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永远的长安 >> 愚公井 >> 阅读

愚公井

2019-07-21 10:30:56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张君祥
 □张君祥

  愚公井,是我一位熟人家的井,此井在蓝田县洩湖镇的张家坪村。

  1970年春,我新盖了三间房,没安门,听闻到蓝田县能买到木门,就和本村郭孝忠、郭广田一行三人,骑着自行车,在后架上又带了架子车轱辘,一大早就上了西兰公路,到蓝田县买门去了。

  未料,急急到了蓝田县城供销门市部一问,买门要有当地政府的介绍信,我心凉了半截。时已到了下午二点多,郭广田突然说:“咱村贺玉贤的老汉(指丈夫)孟兆斌,在华胥油坊街兽医站工作,到那儿去看看能不能开个介绍信!”郭广田这么一说,一下子提醒了我,我有两个师兄高忠州、周世英就在洩湖镇,何不找他们开张介绍信呢?就这样,经商量,郭广田到油坊街去找孟兆斌,我和郭忠孝到洩湖镇找高忠州、周世英。

  高忠州和周世英,是1951年和我一起到三原“公信书局”当学徒的师兄弟,后我们又一起到了三原日报社印刷厂。

  我们进了高兄的家门,高忠州虽然没有在家,他的父亲高老伯和我也是熟人,见了面,热情非常。我们说明来意后,高老伯即刻到他们村大队部,给我们开了一张介绍信。

  我和郭忠孝,从洩湖镇又上了北原去张家坪周世英家,想再开一张介绍信。洩湖镇距张家坪五六里路,到了张家坪,太阳快要下山了。所幸的是,师兄周世英在家休假,我们哥俩分别已八年了,此次相见,特别高兴。

  在他的引领下,我们参观了他的整个庄园。他的庄园是地窖式的,两个地窖相连在一起,约一亩地大小。我们从南大门入东院,东院有窑三孔。又从东院通过地道入西院,西院凿有窑洞三孔(属他兄弟房产)。又通过西院大门道的地道,返回东院。

  我们参观后,十分惊叹,他们家从窑洞到门框、门墩、猪槽、桌凳、碾子、磨子,均用青石凿成,更让人惊叹的是,在西院中间的地道南边小窑洞里,打了一眼60余米深的井。

  这一切,都出自周兄之父周老伯之手。周老伯本身是个木匠,既能盖房,也能做桌椅板凳和独轮推车,还能做石匠活,家里的磨子、碾子、石槽石皿,都是他一手凿成。更让人敬佩的是,他家这口60余米深的井,也是他用自己的双手花费了六年时间打成的。

  经我询问,周老伯道出了打这眼深井的艰险过程。原来,他家在药王洞沟底居住,因耕地都在原上,来回要上坡下坡,十分艰难,很不方便。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他决定从沟底搬到原上,就在十多亩地的中间开挖地窖。这地窖,从开挖到建成,共花了五年时间。

  他们搬迁到原上后,一开始吃水得从沟底担水,还是要上下坡耽误时间,后来就决定在自己家的小窑洞打井。周老伯说,他打这眼井,可费了神啦。特别是井下遇到石板,得用凿子钻,有时花一天工夫,只能凿多半笼石头,人在井下窝蜷得实在难受。就这样,夜以继日地坚持了六年时间,终于打出了水来。

  我们到井口看到架设提水用的辘轳,上边缠的井绳是用牛皮拧成,皮绳粗细如筷子,在辘轳上缠了满满六层。为了见证这眼井的深度,我要来了一个木桶,将皮绳头接上铁钩扣好,放到井里,让在一旁的郭孝忠看着他的手表,看一桶水提上来,能花费多少时间。经上下往返,我终于绞上来一桶清凉甘甜的井水,我问孝忠多长时间,他说:16分钟。

  周世英兄从大队开介绍信回来,我们一同坐在炕桌周围,嫂夫人端来一大盆炒红苕,周兄拿出一坛柿子酒,我们边吃边听他聊打井的故事。他说:“父亲在打井前,个子高,身板也很直,将井打好后,身子骨就直不起来了,成了80度的驼背。他为我们这个家,把一生的精力都用尽了!”周兄说着,眼睛圈湿润了。

  那天晚上,我们在周兄家住了一晚。我睡在窑洞的土炕上,很长时间难以入眠,一口井打六年时间,是很罕见的事情。想起周老伯打井的艰难,我就想,这口深井应该命名为“愚公井”。
相关内容
2019-07-14 15:16:01
2018-07-22 10:27:51
2016-11-27 14:35:47
2018-07-18 08:51:44
2015-09-06 08:37:40
2018-09-30 10:19:49
2015-11-09 12:32:00
2016-02-25 09:34:12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