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樊 洲 >> 樊洲文字 >> 我与王子武 >> 阅读

我与王子武

2019-06-27 10:25:53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樊洲

 

文/樊洲


1974年,我在西安东大街花木店看到四幅挂在墙上的王子武作品,笔墨精妙,雍容高雅,大为惊叹。打听到他在小寨新风公园(现在的大兴善寺)当美工,立即骑车赶去公园,希望能拜见到王子武,结果被告知:王子武长期休病假,不上班。我的一位大哥汪秦生在陕西图片社工作,与王子武关系密切,知道后当即带我去拜见王子武。当时王子武住在西关南小巷西安农贸公司家属院,是他夫人单位的房子,大杂院,大排平房。他家一大间,两小间,大间15平方米,小间也就5平方米,王子武占一小间用作画室兼卧室,单人床板做画案。每次去看他,都是在这个小房间看他画画。那时儿子木木刚上小学,几个女儿及夫人都在这里住,真是蜗居呀!

我那时20岁,王子武大我14岁,我们一见如故,友情迅速提升,很快成了好友。我那时师从84岁的叶访樵先生学画,中国画才刚刚上路,对王子武的水平由衷佩服。星期天休假总会去他那里看他画画,吸收营养。他极勤奋,正常情况下,他都是一直在作画中,偶然才会与我在院子里喝茶闲坐。


 

王子武慎言,不言事非,不论官事,给人极深的印象。他语速很慢,慢条斯理,出言必真心实意。他作画时,全神贯注,每一笔下笔前都凝思再三,从容不迫。有一次我们一起研究齐白石的一幅画,他竟能看出其中有一笔是画完后搁置一段时间后加的。敏感之极。

叶访樵先生去世时,灵堂需一幅画像,我选了叶老的黑白一寸证件照片请王子武画像,我坐着旁边,看着王子武用毛笔从鼻子开始画起,一个多小时完成。笔精墨妙,栩栩如生,另我深为佩服。王子武一心在绘事上,杂事从不过问,对人情事故的应酬从不挂心。但有一次送我一套厨房用的磁盆,大大小小七八个,说是他夫人刘水贤单位内部人员购买的,实用。

二十世界七十年代,王子武因其高超的品格和画技,在陕西画界已是大名鼎鼎。文革结束后,国家组织全国画家为北亰人民大会堂作画,王子武代表陕西赴北京作画,一举成名,名满全国。

与王子武相处日久,他的美德深深的影响了我。我后来的生活工作习惯,都是在有意无意间从王子武那里陶冶薰染的。我那时师从几位老前辈学画,与王子武非师生关系,但那种亦师亦友的亲情令人深深怀念!岁月流逝,几十年过去了,现在回想,其实从画画做人的角度思考,我从王子武身上学到的东西最多。

1982年,我调到银行工作,那时还沒有电脑应用,我的工作除了编揖一份内部报纸及画宣传画,还为银行系统训练能写会画的外勤人员,有个人使用的宽大美工室。王子武来我美工室玩,感叹的对我说:

“呀!咱西安画画的人可能就你条件最好了。”那天他很高兴,在美工室給我画了一幅四尺整纸的鹰留念,是一幅精品。

王子武后来调到陕西美协,继而南下深圳,离开西安那天,王子武及家人乘坐的火车徐徐启程时,西安火车站月台上密密麻麻站滿了送行的人,竟有百人之多,这些人都是对王子武其人深怀敬意的朋友。这动人的一幕是陕西画界从此不会再现的。

我常常对人说:“王子武是二十世纪中国人物画界的里程碑!王子武至诚至真、德艺双全,不折腾,不欺世,遗世独立,卓而不凡,王子武才是名符其实的中国绘画史绕不开的大画家”!懂中国画并且心怀诚敬心的人一定会同意我所说。

今天我在西岳华山之巅落雁峰金天宫小住,看到有微信发布了王子武静静坐在画案前的视频,往事如泉,喷涌而出,亱已深沉,难以入眠,写下几则往事,以寄对王子武先生的思念

2019.6.25

 

 

 

相关内容
2019-07-07 09:18:06
2017-01-16 14:36:03
2017-01-12 15:52:22
2017-01-02 14:15:11
2018-11-04 09:23:16
2016-09-07 10:42:13
2019-06-27 10:25:53
2018-11-28 14:50:03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