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作 家 >> 安 黎 >> 赤脚医生的道别 >> 阅读

赤脚医生的道别

2020-04-02 15:47:24 来源:华商网 作者:安黎

    安黎专栏

 
   安黎,原籍陕西耀州,现居西安,为《美文》杂志副主编。在国内外百余家杂志发表各类文学作品,累计六百余万字,出版有长篇小说《痉挛》《小人物》《时间的面孔》以及散文集《我是麻子村村民》《丑陋的牙齿》《耳旁的风》等十余部书籍。曾获柳青文学奖、西部文学奖、黄河文学奖、西安文学奖等。诸多作品或被编入语文辅导教材,或被报刊等转载。

   银幕上的赤脚医生颇为洒脱飘逸,穿个白大褂,背个红药箱,仪态堂皇,脚步铿锵,俨然一副大义凛然的神情。
   但在现实生活里,赤脚医生的形态远非如此。他们鞋帮沾泥,衣着简陋,面目沧桑而亲和,混迹于风吹日晒的村民中,让人很难一眼将其认得出来。他们,也许就是邻家的大哥,也许就是本家的堂嫂,或者就是某个村干部新娶的儿媳妇。
   村村都有医疗站,凡医疗站,皆配有医务人员。这些怀揣农民户口本的半农半医者,有一个貌似高大上的总称,谓之曰赤脚医生。这些号称医生的人,无一是从医学院或卫生学校毕业的,全都是被临时拉来当差的杂牌军。他们被送到乡卫生院或县医院培训三个月或半年,刚学会注射,就返回村里给人医病。
   一个赤脚医生,随身携带的注射器仅有一个。东家的老者病了,用它注射;西家的婴儿病了,用它打针。针管粗壮,管体的玻璃仿佛蒙了一层雾似的,很不透明,而针头的消毒,则完全有赖于沸腾开水的熬煮。给甲打完针,转身若要给乙打,就先将针头放入盛水的铝饭盒里,并把饭盒置于通电的电炉之上。饭盒里的水被烧开后,咕咚咕咚地翻滚着,针头在里面浸泡几分钟,就算消毒完毕。
   有限的病理知识,使他们对病情的诊断,难免会失之于粗疏和简单。发烧,他们给出的结论不是呼吸道感染就是肺炎;头痛或流鼻涕,他们二话不说,就当伤风感冒来疗治。药箱里的药丸原本就数量稀缺,品种单一,于是哪怕病有千万,而药却万变不离其宗地仅用其一二种。最为走俏的当属感冒药,无论遇到什么病,都能像撒胡椒粉那样,施之于一粒一丸。
   看病,像押赌注一般。押中了,病就痊愈;押不中,就自认倒霉。如此大而化之地诊治,误诊自然便像家常便饭。在那个极端穷困而又闭塞的年代,即使谁被误诊,甚至因误诊而亡,既难以知情,家里人也不会追究,只能认命。
   赤脚医生并非真的不穿鞋,而是他们脚踩泥土,奔走乡野,与斗升百姓相依相存。百姓一有病痒,他们就能应声而至。他们更像是现代人家里储备的小药箱,尽管在疑难的病症面前束手无策,但对快速解除人的头痛脑热,还是起到了及时雨的作用。
   全盘否定赤脚医生,当然失之于公允;但极尽美化赤脚医生,无疑也有失于客观。术业有专攻,未经医学院的专业深造,未持久在医院进行临床实习,又怎能担当起治病救人的重责?行医不是农夫耕种,也不是厨师烹饪,谁都可以一试身手。比起世间的任何一项技术,医术对人的要求最高,苛求也最为挑剔,原因则在于人命关天。医术不仅关乎于人的健康,而且更关乎于人的身家性命,因此来不得半点含糊,更不能容忍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的存在。机器修坏了,可以重修或更换,但人却不能死而复生。
   赤脚医生,是应急的产物,是医生后继乏人的替补队员,必然会随着社会的富足而逐渐退隐。我们怀着虔敬之心,向他们远去的背影行注目之礼,但不可以因为怀旧情绪的炽烈,就再度召唤他们的回归。

相关内容
2020-04-02 15:47:24
2020-05-27 12:03:43
2020-06-24 15:54:29
2020-05-31 20:44:44
2015-08-11 16:15:11
2019-11-20 13:33:07
2018-12-20 11:00:57
2020-05-08 21:50:32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