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观 察 >> 外卖繁荣的背后 >> 阅读

外卖繁荣的背后

2019-03-18 15:07:06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作者:华商网--华商报

     现状
   有的证照与实际店面不符
   有的经营超出许可范围
   还有一些实体门店脏乱差
  揭秘
   只做外卖的店铺扎堆城中村
   成本低易寻找但卫生状况差
   有的将平台抽成“转嫁”顾客
  
  >>消费者说
  有人认为叫外卖省时又方便
  也有人直指食品安全没保障
   华商报记者随机采访了不同年龄的人群。26岁的陈女士在曲江一家公司上班,“我一般是周末午饭、晚饭时间叫外卖,因为租住地附近的饭吃腻了,去市区吃又太远了,叫外卖省时又方便,还不用出门和洗锅,在家就能吃到想吃想喝的东西,能边看电视边吃,吃累了还能躺一会儿。”陈女士说,说到弊端,她认为就是订餐容易泄露个人信息。
   今年55岁的徐女士说,平时她和丈夫都是在家做饭吃,“有时候太忙太累了,会偶尔叫外卖,都是女儿点了给送来,我都不会操作。有次我女儿叫的卤肉叉烧饭,小菜海带丝掉色,米饭都染成了绿色。”
   小赵今年19岁,在西安上大学,下午没课的时候会点外卖。“有次在交大附近一家黄焖鸡米饭要了一份餐,吃时就觉得不新鲜,吃完当天晚上拉了一夜肚子,后来我再没吃过他家。”小赵说,有些连锁店在网上叫外卖有红包抵扣,宿舍好几个人一起点还有满减活动,比去店里吃划算。
   31岁的朱先生不会做饭,“我除了出差基本都在家,出门在外我也不知道哪能吃饭,一般都是在酒店叫外卖。回到西安了也不爱出门,还是叫外卖。”朱先生说,外卖就是专为懒人和忙人而生的,很大程度地节约了时间成本。
   “外卖太脏了,我娃就爱吃那,成天给他说他都不听。好多外卖都不知道是咋做出来的,看着好看,吃着好吃,都不知道加的啥东西。食品安全没有保障,十几岁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有关部门应该好好管管。”45岁的李先生说,虽然家里的饭营养又健康,但孩子现在并不爱吃家里的饭,总觉得外卖香。
  走访
  数百家外卖店
  120余家有问题
   华商报记者从西安市食药监局了解到,50平方米以上的餐饮店需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50平方米以下的餐饮店需取得小餐饮经营许可证,并且许可证必须和营业执照一起悬挂在实体店内的显眼位置。
   为了保证食品安全,证照名称、地址须一致,许可证上还明确规定了经营范围,明令不得超范围经营。其中,小餐饮经营许可证的经营范围分为3大类9小类,店内的卫生环境、设施设备以及从业人员要求须符合《陕西省小餐饮管理办法》、食品安全规章制度等相关规定。
   华商报记者先后走访了西安市莲湖区铁塔寺、未央区刚家寨商业街、碑林区文艺路及钟楼周边、新城区五路口、高新区甘家寨、雁塔区小寨商圈、东郊灞桥区和浐灞生态区、西咸新区三桥周边等人口密集区域入驻外卖平台的数百家餐饮店,发现有120余家餐饮店普遍存在外卖平台上缺少公示证照、证照信息与实际店面信息不符或证件已经过期、经营超出许可证范围、实体门店环境脏乱差等问题。
  >>市民投诉
  美团上多家“快乐柠檬”证照信息错乱不符
   宋女士是一位奶茶爱好者,她在美团外卖平台上购买快乐柠檬奶茶时发现多个商家的证照信息不符。
   华商报记者在美团外卖上搜索到24家可以外卖配送的快乐柠檬饮品店,发现有7家的营业执照和餐饮经营许可证信息不符或已过期。其中,5家店均用了同一个不相关的营业执照,地址完全不符,甚至还有两家店“分享”了一套证、照。但在饿了么搜索这7家快乐柠檬商户,发现这些商户的证照信息都一致,也均未过期。
   美团外卖上,民乐园店、中贸广场店、大唐西市店、立丰店、西安阳光城店都用的是同一个营业执照,名称为西安德闻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住所为西安市雁塔区电子二路,登记机关为西安市工商局雁塔分局。但这5家店都不在电子二路,其中大唐西市店和阳光城店的许可证已过期。
   大唐西市店小餐饮经营许可证的名称为西安市莲湖区方晶饮品店,经营场所为大唐西市,经营范围为中餐类制售、冷热饮品制售,有效期至2018年7月20日。阳光城店餐饮服务许可证的名称为西安市高新区星创饮品店,地址为阳光天地商场,有效期限为2015年11月29日至2018年11月28日,未更换成小餐饮经营许可证。
   此外,金辉财富店在美团外卖上的地址为莲湖区沣惠南路金辉财务中心,但营业执照名称为西安市碑林区方信饮品店,经营场所为中贸广场,餐饮服务许可证的名称为西安曲江新区(大明宫)财英饮品店,地址为未央区大明宫万达广场,有效期至2018年3月12日。也就是说,平台上该店资质没有一个是符合要求的,证、照、实际地址三个全不相符,许可证还过期了,也未更换成小餐饮经营许可证。
