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作 家 >> 张星利 >> 作 品 >> 和月浩兄一起雅游 >> 阅读

和月浩兄一起雅游

2015-09-06 10:23:39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张星利

   

 

    □ 张星利

    一大早打开微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月浩兄的微信留言,问明天可有空,到太白一游。看着留言,思考良久才回复,去。过后又来一留言,去接你,告诉具体地址。于是,字又打了上去。不久,又留言,到了打电话。

    对于微信这种即时通讯工具,已经没有了开始玩的热情,现在基本是看的越来越少了,当然有时也会获取一些文化信息,我们不能拒绝,又不忍放下,我们已经被微信和手机绑架,要放下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凡事适可而止吧!

    月浩兄过来时已经10点多了,因为路上严重堵车。坐上车,系上安全带,于是我们开始前往宝鸡眉县。月浩兄驾车游刃有余,车内宽敞,前面视线良好。因为同是开车的缘故,基本上坐别人车的机会不是很多,也基本是有意不坐,因为嫌不方便。月浩兄说,我们今天主要是去看看张载的陵、祠。我说好,好,也一直想去,今天终于成行,真是想啥来啥,说完都笑了。

    正说着,后面突然叫我,并且递过来一包薯片,吓了我一跳,原来后面还坐着一个人,是办公室小范。我说,今天有美女作陪,惬意呀!三个人有说有笑,车子就上了环山路。

    望着车窗外的秦岭山脉,心情格外舒畅。还是出来转转好。

    想啥呢?月浩兄问。

    时间真快呀,都快奔四张了。我说,有点怅惘。

    就是就是,太快了,感觉跟昨天一样,你还年轻着,慢慢来。月浩兄回应。

    汽车一路飞驰,一路说着就到了眉县境内。

    车子拐到一条偏道上,月浩兄说,几分钟后就是他的老家了。不一会车就停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子,我们下车,月浩兄和周围的人逐一寒暄。原来,今天是侄子给娃过满月,月浩兄好长时间没回来,藉此机会顺便带我们来看看,体验一下乡村游的感觉。

    月浩兄忙完就陪我们一起在村道上走。这是一个不大的村子,但小归小,却极富灵气,村道硬化,满眼黛色。南面就是秦岭太白山脉,和这里相接通,仿佛伸手可及。小时候,月浩兄常常吆五喝六就往山上跑了。此处风景极好,乡村特征明显。他说沿村道往南入秦岭十余里就是九顶莲花山,巧夺天工,秀丽无比,以后有机会可以去看看。近年来,村民们及时调整了产业结构,不再以麦子玉米为主了,所以地里几乎全是郁郁葱葱的猕猴桃、苞谷,还有大片大片的黄瓜和西红柿。月浩兄说,不要看这里稍显偏僻,数十年前这里驻扎着一个部队,所以这里无论是交通还是用电,在方圆数十里都是比较早的。只是到了70年代初,因为林彪的出逃,这个部队才陆续撤走了,他还记得那时候部队为群众放电影的场景,方圆乡亲扶老携幼前来观看,场面宏大热闹异常……

    看太白山脉,微风拂动,在这个夏日的正午。

    蓝天白云,蜻蜓在到处飞着,看到了麦筧垛,还有硬柴,这是儿时的记忆。

    和月浩兄到村子里转着,熟识的人都说月浩回来了,月浩和他们打着招呼,并不时掏出香烟散给他们。还看到手扶拖拉机,机头擦得明光发亮,主人说,在这拉个啥还离不开,烧柴油,劲大着呢!村子里的道路都硬化了,现代化就是路修的比较多,这也是现在夏天热的原因之一,水渗不下去,一触地面就流走了,这也是各地都缺水的原因之一。

    看着瓦房就亲切,想起小时候母亲用土墁墙,那种泥土的芳香令人沉醉,现在早都没有了。瓷片,涂料,壁纸,木地板,不一而足。

    月浩兄说,你的记忆还深刻!

    我说还有更深刻的呢。儿时我给我家叫麦客,硬让人家从大雁塔走到了韦曲,人家麦客就对我爸说,你娃说近着呢,近着呢,这娃!还有在学校和同学比谁胆大,就是村北的墓子看谁敢下去。下午就和几个同学(其中还有两个女同学,大概有五个人吧),下去了。感觉阴森可怕,不一会就又都上来了,如今那个地方叫做千林郡!

