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永远的长安 >> 东三路上百年钩沉 >> 阅读

东三路上百年钩沉

2020-09-15 15:35:56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李连源
 东三路是解放路上一条东西路,在解放路东侧,全长740米,从命名到如今不过百年,但却能钩沉出诸多旧事。

  清代,西安府城东北隅有一座居住着清一色满族人的城中之城,史称“满城”。由于八旗驻防兵分屯其内,人们又称它八旗驻防城。1911年,辛亥革命一把大火让这里变成一片废墟。

  1928年,西安市府正式将原“满城”划为新市区(类似于今天的新区),拓荒卖地,进行开发。是年秋,开拓修建了泥拌碎石路——尚仁路(后更名为中正路),即今解放路。并把现在与解放路相交的东、西一至八路以“崇”字起头称为“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路。东三路当时叫做崇忠路。

  崇忠路首次进入人们视野,是其东段(尚勤路东)的灾童教养院。1929年年馑加瘟疫爆发,八百里秦川饿殍遍野,全省因灾死亡250多万人,许多家庭留下一个个无依无靠的孤儿。

  天津《大公报》主笔陕籍人士张季鸾,获知疫情之后大批孤儿无依无靠需要救助,便在《大公报》上发出“捐三元钱救一条命”的倡议。平津各界积极响应,捐款甚巨。经各方协商,推举国民政府财务委员会委员长朱庆澜携款来陕,于1929年10月,在崇忠路东段创办西安灾童教养院,收容流落西安的孤童,一面施以文化教育,一面从事力所能及的劳动。又在灾童教养院南面,从东到西并排修了两条南北走向的小巷,每巷各建面对面的十二个规格一致的院落,分别名曰平民一所、平民二所,安置了近二百户灾民。1932年《西安市区域全图》上,崇忠路西口有孤儿教养院,东段有贫民住所,但却未标识灾童教养院。

  平民一所、平民二所之间一块凹地辟为操场,设有篮球架、乒乓球台,据后来居此的老人们讲,他们到这里时篮球架还在。这是自崇忠路命名后第一次以一个大事件走进人们视野。

  远在崇忠路还未得名时,这条路的西段(解放路东,尚俭路西,东二路北,东四路南)就有一家西安孤儿教养院,是一个叫张子宜的爱心人士创办的。张子宜(1880~1964)陕西兴平人。1919年,创办(1922年建成)西安孤儿教养院(亦称西安子宜育幼院),收养贫寒孤儿。院址初设尚仁路(今解放路)中段东侧,占地120亩,盖鞍房、厦房、二层楼房合计约四百间,收养孤儿最多时超过千人。院内开设实习工厂,辟有菜园,自办中、小学班,对孤儿实行“工读并进”,成年自谋职业。

  至1933年,前后共教养男女孤儿1577名,尚有708名在校。这些孤儿,“有因灾害或者亲属死亡,无法生活,由其戚友送投教养院者,有因无人认领被送教养院的,更有抗战兴起以后各战区逃难的儿童。1946年8月,张子宜在孤儿院原址创办西安“民生市场”(今西安民生百货大楼前身),任经理。民生市场当时为西北最大的五金、百货批发市场,其经营所得全部回报社会、教养孤儿。

  当时,西安孤儿教养院是全国三大孤儿院之一,是全国救助和教养人数最多的私立孤儿院。据1948年不完全统计,经西安孤儿教养院救助和教养过的儿童逾1.4万余名。1950年8月,张子宜将西安私立子宜育幼院无偿交由西安市人民政府接办。

  1938年5月19日,侵华日军攻陷徐州,并沿陇海线西犯,郑州危急,武汉震动。6月9日,为阻止日军西进,蒋介石政府采取“以水代兵”的办法,下令新八师蒋在珍扒开位于郑州市区北郊17公里处的黄河南岸的渡口——花园口,造成人为的黄河决堤改道,淹没耕地1200余万亩,形成黄泛区,共计有1200万人受灾,390万人流离失所,89万人死亡。

  从这年夏季开始,大批灾民沿陇海线西逃,随着灾民的不断涌入,灾童教养院的操场被逃难来的河南人慢慢以围城形式蚕食,被挤成一条窄窄的巷子,能挤的地方都住上了人,操场消逝了,取而代之的地方叫操场巷。随后来的灾民以民乐园为中心四散开来,随便找块地方安家,崇忠路成为名副其实的“难民营”。

  1949年西安解放。同年7月12日,西安市人民政府布告,“中正门”改名解放门,“中正路”(即尚仁路)改名解放路,“中正堂”改名群众堂,崇孝、崇悌、崇忠、崇信、崇礼、崇义、崇廉、崇耻路分别改名东、西一至八路。崇忠路开始叫东三路。

  前边所说的西安灾童教养院到了1945年,因经费拮据难以为继,河北省旅陕同乡会出资合办,遂易其名为私立河北小学。1947年,又改称私立冀光小学。1949年9月,西安市人民政府接办原公立小学。1952年9月,将私立小学全部改为公立,重新命名为东三路小学。

