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文 章 >> 山里的冬天 >> 阅读

山里的冬天

2019-12-08 10:52:51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刘群华
 ◎刘群华

  雪漫大地

  山里的冬天,阳光时而清晰,时而迷蒙,层林与峻岭静寂,江河与乌篷伫立。天地之间浑浑噩噩,但倏忽之间,天又变白了,色彩净了。雪花骤然嗖嗖地扎在脸上,像风刮到了幽谷深涧,溪流冻结,悬崖寒冽出了厚冰。

  今年的雪,来得有些突然。我于寒风之中,怀疑地上的雪是去年就来了的。否则,新雪不应该那么快。但是,在意料之外,雪就来了。

  放眼望去,大地仿若无人来的孤岛,人空空,码头空空,水面也是空空。唯有沿河两岸,山在风雪中昂首挺立,树也在秃枝沐雪,并彼此相看不厌。

  它们习惯这么安静的对视,似乎风雪的来临,彰显了这个世界的多元。反之,如果不是那么安静的对视,而是对峙,大地就寂寞许多。

  对于雪,好像是从儿时便有的情愫。因为,雪会诠释出人生的冷暖和艰辛。我徒步雪野,山势也越来越陡峭,其间的幽幽青黛,像白雪中一幅嶙峋的国画,其构思繁复,但笔力苍劲,立意高远。如果长长的峡谷不甘留白,也拉开国画的帷幕,雪景自然深延,万物簇拥,而我却只能面对这无边的山水,不能言语。

  世间有万般的色彩,好像不知其白可是颜色之翘楚。我静静地看雪,似乎会忘记雪乃白色之源。我站在山巅,远方如雾,寒风慢慢用手势表达大地的雄阔。

  大地在雪里是有动感的,如轻盈之水,划开了碧玉般的晶莹,逶迤的雪峰一线铺展,让其间的幽静和深邃,终得灵秀。而鸟语和花香,无端地自由。至于阡陌,万千的雪落在其间,如闲淡的岁月,天低云垂,半罩在雾里蠕动。

  大地在雪里是静止的。村庄灰白,简单而粗陋,如鱼脊冻在冰雪里,不随风的摇曳而时隐时现。更有一梯的菜地碧绿幽婉,柔嫩可爱,却纹丝未动地散发浓郁的葱茏。

  山坡上,草棚屋里,有人摆了一张方桌子,桌下木炭红红,煮着新出窝的米酒。等一壶酒煮熟了,端上桌来,雪寒与酒热,早已弥漫周围。

  在雪地邂逅酒,我们精神焕发。因为喝的是米酒,味道甘醇,度数不低,一杯下肚,便微微温暖。三巡过后,不管风雪在门外呼号了,依然一杯接着一杯地细斟雪中意味。

  山中方一日,世上几千年,不觉暮色来临,酒也尽意。起身出棚屋,四野之雪,早让天地灰白了。我踉跄几步,有声音远远地迷迷蒙蒙地赶来,像我之醉,描述雪的美好,宛若天籁。

  冬晨

  阳光是月儿叼出地平线的,一轮薄月还挂在天上。

  晨曦中,鸟儿叽叽喳喳啁啁啾啾,它们的巢落在桂花树上,俨然一个黑色的逗号。

  脚步咔嗒咔嗒地响起,村子的炊烟橹桨轻扬,不远的河里,虾戏水草,鱼读雾幔,水底的清澈映照出夹岸层林的红枫。河水自西向南,吧嗒吧嗒的水流,与船似曾相识,它们彼此打了声招呼,便埋头干自己的事去了。而此刻,村子像阡陌的野菊,没有起点,也开得没有尽头。

  冬晨的村子,在阳光与露水间启程,好像去看茫茫的远方。远方蚕桑茂盛、商贸兴隆、舟楫便利,谁去都是转变贫瘠的拐点。可它却步了,站在村口一脚踩在木板上,咿咿呀呀的乡愁马上吱扭起来,从脚底升腾到心间。

  村子的早晨,深一脚浅一脚,都是岁月的屐痕,高一脚低一脚,全是人生的哲理。我想,早晨应该是村子变幻的灵感,满目的石头、青山、河流、杂草、廊桥,以及白云闲鸟,再加一道暖暖的冬阳,一线水光粼粼,自成一幅风景。

  巷子与牛哞七纵八横,沿巷粉刷的白墙,落满了雨渍。光滑的墙面,爬满了青藤,它似乎嗅着了深宅的稻香和黄灿灿的玉米棒。我迎上去看这座宅子,宅子幽深而古老,镂空的雕窗于枯草里隐约其间。

  目光穿过窗棂,院子里的几株梅花含苞待放了。但是,天井里的苍石阶,让瓦檐苍老了许多,生出了许多的白须。我恍惚,这个灰色的院子,似飘落的一张水墨画笺。

  庭院里的竹,虬枝苍龙,绿叶茂密,像天井连通村外的大河小巷,呈现出广博而精微的气质。

  村子因为这些宅子,有了悠长的韵脚。

  投稿邮箱: ydzksw@xawb.com
相关内容
2019-04-19 17:09:40
2018-07-26 08:52:51
2019-04-10 09:25:43
2019-02-15 11:14:37
2019-02-15 10:59:15
2018-10-21 11:07:13
2019-01-26 10:33:08
2019-01-23 15:40:57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