慧的国人慢慢发现了艾蒿的药效和其在生活中的妙用。

   艾叶灸百病自不必说,艾蒿还可以吃,您知道吗?

   现如今淘宝网上销售的“诺贝尔青蒿饼”,其实就是普通的艾叶粑粑。店家提供的饼子配料是:艾青、火腿、面粉、水、白糖和食盐。这里的“艾青”,就是艾叶。

   艾蒿,除过做成艾叶粑粑,还可以做成“艾叶茶”、“艾叶汤”、“艾叶粥”等等,有增强人体对疾病抵抗能力的辅助作用。

  名字里有“蒿”字 并非都是蒿属植物

   从药物学的角度看,几乎所有的蒿草都含有芳香油,现代药理研究也证明,这些芳香油具有除虫、祛风、除湿和解毒等功效。

   可别小瞧菊科蒿属植物,这可是一个大家族,全世界约350种以上,产于我国的蒿属植物,也有186种之多。名字中有“蒿”字的植物,不一定都是菊科蒿属的植物,甚至连菊科植物都不是。分布于北半球以及温带高山上的马先蒿,又名玉山蒿草,与我们在花市常见的美女樱长得十分相像。

   马先蒿是玄参科、马先蒿属植物。还有,让各国植物猎人和爱好者趋之若鹜的高山“女神”绿绒蒿,只有一种产于西欧,其余48种均分布于我国喜马拉雅的雪山草甸,高山灌丛和流石滩,艰苦的生存环境,造就了绿绒蒿绝世的美丽。

   绿绒蒿是罂粟科、绿绒蒿属植物,和鸦片原植物罂粟是同科“姐妹”……

   瞧!“蒿”无止境,植物神奇的功效和美貌,期待热爱大自然、热爱植物的您,去发现、去研究、去热爱。 
相关内容
2017-07-20 09:14:29
2020-05-21 15:56:08
2016-06-02 09:00:36
2016-02-24 13:00:15
2017-07-15 10:04:11
2018-03-21 08:48:12
2018-07-09 10:57:20
2017-04-18 19:12:47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