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樊 洲 >> 艺术动态 >> 观念中的水墨——樊洲 >> 阅读

观念中的水墨——樊洲

2020-05-14 21:11:53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西安之子网
  [编者按]中国山水绵延千年,融汇儒释道,兼集自然与性情。山水不仅是一种样式风格,更是一种宇宙观,生命观。樊洲隐居终南山多年,了悟山水律动之妙,深潜妙悟,澄明自性,一旦豁然贯通,将线条、山水、音韵与禅修熔于一炉,随心挥洒,宛若自然。这是一条全然不同于西方的进修之道,不落言筌,不涉辩论,更靠个人真实体悟平实去做。只是这种修行进阶之法,在今日反成求艺者鲜少问津之窄门。“曲线交织”画法与“物我两忘,因缘生发”的画理,如失去传统根基的支撑便难以悟到,而樊洲作品的蓬勃气象,挥洒自在与玄妙勾连正是实修明证。



樊洲 一阴一陽为之道 390cm×282cm 纸本彩墨 2006 ( 水墨氤氲系列 )

  [关键词]

  自然律动

  宇宙融通 古琴 太极

  曲线交织 卦象

自叙(节选)2014 年

文 _ 樊洲

  华夏瑰宝,水墨丹青。取天地之大象,蕴自然之无极。砾砾乾乾,执浩然之正气;昭昭彰彰,耀中华之文昌。意境绝尘,心源乐土;笔精墨妙,感通八荒。德乃安命,君子之徵,可以静思虑,绝尘俗,明道德,美风尚。或庄重古朴,涵养素质;或华彩腾霄,慧启心芒。寰海同煊,千载共赏,世界文化之遗产,人类文明之华光。紫气映日,华胄荣光。丽日喷薄,熠熠辉煌。交流典藏,友朋共璧。神迹玄韵,永烨东方!

樊洲:表现山水的内在结构与内在律动(节选)2017 年

文 _ 樊洲

  今日艺术= 今:您如何与书画艺术结缘的呢?

  樊洲= 樊:文革中停课闹革命,正好有时间有机缘拜师学画,随后成为毕生事业,这是天意。有幸的是得到了石鲁先生、康师尧先生及叶访樵先生的悉心指导。

  今:在求艺与风格形成的道路上受哪些流派、艺术家影响较深?

  樊:我走的是一个集大成的路线,对历代有建树的画家,都做过临摹,学习,研究。这个过程用了三十年。对国外艺术的学习研究我也选择在艺术上有重大贡献的艺术家。当然对各种新发现、新突破也广泛关注。

  我学习阶段的方法是广收博采;探索阶段的方法是多方位实验;选定目标后的方法是一门深入。

  今:创作灵感来自哪里,有哪些顿悟?

  樊:前40年,重视写生,注重体验生活。创作灵感来自于大自然的外在形貌及美学体验,2009年秋,体悟到大自然的内在结构和律动之后,进入艺术本体的表述,才感觉灵感源源不断,随触即发。创作时随机变化,自由生发,似乎有无穷动力。

  这个状态,说出来没体验的人会觉得玄,但这是实事。创作过程是超越头脑,超越经验,超越学识,超越情感,超越套路,自由生发的状态。这个状态是某种程度上接通了大自然的创造力的状态。个体生命是在替大自然代言。因为真切的验证了这个状态,所以我才提出并发表了创作理念:“物我相忘,因缘生发”。

  今:您怎么看待艺术家内在修为与艺术成就之间的关系?

  樊:饱读诗书,行路阅人,对中外文化理念的广泛了解是必须的功课。但更重要的是个体生命和大自然内在的运行规律融通。创作才能突破局限,进入化境。中国文化体系中的经典《易经》《道德经》等都是必须要研究的重要文献。中国文人修学讲究“知行合一”、“情境合一”、“天人合一”,艺术创作能够进入化境,这三层境界的实修缺一不可。

  今:1992年起您隐居终南,这有何特殊机缘?

