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文 章 >> 淘 井 >> 阅读

淘 井

2019-05-12 08:25:25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王 继

□王 继

 水井是过去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设施。使用水井就免不了要淘井,淘井的作用一般有二:一方面是井使用久了,难免就会有泥沙脱落,需要淘井使水质净化;另一方面是偶尔有谁家不慎把水桶掉到井里,也需要请淘井的师傅来,好把水桶打捞上来。

  记得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我居住的西门里白鹭湾十二号后院,就有一口水井。我那时还在上小学,亲眼见过一次淘井,那是为打捞一只跌落在井里的水桶。

  那时干淘井这门手艺活的,也跟其他各式各样走街串巷的手艺人一样,各自都须有一身不同的行头,还要有特殊的吆喝声或者叫卖声。淘井人一般都备有一件狗皮的翻毛背心,以及一条过膝长的狗毛皮裤和橡胶套鞋,手里提着头部有多个分叉的铁钩,西安人叫它“镊钩”。肩上扛一根长长的头部绑着铁钩的竹竿,竿子上套着缠绕成环形的牛皮拧成的绳子,暗黄色的牛毛像麻花一样露在外面,老远看去就像刚从山里下来的猎人,街巷孩子们惊异的眼光,会齐刷刷地投向他。淘井人一边用一根小木棍敲打着肩上的竹竿,一边吆喝着“淘井”,故意把“淘”字的声音拉得长长的,“井”字却轻轻地来个戛然而止。有的调皮孩子,就会跟在他后面,嘻嘻哈哈地喊着:“淘井的,谁家把井跌到桶里去了。”于是又引来一片憨笑声。

  淘井的师傅来到井口,他先向井里投一块小石子,侧耳听辨一下井深和水深。若是都较浅,便用带钩的竹竿直接捞钩;若是遇上井太深或水太深,那也难不倒他。他会向院子里的人家借两块小镜子,一块摆成大约45度角,放在井台边沿上。另一块放在有太阳光的地方,调整好镜面,好让光线经过折射照到井里。

  下井前,淘井人先把狗皮衣裤穿齐了,再喝上几口白酒,以抵御井内的寒气。淘井人小心翼翼地沿着湿滑的井壁上浅浅的脚窝,一步步地蹭着下去。估计快到井底了,再用牛皮绳子拴着的铁钩去仔细地寻找钩捞。等钩子已牢牢地钩住了水桶,他便又顺着脚窝慢慢摸上来,再把牛皮绳子缓缓提上井台。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淘井人在下井前,总不忘先向井台上方神龛里的龙王爷牌位下跪,以祈求保佑。等捞到了水桶,上井来第一件事就是向龙王爷磕头谢恩。

  说来也巧,十几年后我下乡时,又亲身经历过一次真实的“淘井”作业。我下乡在兴平马嵬旱塬上的新堡子村,我们第三生产小队有口二十六丈深的水井,它是我们生产小队十几户人家吃水用的唯一一口生活用井。可见那个时候,旱塬上的人吃水有多难呀。

  旱塬上的水井,不像塬底下村子里的水井,有的挖不到两米就能见到地下水。旱塬上的水井,水是从井壁的四周下方慢慢渗出的。到了夏天,生活用水多了,水来不及渗出积累,再加上平日有从井壁脱落的湿土,打上来的井水多是浑浊的,须要沉淀后才能饮用。每到水混浊得都快成了泥水的时候,生产队就会组织青壮劳力来淘井。

  淘井一般会在中秋前后,因为只有这时候,井上井下的温差比盛夏或隆冬时期要小,淘井的人到了井下,不会冷得受不了。参加淘井的劳力,都是有经验、体质棒的。我那时年轻气盛,纯粹认为好玩,图新鲜刺激,也要求去淘井。

  到了真正要光着膀子,穿上队长递来的一件老羊皮坎肩儿,再和另外一位社员一起,一口气闷下一两烧酒,来到井沿往下瞄了一眼的时候,我多少有点胆怯后悔了。但最终还是不好意思退缩,硬着头皮也得下了。

  二十多丈深的井,井口直径却只有二尺七八。井口以下二尺左右是用青砖箍的,再往下,就是湿滑溜光的井壁了。井架上的辘轳是双人的,我们坐在一只结实的箩筐里,依次被缓缓放下。筐子里有短柄的铁锨、手电和另外一只木桶。井下除了拴着箩筐的井绳以外,我们两人的腰间还各自系着一根较结实的绳子,算是安全绳。绳子靠近井口的部位,拴着一只铃铛,以此作为井上下联络的信号。绳子的另一头在院子的一棵大树上缠绕一圈后,由一个社员负责拽着。

  借着井口照来的天光,以及手中的手电光线,我们可以看清井壁的上半部,是湿漉漉的硬质的黄土。下降到井深约三分之二的地方,周围的井壁显现出大小不一的砾石,层层叠叠地布满井壁。这也就是村里人说的“料浆石”,灰白色的,形状就像形状各异的生姜。别看这种石头其貌不扬,可是它的质地非常坚硬,用铁镐砍上去,也只留下一个小白茬,涔涔的清水就是从这些碎石缝中渗透出来,再汇集到井底的。

  继续下降到井底时,周围的空间宽敞多了,像一间十几平方的圆形房间。空气中弥漫着一片潮湿,身上穿的羊皮坎肩真起作用了。由于整个空间就像一个巨大的长葫芦,小声说话也有很大的回声。井底的水才刚刚能漫到大腿根,冰凉冰凉的,我不由从口袋中取出一片生姜,放在嘴里嚼起来,想御御寒。我抬头向井口望去,天只剩下巴掌大,此刻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坐井观天”的滋味。我真的成了一只井底之蛙。

  因为冷,光线也比较昏暗,我们不敢耽误,想尽快淘完了好上去。站在凉飕飕浑浊的井水中,用短柄铁锨把水中的泥土铲到木桶里,盛满后,摇动腰间的绳索,通知上面的人把木桶绞上去。在被周围空寂、黑暗、阴冷包裹着的时候,我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孤寂感,那是一种孤立无援无可奈何的感觉。

  等我们淘了大约一个时辰,上面的人就摇铃通知我们上去,再换下一组人接着下来淘井。其实累倒不怎么太累,主要是考虑到井下太潮湿,温度较低,空气也相对稀薄,人不能长时间待在下面。

  从阴暗潮湿的井下,来到地面,眼睛一下子被太阳光照得有点睁不开。队长让人早就准备了一大碗红糖生姜汤,让我们趁热喝下去。在一旁的社员打趣地说:“你这城里娃不是孬种!红糖生姜汤可是给坐月子的妇女暖肚子的,你也成月婆子了。”

  只有自己亲身经历过,我才更能体会到当年人们用水的不易。

相关内容
2019-02-15 11:14:37
2019-02-15 10:59:15
2018-10-21 11:07:13
2019-01-26 10:33:08
2019-01-23 15:40:57
2018-09-14 09:34:52
2018-08-24 10:43:54
2018-11-29 11:06:36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