  我家从母亲的扫盲班,我大姐一直到小弟,一家7人都在这所学校接受基础教育。姐姐们上学时的教师还是沿用当年灾童教养院的老房子,到了我的时候已经盖了前边三层楼、后边二层楼,中间两排房拆除后留作操场,操场西墙下是锅炉房,学生们在课间来这里接水或用开水泡馍,一墙之隔就是西安市第四十三中学。

  说到四十三中,也是我的母校,可惜的是我在这里只读了三年初中。西安市第四十三中学是创建于1957年的一所区属公办全日制完全中学,在当时的西安声名鹊起。它的校舍仍为灾童教养院旧舍,只是将临东三路一侧平房拆除后,建起一栋四层教学楼,大门设在东四路上,东三路(操场巷对面)曾开了两扇不大的小门,方便附近学生上下学。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哥哥们闲来无事纷纷养起鸽子,为了锻炼鸽子的飞跃能力,经常把它们从自家房顶赶走,让他们四处去飞。有的鸽子,哥哥还会在其的腿上绑上一只鸽哨,当鸽子飞翔在空中时,就会发出划破长空特有的声音。

  鸽子回窝总被叨扰,索性不回了,就卧在对面四十三中的教学楼顶。于是,哥哥们开始用小石块驱赶鸽子。只见一个哥哥站在操场巷口,右手持小石块,右转身体,向后张开右臂,发力投掷一气呵成。只听“哗”的一声,鸽子纹丝不动,一块玻璃被打破。如是这般,不长时间教学楼南侧几无完整的玻璃,为此东五路派出所民警没少找人谈话,不长时间,哥哥们又故态复萌。

  学校了解到东三路人的彪悍,惹不起躲得起,索性把那个朝南的后门封堵了个严实,并将后围墙提高一米,明显高出常规围墙。东二路、东三路亦或更远的学生从此失去了抄近道的福利,开始从尚勤路或顺城东巷绕行上学。

  1970年之前的东三路是光秃秃的,路边几乎没有种树,一眼看到底,只有四个路边水站。操场巷对面的人行道上散布着几棵洋槐树,粗粗壮壮的,到了暮春槐花盛开满街飘香。西边自来水站有一棵泡桐,或许是临近水的原因长得枝粗叶茂,每到夏天小伙伴们戏水后总喜欢待在树下乘凉。

  那年冬季,整个东三路两侧开始挖坑,直径一米、深一米多点,整条街道成了战壕,大规模植树运动开始了。一个挨着一个的树坑让和我年龄相仿的小伙伴们有了打仗的阵地,整天跳进跳出弄得个个都像个刚挖出来的小土豆,那种欢快无以复加。如今,这批国槐已有50年树龄,尚勤路以东道路两侧的树冠早已碰头,亲热得不得了。

  2009年民乐园万达广场开工,几日之内将东三路上近百棵国槐迁走,让老人们痛心不已!当时,你站在尚勤路西望,偌大的广场孤零零没有几棵树,只有民生一侧的9棵树,默默地诉说着它的同龄者曾经的遭遇。

  那几年,为防止“帝修反”用突然袭击的方式发动战争搞化学战,一条街的连线广播整天播出如何逆风防止毒气、躲炸弹等常识,还常常拉响警报……每当警报响起,东三路一条街的人们携老带幼往东边跑,一部分人钻进东三路小学操场北侧和后楼下边的地道,一部分人在城墙根社办五金厂的防空洞中躲藏,人们在防空洞中默默等待警报解除,期盼着和平生活。

  1980年之前,整条东三路上只有尚勤路东侧一个国营代销店,经营副食糕点,是一条街居民打油、买酱油醋和盐的地方,我小的时候没少打酱油。又过了几年,四十三中在原后门东边开了个小门,用小院里几间平房搞起第三产业——招待所。

  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东三路街道都没有什么变化,一条街由东向西有名称的巷子有:锦绣巷、新中东巷(平民二所)、操场巷、新中西巷(平民一所)、强盛一巷(天增里)、强盛二巷(天福里)、强盛三巷(天寿里)、强盛四巷(同和巷),整条街道除东三路小学和民生百货大楼,以及民生北侧的陕西省五金交化公司家属院是楼房外,其余全是一二层不等的平房。

  时至今日,东三路上有名有姓的八条巷子七条被拆,仅剩东段的新中东巷,与这片区域一个世纪前的混沌有着极高的吻合度,真是造化弄人。

  民谣说:东三路,穷窝窝,灾童孤儿难民所,叫花子不去,啥都要不着(到)……

  从崇中路到东三路,不足800米小街在近百年的历史上见证了两重社会。从西安孤儿院、西安灾童教养院,以及平民一所、平民二所、操场巷看变迁:西段民乐园万达广场,时尚现代;中段居民小区,安居乐业;东段待开发的项目即将动工,三十年过去旧貌换新颜。不知怎的,儿时的东三路虽然破旧,其情其景却总是浮现在眼前,东三路上,回味悠长。
相关内容
2017-02-26 10:39:46
2016-07-24 09:39:49
2016-07-24 09:30:41
2016-01-07 09:21:39
2020-06-28 16:57:00
2019-08-11 09:49:18
2019-08-04 11:27:11
2020-05-24 19:15:22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