  樊:从1992年开始,我用了六年时间考察秦岭,秦岭七十二峪几乎走遍,最后得出结论:秦岭是中国山水的集大成者,是中国的龙脉,是中国文脉的源头。从此以后就将秦岭终南山做为创作山水画的基地了。我发愿用毕生时间研究中国山水画,期望在山水画领域有所成就。为中国山水画进入当代做出一点贡献。

  在山中每天的日常生活是:研究道释经典。研究历代文论经典。操弄古琴。演练太极拳。更多的时间是在从事书法和绘画创作。在山中与大自然朝夕相处,深入了解山水的内在结构和律动,因此才创立了曲线交织画法,开启了中国山水画发展一千三百年来新的一页。

  今:您是“曲线交织画法”的开创者,如何理解这一概念?

  樊:2009年秋天发现了这个领域。交织是音乐的语言。曲线是大自然律动的性象,曲线多层次的交织效果犹如乐队的合声效果。创作过程是艺术家调度节律的过程,其中的各种对比关系随机变化以达成和谐为目标。创作过程意象中如有山水内在结构,作品完成后远观即山水。意象中如有人体结构,作品完成后即人体。曲线交织画法做为一种全新的绘画语言,完全区别于勾勒物体外在形貌的写实画法。

  今:如何理解您所提出的“物我相忘,因缘生发”?

  樊:西方文化包括各种各样的艺术观点,强调的是个性表达。再怎么充分表达也是局部。中国传统绘画历来推崇“澄怀观道”,也有一定的局限。个体生命和大自然融通,才会超越狭獈的局部认知,进入全体大用的精神境界。这个境界认同所有存在的合理性,知道每个点与全体的大同关系。更知道“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实相。此境就是中国文化所标榜的“天人合一”。“物我相忘,因缘生发”是我就艺术创作提出的理念,应用在创作中便会超越套路,呈现自由自在气象万千的局面。

90dD0NWWVgoikHLui8K4NXOhYxFTj5qlUnnR92ua.jpg

樊洲 高山流水 520cm×220cm 纸本水墨 2010 (水墨氤氲系列)

  今:时至今日,您已创作有《彩墨山水》、《金墨山水》、《水墨氤氲》三个作品系列,这三个系列作品在理念、技巧和审美体验上有何不同?

  樊:三个系列都与传统山水画不同。《彩墨山水》是实验性山水,新颖,但太“洋气”了,中国味不足;《金墨山水》强化书写的力度,不再表现山水外在结构,与传统语言明显拉开了距离,但我自己感觉不够纯粹,2008年之后未继续探索;《水墨氤氲》是2009年操琴时,机缘所至,天启灵机,偶然发现,经过逐步完善,在保留中国传统绘画高度与特色的前提下生发出的新的绘画形式。说直白点:以山水为例,绘画不再表现山水的外在形貌,是表现山水的内在结构与内在律动,这种表达是音乐性的。这是之前中国传统绘画从未有过的表达方式。

  今:您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件?接下来有何打算?

  樊:最满意《山脉 . 龙脉 . 文脉》,这也是开创曲线交织画法的第一幅作品。

  我今年64岁,已步入中国画家创作的黄金期。前30年中国艺术界乱象百出,现在国家正在大力度的拨乱返正,天时地利人和齐备,我会珍惜现在的条件好好画画,争取多出好作品!

  今:您如何看待传承与创新的关系问题?

  樊:尊重继承前人智慧和经验,最终达成特立独行的个人表达。

  今:您先后在法国、加拿大、德国等国家举办个人画展,您感觉国外对水墨艺术接受程度如何?我们的文化能否“走出去”?

  樊:欧美观众对新颖的艺术有热情,陈旧的老套路他们没兴趣。对未知的领域也有了解的兴趣与热情,文化艺术界如此,一般的民众也是如此。

  中国有伟大高深的文化传统,只是近百年国人唯西方为尊,我们自家的珍宝不被国人重视,但中国文脉并未断绝,仍然传承在极少数人手里,一但机缘齐备,在世界范围得以弘扬是必然的事。

  我认为“走出去”:必须拿出以中国伟大传统为根基,且具有当代性的代表这个时代艺术成果的艺术品走向世界,才有弘扬中国文化的意义!