    月浩兄指着一片茂密的猕猴桃地说,那片地是他们家的,每每开车经过此处都觉亲切,仿佛至今还留存着当年耕作时洒下的汗水。

    我说,咱都没有地了。

    记忆是无法抹去的,现在村子都合并学校,娃们上下学都坐校车,不像我们那阵脚一抬就到学校了,哪有接送这一说。村子里也都剩下老汉老婆了,年轻人都出去了。月浩兄看着远山悠悠的说。

    哎,城市把娃们害咧,能挣来钱倒还好,没有钱了就要胡整,甚至胡作非为!我说。

    坐在凳子上谈天,凉风习习,这比空调好多了。可是,我们现在宁愿吹空调也不愿意享受这自然之风,是我变了吗?是我们变了吗?

    不久,我们就又出发了,到张载墓地。

    此处道路较窄,遇车需要停下来错一错,才能通行。

    张载墓地树木葱郁,有高大的古柏,松树,竹子。我和月浩先在这位先贤的墓碑前深深三鞠躬,这是祖先呀,所谓认祖归宗。可惜,近200年来,中华民族的不孝子孙们一味地反了传统文化,造成了文化的大面积损害,好在民间还有文脉传承者。月浩说,小时候他们经常在周围玩耍,对张载还颇为熟悉,离这不远有一个村子全都是姓张的,这个墓碑牌楼就是张载的二十八代孙张世杰所立。我看到,墓碑上有“宋贤张横渠先生”字样,字迹虽然有剥落,但好在保护下来了。月浩兄引着我到了左侧,这是张载兄弟的墓冢,墓碑上字体刚正遒劲。

    正中间有一块石碑上写着:张氏先茔。进入一看,约有10米左右,在翠竹掩映之下有一块墓碑赫然显现,上书:涪陵公 张迪之墓。原来这是张载的父亲。这片园子就是张氏先茔。月浩兄说,张载因和改革派王安石政见不合,归隐横渠。世人只知“横渠四句”,而对于张载的具体思想还是知之甚少!

    历史是一片烟云,需要拨开迷雾才能洞悉历史真相。脚踏在张氏先茔的地面上,思古之情油然而生,这位是我们老先人的张载需要具体去做研究,愿老先在天有灵,泉下有知……

    走吧,咱还要到张载祠去。

    和月浩兄拜别张载墓园,不远处青山依旧,芳草青青!

    张载祠位于横渠镇上,十几分钟就到了。进入祠内,两颗古柏一左一右。这是“合抱之木”呀!我惊叹道。来,合抱之木照相吧,月浩叫到。因为我的微信名是“合抱之木”。

    张载的生平文化思想介绍的较为详细,有通读历史的感觉。对这位学人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在参观碑林的过程中,对一块刻有“宣明”的石碑印象深刻:宋神宗元丰元年,即公元1078年,太常博士苏昞等人所奏,御赐张载“宣明”谥号,以示对张载的褒扬。还有一块“先儒张子”的石碑也颇有印象。

    正看着,文管所的工作人员过来说,要关门了,于是我们走马观花,匆匆看完。在出门的过程中问工作人员一天大概有多少人参观,回答说,有一百人左右,还是比较满意的。

    依依惜别,不舍吗?那就再来吧!

    途经太白山,已经六点多,拍了几张照片,哎,一晃就两年了,那一年,来太白还住了一晚上。看太白山简介时,已经起风了,山上的树开始摇曳,这是风的召唤,雨的呼唤。

    坐上车,月浩兄说,今天来的比较晚了,不能尽兴,改天再来。

    雨时断时续,后来就不下了,我想,也许太白雨正大,想起了“雨中登泰山”。

    给月浩兄说,雨天开车也是蛮舒服的,一个人开到蓝田那边,诗意啊!

    我们对西藏、青海、浙江、成都这些地方情有独钟,无事时,事不顺时,去旅行吧,旅行会调动你的一切积极性。

    整个路上我们都在说话,没有停止,感觉把这些年没见面的时间,没说过话都补了回来,这种感觉很多年都未曾有了!

    这是一个利益至上的时代,这是一个为金钱实用的时代,我们已经被一种利益化的“关系”和它背后的逻辑绑架,人与人之间很难健康愉快的玩耍!要么出师未捷身先死,要么有钱了身体已经垮了。我说我已经不熬夜了,用画家樊洲的话说就是不和大自然作对,白天工作,晚上休息,不和老天对着干。月浩兄回应,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和月浩分别时说再见面。

    晚安,我的朋友。



    2015年8月24日于长安宗善堂,秋风送爽时

          

相关内容
2016-04-03 10:48:56
2016-03-31 10:25:02
2015-09-09 11:16:35
2015-09-06 10:23:39
2016-06-02 15:00:11
2015-09-06 10:04:42
2015-11-05 08:59:51
2015-11-04 18:48:34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