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文化资讯 >> 腊月 >> 阅读

腊月

2020-01-15 10:19:02 来源:陕西传媒网--陕西日报 作者:安雅琴
安雅琴

时间的脚步飞一般快,一眨眼工夫,一年就到头了。

腊月来了!

腊月,宛如一个匆忙赶路的小媳妇,头顶蓝花花丝巾,手提竹篮,迈着细碎的步子,扭着小蛮腰,从远处走来了。腊月来了,人们的心一下子收紧了,一年到头了呀!劳碌了一年,终于可以缓一口气,松快一下子了。

腊八,是腊月的第一个节日。腊月初七的晚上,母亲早在灶火里布好了硬柴,大铁锅里冒着热气,锅里是早几日在学校门前的碌碡上碾的腊八豆(被脱了皮的基本完整的玉米粒,还有皂角豆、芸豆、蚕豆等平日里不常下锅的大个儿的豆子)。锅底下的火是不能断的,必须得用硬柴烧火,几乎要熬一整夜。案板上是母亲早备好的腊八菜——切成小方块的脆生生的绿皮白心的白萝卜,同样切成小方块的红萝卜,自制的老豆腐,平日很难见到的、从集市上割回来的猪肉也被切成了小方块。这些备好的腊八菜,在小铁锅里被母亲温暖地烩在一起,只等粥煮好了便去烩成一锅美味的腊八粥。绝少不了的配菜是蒜苗和芫荽,蒜苗青青白白似小家碧玉,芫荽水灵顽皮如小姐身边的丫鬟,而硬柴火上煮了一晚的腊八豆像极了铁骨铮铮的武士。忙活了一晚上,真正拉开腊八架势是在腊月初八的清晨。煮了一晚的粥正好,腊八菜往进一汆,蒜苗、芫荽往上面一撒,满屋子,满院子,甚至满村子都是浓浓的香味。左邻右舍,你家的,我家的,端一碗送过去互相品尝。最高兴的是孩子们,端着碗,顾不上吃一口,忙不迭地去果树边,嘴上念念有词:“杏树杏树(桃树、核桃树等)吃腊八,过年给娃结疙瘩。”一大铁锅没有放菜的腊八豆挖出来放进瓦罐里,那些被挖出来的腊八豆一夜之间就冻成了冰块,腊月剩下的每一个日子,几乎都有腊八豆陪伴。

过了腊八,四五里外镇上的集市一天天热闹起来,本来是逢初三、初六、初九的集,腊八过后,基本天天都是集了。自家地里种的萝卜、白菜、红薯、生姜,等等,也会拉到集市上去卖,换回钱好好过个年。

母亲忙着给她大大小小的孩子缝制新衣,我们这些小屁孩则几乎每一天都要拉着母亲的衣襟问个不休——还有几天就过年了?母亲不厌其烦,我们也不厌其烦,仿佛乐此不疲似的。

在我们一天天的期盼里,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腊月的第二个节日——祭灶隆重登场了。腊月二十三是小年,民间称为祭灶。那天午饭过后,母亲就发好面,准备烙饼了。烙饼的柴火得是麦草,这样烙出的饼筋道、厚实又不乏酥脆。饼烙好了,首先得献给土地神。神位两边贴着“上天言好事,下地降吉祥”的对联,点上灯,将黄表纸点燃,嘴里默念着感恩及期盼神仙来年又为一家送足粮食之类的好听话。

过了小年,集镇更是一天到晚人山人海,车水马龙。我们有时会跟着大人去一趟集镇,放假了也会集结些小伙伴自己去集市,大大小小的人,在喜悦里匆忙着,在匆忙中喜悦着。

小年过后,常常是腊月二十四或腊月二十六,一大早,便把家里大大小小的物件搬到院子里,给扫把上绑上一根长长的竹竿,要扫灰钱了。这是一年一度的彻底的家庭大扫除,全家男女老幼都派上了用场,甚至还叫亲戚来帮忙。家里的东西堆了一院子,从不知道家里竟会有这么多东西。妇女小孩负责擦洗搬到院子里的家什,有力气的男人们则去家里扫灰钱,老人坐在太师椅上看管院子的东西。全家角角落落都清扫完毕,母亲命我去挖“白土”,我便提上篮子,去村头那堵年代久远的土墙上挖土,至今都有印象,那里的土的确要白一些。白土倒在盛了大半盆水的大瓷盆里,泡一个时辰,便开始粉刷了。刷过的锅台和炕围真的是旧貌换新颜。扫灰钱是一个大工程,得忙整整一天呢。

灰钱扫完了,腊月的又一个巨大工程也便临近了,那便是蒸年馍。先一天晚上,母亲便用一个硕大的瓷盆发面,没等到天亮,面便发好了。一家人便开始忙碌起来。烧火的、揉面的、调馅的、收拾箅子的、准备蒲篮的。第一锅馍出锅了,先端一盘献给灶神,再往门后的挡板上放一个,至今都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但家家户户都无一例外这样做。小小的我,负责往锅里搭馍和馍熟了往出提馍,由于个子小够不到,于是站到小凳子上。一次搭八个箅子,锅沿上要摞两个草圈才能全放完。两个大蒲篮早准备停当,一个放花花馍,一个放包子。花花馍其实就是白馍,但上面用梳子密实地扎上花纹。包子是各种馅的,有豆沙馅、油面馅、肉馅、芝麻核桃红糖馅。这些馅都是母亲亲自做的。正月走亲戚是要提包子的,所以包子比花花馍要多出好多。到最后一锅,基本都是花馍,各种花形,繁复地摞在一起,用五颜六色的食用颜料和大枣点缀,这是要敬献给家里各位家神的,不能食用。蒸年馍真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从天没明到天已黑,年馍还没有蒸完。

一整个腊月,最忙碌的就是母亲。她除了做这些,还要拆洗被褥、缝被褥,一家人过年的棉袄、棉裤、棉鞋、套袖都得她一针一线地缝制,母亲常常哼着秦腔做这些细碎的事情。最清闲的就是村上忙碌了一年的汉子们,他们常聚在村口下棋或闲谝。小孩子们你追我赶地满村里疯跑。那只平日安静的狗也不闲着,看着小孩子们,又看着闲聊的大男人们,跑前跑后,尾巴摇来摇去。

腊月的脚步不紧不慢地走着,一直走进了除夕。这一天,腊月就像一个完成了使命的待嫁女子,要把自己蜕变成新年……
相关内容
2017-03-12 09:38:51
2015-09-11 10:58:39
2019-11-03 20:39:00
2016-01-26 09:29:38
2018-03-04 20:08:09
2016-05-06 10:24:59
2016-08-29 10:46:41
2017-03-11 10:32:19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