金生水墨:论樊洲龙道曲线交织画法的艺术卦象(节选)2017年

文 _ 卞伟光

  2017年10月17日下午,我在终南山樊洲画馆拜谒了龙人樊洲见识了樊洲的水墨画。我观看了《高山流水》、《上善若水》、《山脉·血脉·文脉》等一系列作品后,发现了一个秘密:樊洲画作的所有图式居然是用伏羲连山古爻的曲线交织而成,他画得是卦山。我研究伏羲连山古易四十余年,深谙其中奥妙,看到樊洲的古爻画作时既惊喜,又兴奋。我说:“先生画作中用得最多的是阴阳曲线龙纹和蛙纹。古爻的地爻‘乂’和人爻‘人’等,但天爻‘一’须密读,就暗藏在您画作的天际线上”。那天我们谈的十分投机,临行时赠樊洲一部我的新作,40万字的《中国文明起源与文化复兴之路》,请他指正。

  一、无卦象的水墨画就是一张皮

  樊洲在谈及制约中国画走向世界的瓶颈时说:“近百年人们普遍接受了西方追求个性的理念,很难理解中国文化‘天人合一’的中和理念,也很难理解‘因缘生发,自由自在’的境界。这些恰恰是中国绘画的特质,也是中国绘画高明的内容。用易学探索中国文化的根源,解读中国绘画,让世界真正了解中国绘画,或可解除以上遗憾。您毕生致力于易学研究,精通易理,一定能够胜任”。樊洲请我研究他的画作,从易学卦象的角度解构他的作品,写一篇评论。“中国绘画深层次的内涵将会对研究者及后学有所助益”。

  我虽然研究过世界美术史,但从未涉猎用易学解读艺术作品。既然机缘天意至此,恭敬不如从命,下面我就从伏羲连山古易的角度上解构樊洲绘画的艺术卦象。

  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所说的“图载”中的“图理”是指卦象,明确指出“图理”依据的是易学,易学贯穿于整个中国文化,中国画也不例外。无此,水墨画就是一张皮。也就是说,没有卦象的水墨画就等于没有灵魂,仅一张画皮而已,对于此说我是认同的。但凡成功的大师级水墨画作品中一定有卦和象。那么,樊洲水墨山水画的艺术卦象又是什么呢?

i6FvyF7RDp1Kpv9iSrBxC3i3ACWTRorB5ADG5HuN.jpg

樊洲 无极 62cm×42cm 纸本水墨 2011

GnuNuyjQRQO2YU89v8xDv5EUHJjAnPJ26AQ34XHL.jpg

樊洲 融汇 285cm×146cm 纸本水墨 2013 (水墨氤氲系列)

  二、连山古爻的基本概念

  将西周陶罐上的古爻符号归类划分后,其实只有五种符号,分别为“一”、“乂”、“人”、“十”、“八”这五个符号,我称其为“伏羲五爻”。

  “伏羲古六爻”最初是天地人三分阴阳成双成对的。但天爻中的阴爻“二”实为“一”的重爻,竖排时“一”“二”不分,说“一”不“二”后,舍去“二”不用。于是在古易连山中,“伏羲古六爻”被简化为“伏羲五爻”,即“一”、“乂”、“人”、“十”、“八”这五个符号。

  三、樊洲绘画的图式比对与深层次的解读

  伏羲五爻中“一”的五行属木,“乂”的五行属火,“十”的五行属土,“人”的五行属金,“八”的五行属水。

  依照易学五行生克制化的道理,“人”爻属金,故也可称“人”爻为金爻,代表山,主刚。“八”爻属水,“八”代表水,主柔。

  金生水,金在五色中为白色,水在五色中为黑色。金生水墨,白生黑,白金黑水,此即知白守黑,彰显相生相克的道理。显读则看似黑白对立,难以调合。但密读则金生水,白生黑,无中可以生有。在水墨画的显读版中:白色代表无,为水。黑代表有,为山。在水墨画密读版中恰恰相反:

  黑白颠倒后,白色代表金,山为金。黑色代表水,墨为水,故金生水墨,水墨一体是也。另外,人爻交织变为火爻“乂”,充分体现了变易之道。“乂”又代表土爻中的阴爻,火又生土,土又生金,金又生水,生生不息。

  三者的辩证关系是:水墨是山水画的灵魂,水与墨是水墨山水画的血肉,墨与水是水墨山水画的骨架。相反相成,和而不同,对立而统一。中国水墨山水画的核心价值观就是中和与中道,此即和谐也。偏则不和,斜则不中。那么问题来了,樊洲水墨山水画里,中分不连的水爻“八”在哪里?

  四、樊洲水墨山水画的水爻在哪里?

  樊洲水墨山水画的水爻“八”在哪里?其实水爻“八”就在水韵画作之中,只不过黑白颠倒颠,白成了黑,黑成了白。山成了黑,水成了白。虚代表实,实代表虚。

  卦,密也。象,显也。故象须显读,卦须密读;象须明读,卦须暗读;象须阳读,卦须阴读。阴,隐也,隐藏者也;阳,扬也,张扬者也;故卦隐藏而象张扬。

  龙人樊洲画作龙纹中的阴纹“八”(水爻)为龙母,龙母即女娲,女娲代表水。阳纹“人”(金爻)为龙公,龙公即伏羲,伏羲代表山。樊洲绘画主要用得是龙纹,也就是伏羲纹,龙纹交织放大为蛙纹,代表山,山为地网。龙纹缩小为水,水为波纹。就这么简单。

  樊洲由中国绘画体系出发并进入当代转換。樊洲曲线交织画所营造的“意境”以及画面上“冲和”的气息是人类精神之自满自足的代表。他行云流水般的走笔和落墨,代表着“心念”的生生不息。他在画作中体悟并展示着“心体——念头——生生不息”的关联。樊洲的画作在厚积前人的基础上创新发展,开宗立派,创造了中国水墨画的又一高峰。

  事实上,中国绘画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中和理念,所达到的思想境界和艺术价值观,早已超过了西画派所追求的个性自由。但遗憾地是,大多数中国画家不认识不到中国画的核心价值。

  五、中国艺术话语权与水墨画艺术理论体系的重建

  在中国的精神发展史上,出现过易学、佛学、道学、心学等解读宇宙人生的经典文化。在中国绘画发展史上,不仅出现了像敦煌石窟、永乐宫壁画那样的“宗教画”,通过“士”人们的努力,还发展出了一种更直接的形式——用水墨山水画的“意境”来表达人类精神的实相。演绎出了一套自己独特的精神追求和具体的方法,由此也产生了相应的文化与艺术,锻造出了一个与西方不同的精神世界。

  水墨山水画正是这个精神世界的载体!

  古人把人类精神的性质(心性)“中”“空”“无”,通过水墨山水画的形式传达出来。古人在传达这种“中、空、无”之精神状态的同时,也展示了作者对精神本质之体悟水平的高低。故有逸、神、妙、能之品评的出现。

  正因为水墨山水画是表现“中、空、无”之精神实相的,所以和一般意义上的“画工”画拉开了距离。它不再是简单地描画肉眼见到的外在事物,不再是“术”。而是“道”。

  未来二十年觉醒的中国将摆脱西式艺术设定的标准,复兴中国文化经典,由术入道,以生命

  本具的“心性-中和”之精神状态及“天人合一”的自在自然为核心,打造出独立自主的当代“道”之精神文化体系,完成中国艺术话语权与水墨画艺术理论体系的重建,承上启下,继往开来、并在“画道”的层面与国际同行交往交流,引领前沿……

  六、中国当代水墨画法的巅峰:樊洲龙道曲线交织画法的艺术印象

  笔者在仔细研究了樊洲的曲线交织水墨山水画之后,得出一个结论:樊洲曲线交织画法易学思想内涵丰厚,画技和画风已突破了制约中国水墨山水画走向世界的瓶颈,创一代画风,已自然而然形成龙道曲线交织画开宗立派的格局。一般来说,没有几十年的勤学苦练和与世隔绝的修为,普通画家是无法达到如此高度的。因此,就目前而言,樊洲曲线交织画是中国新水墨画的标杆,是中国水墨画难以超越的巅峰。

  更令人惊异的是,樊洲是在近二十年的与世隔绝的状态下,无师自通,独领风骚地完成了这艺术创举,令人刮目相看,拍案称绝。

  樊洲艺术创作硕果累累,成绩傲人。虽然樊洲的艺术创作打破了中国画界的沉寂,令人感到振奋和欣慰,但直到目前为止,许多人还认识不到樊洲画作的价值所在。衷心祝贺樊洲为我们奉献的艺术创新和视觉盛宴,更希望这篇短文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本文作者为资深易学大家)

回归自性(节选)2018年

——樊洲专访

  古琴的声音在发声之后是可以产生极其丰富的变化的,包括快慢、高低、轻重、强弱、疾徐、虚实、苍润等等,这与中国绘画用毛笔在宣纸上的表达完全一致,内在律动与运行机制完全相同,其丰富的表现力足够展示丰富的内容,这就是我放弃其它技法,开创并完善曲线交织画法,使之成为全新的独立特行的绘画语言的动机,也是我的作品纯用曲线表达的意义所在。

  线条的造型功能只是较浅层的应用,进入线条的音乐性及表现事物内在结构才能超越传统理念,实现中国绘画的当代转换。中国山水画一千三百年来,历代画家们的表现没有离开山水形貌的描绘。我2009年提出“物我相忘,因缘生发”的创作理念,就是基于绘画已不再表现山水的外在形貌,进入表现山水的律动及内在结构。这个境界重要的是理念上的革新。

  中国传统文化之精华释、道、及易学都是重要的必修内容,每一个人都能通过传承成就光明自在的人生。即个体生命与大自然创造能量融通,成为大自然创造力的代言人。

  我爱中华,但不崇尚狭獈的民族主义,我是把地球人类文化作为整体思考的。回溯传统,是因为在中西文化的多层面了解和反复比较下,我个人认为中国绘画艺术高明的一部分内容,是西方艺术所不具备的。就线条而言,用毛笔和宣纸生成的线条品质目前仍然是最高级的。我们要做的是如何用它来表现当代人的生活与理念,进而表现人类对宇宙人生高明的认知。(发表于《库艺术》专题图书《亚洲视野下的水墨现代性转化》)

以朴素之心对应事物(节选)2018年

——樊洲专访

  中国文化标榜“中和”之境。我早期对表相和个性的追求已成为过去,现在我希望用艺术表达一种“中和”之境,表达大自然内在静谧的实相。这种启示离不开巴赫音乐长期以来对我的影响。

  历代画师以整体的成就,建构了中国山水画成为一大宗,体系自圆,所以很难突破和超越。囿于表现山水外在形貌的范畴,只能以图像表现自然景观,而不能直指日月星辰、山河大地、春夏秋冬、风晴雨雪的精神实相。2009年秋天,当我开始用开创的曲线交织画法表达山水的内在结构与律动时,才发现了山水画进入当代的新境!

  我们修行的目地是放下小我,和自然融为一体。这样才能真正体验到大自然的能量与变化,真正有所收获而应用于创作。现在知道了大自然的浩瀚,个体生命的渺小,才提出“物我相忘,因缘生发”的创作理念,绘画于我成为生命的常态,用以表达当下此时此刻的心境。

  在中国绘画系统中,线的表达是其特点,它与中国文化另一载体古琴音声品质完全相同。曲线交织的线不强调勾画形象的功能,既有书法意趣又具物体内在律动表述的功能,或者说是固化在纸上的音乐,与传统的“线”的标准己经大异其趣了。(发表于《库艺术》第60期专题“回向传统精神深处的现代性”)

山水秘境——致观谛有缘者(节选)2018年

文 _ 樊洲

  我经过对释道关于宇宙人生的拈提及亲身实践,觉知到山水画的改观与开拓,必须超越传统显象表述的形而下状态,才可能发现新境。经过数十年实践,超越头脑,放下小我,使个体生命与大自然的律动融通,便成为可通行的门径,由此超越知识、学养、情感的局限,开发并达成感应灵性世界的能力。

  人类文化用许多词表述宇宙本体。大自然、自性、道、上帝、太乙、无极等等。大自然生出了天下万物,它是无私的。众生有私,以两分法二元论对应亊物,才有了善恶、对错、高低、大小等等偏见。以艺术载体表达极化情绪普遍存在。当我们入道时便自然会消解知识的局限,深感个体生命的渺小,洞见大自然的浩大,认可宇宙间所有的存在,中国文化所标榜的“中和”之境就成为我们生命的常态。

  宇宙观,人生观的不同,导致了千差万别的人生,也导致了不同的艺术境界。当我们认识到人类生命境界的提升才是第一要义时,当我们超越了“表达个人情怀”、“抒写胸中郁垒”之境,融入大自然的律动,表达生命的流动时,自会呈现一个心无挂碍,自由自在,洋洋洒洒,气象万千的妙境。日月星辰,山河大地,既是“道”的显现,也是契入“道”的有效媒介。此即为“大化”之境。(发表于《库艺术》第60期专题“回向传统精神深处的现代性”)

8PbGcmiUmpejTAIqDbtILISU6anySDNnVbCTTcIj.jpg

樊洲 山脉·文脉 520cm×700cm 纸本水墨 2017

樊洲的风格(节选)2019年

文 _ 文述谛

  欣赏樊洲作品时,我们先要了解樊洲构成作品的线已然超越了描绘物体外在形貌的功能。樊洲有五十多年实修传统绘画的历练,功力深厚。再加上对于音乐长期的浸淫,尤其对中国古琴的研究与操弄,樊洲将笔墨在宣纸上的流动,提升到了音乐的界域。他开创了纯粹用线构成画面,传情达意的“曲线交织”画法。这些线可长可短,可粗可细,可干可湿,可浓可淡,象极了古琴七根弦发出的声韵。樊洲在写出这些千变万化的线时,手指,手腕,手臂以及整个身体是同时处在运动中,这很象太极拳家所追求的“一动无有不动”。这种运笔用力的方法是全身放松,不用拙力的状态。练太极拳有成的人们可以明白其中之意。这种方法既灵动又厚重,非常具有表现力。所有笔墨线条呈现的趣味,与心意合一,自然因作品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的气象与意境。

  樊洲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了自己的艺术创新生活。他在借鉴西方艺术理念的同时,锤练中国传统绘画先辈们的精妙成果,意识到线在中国绘画中的要义。逐渐将实践的重心放在线的探索之中,终于2009年形成了“曲线交织”的绘画语言。这种方式将传统向当代转换做出了全新的演化,最终使作品具备并开启了通往世界的解读通道。他认为音乐是世界语言,不受地域及民族文化的限制,是中国绘画得以发展走向国际的有效途径。樊洲说:“通过这种新的形式,我们找到了与中国文化”生生不已“精神的和谐。为观众提供了一种超越个人极端情绪,从容面对事物的精神认知,提供一种乐在当下,情境合一的欣赏”。

  他认为:“我通过曲线交织的方式向世界展示了一种崭新的,前所未有的绘画语言,这个新的语言可表现天下万物,这种方式构成的重要因素是和绘画技术无关的。这其中的秘密只有我自己知道。虽然目前还未被普遍认可,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逐渐了解其中的奥妙,从而使这种方式得以推广发展”。

Pal9K26q2x9aUh6KOLwKPkMIfUfspWxuzN1SU78l.jpg

樊洲 深水静流 245cm×125cm 纸本水墨 2017

cAE3XB2sRuJTeEWPA7XyKAnWyaRTVJjKQzq8WXts.jpg

樊洲 天心月圆 140cm×70cm 纸本水墨 2018(水墨氤氲系列)
相关内容
2017-03-18 12:57:39
2018-11-23 10:51:19
2018-11-07 10:07:42
2018-11-07 09:57:58
2018-11-07 09:16:01
2018-11-07 09:02:09
2017-10-20 14:33:23
2018-11-05 15:16:02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