   金地店在美团外卖上的证照名称都为西安市曲江新区光益饮品店,营业场所一致,但餐饮服务许可证上的有效期从2015年6月29日至2018年6月28日,过期半年多,也未更换成小餐饮经营许可证。
  >>证照不全
   地点:三桥万象城
   商家:coco奶茶店
   问题:未见经营许可证
   coco奶茶三桥万象城店在美团外卖中显示为品牌店,未央区奶茶果汁人气第5名,点评高分店铺。食品安全档案中有营业执照和小餐饮经营许可证,许可证上的经营范围为冷热饮品制售,日常监督管理机构为三桥街道食药监所,发证日期为2017年5月3日,有效期至2019年5月2日。但记者在该店只看到营业执照,并未看到小餐饮经营许可证。
   地点:北大街新世界百货负二层
   商家:酸奶饮品店(一只酸奶牛)
   问题:未见营业执照和小餐饮经营许可证
   记者通过大众点评美团外卖点单,需付配送费,随后咨询店家,可以到店自提。通过饿了么点单,可直接自取。记者到店自取时,店内明显位置并未看到悬挂有营业执照和小餐饮经营许可证。
  >>经营范围不符
   地点:民乐园万达广场
   商家:多乐客披萨
   问题:店内制售饮品,证照上未见该经营项目
   这家披萨店位于民乐园万达广场9号楼一层商铺,美团外卖食品安全档案中营业执照上经营范围为餐饮服务(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其经营范围中未见自制饮品,但在其外卖页面上,饮品类自制热饮有玉米奶香麦片、提拉米苏奶茶等7种,水蜜桃冷泡茶等自制冷饮7种,还有可乐、雪碧、酸奶、果汁等瓶装饮料。
   通过饿了么平台订餐可以到店自提,记者询问店内工作人员,奶茶等饮料是否为店内自制,工作人员回答:“是,我们冲调的。”记者在店内看到,墙上有食品经营许可证和营业执照,证照信息和外卖平台上一致。
   地点:刚家寨商业街中巷
   商家:线条轻食北郊店
   问题:经营西式简餐,许可证却是中餐类制售
   在饿了么平台上定位凤城一路,可搜索到附近有3家轻食店,销量最高的是一家连锁轻食店,月销2015份,菜单中有数十种燃脂套餐,每份价格都在30元以上。商家资质中有营业执照和小餐饮经营许可证,但许可证上的经营范围为中餐类制售,日常监督管理机构是大明宫食药监所。
   记者实际走访发现,实体门店只有一个小窗口方便配送人员取餐,店铺面积大概20平方米,内部是操作间,没有堂食的地方,里面有4名工作人员,制作食物的人员有戴口罩、一次性帽子和卫生手套。
   门店负责人介绍,他们主要制售三明治类西式简餐,夏天还会销售现榨果汁、水果捞等。
  >>证照信息不符
   地点:文艺路
   商家:叫了只炸鸡西安总店
   问题:证照地址一致名称不同
   这家网红炸鸡店位于文艺路东新村,是一家品牌连锁店,其在美团平台上公示的营业执照上,名称为西安市碑林区李民安好又来营养快餐店,注册日期为2016年,小餐饮经营许可证上名称为西安市碑林区叫香鸡炸鸡店,两个证照经营场所一致,但名称不一样。
   记者点外卖,老板表示可以自提。记者到店发现,门口堆满了两米多高的外卖餐盒,厨房内两名工作人员,一人操作过程中戴口罩手套,另一人则徒手在称盘上放垫纸等操作,二人均未穿工作服。店内无法堂食,只能外卖或打包带走。店内摆放有营业执照,名称为西安市碑林区叫香鸡炸鸡店,注册日期为2017年。店内小餐饮经营许可证被遮挡,无法看到上面的注册内容。
  >>厨房操作不规范
   地点:三桥新村2排
   商家:铁板炒饭(周先生的饭)
   问题:铁板上堆着“米饭山”厨房人员操作未戴口罩、手套等
   美团外卖和饿了么上的一家品牌店,主要销售炒饭,在美团上月销量4179份,在商家介绍中可以看到该店是CCTV展播品牌,并有营业执照和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小餐饮店备案公示卡。
   到店自取后,记者看到店内被吧台分成前厅和后厨。后厨一进门是个不锈钢水池,水池边有白色污渍。紧挨水池有两个用来炒饭的铁板,两个铁板上都各备好一个“炒饭山”,最少有10人份。操作人员都未戴口罩、手套等,打包过程中直接用手接触食物。
   店内悬挂了营业执照和备案公示卡。
  >>实体店脏乱差
   地点:梁家庄
   商家:排骨汤(农家排骨汤西稍门店)
   问题:大人小孩睡在炉灶旁放食材的冰箱未通电
   这家排骨汤店吃住一体,面积狭小,大约十多平方米。屋内靠墙桌子旁边的沙发上睡着一名大人和两名小孩,被子也散铺着,沙发床正对着厨房操作间,炉子上煮着很多砂锅。屋内摆放杂乱,冰箱内放有食材,但冰箱并未通电,冰箱门也一直开着,冰箱顶上堆放有两个纸箱、一大袋塑料餐盒、奶粉罐、玩具等杂物。墙上有营业执照和小餐饮经营许可证,与平台上证照一致。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信息公示栏,食品安全等级公示一栏为空。
   地点:三桥新村4排
   商家:粥店(食粥府)
   问题:灶台污渍斑斑垃圾桶旁处理皮蛋
   记者到店自取后看到,店内悬挂了营业执照和备案公示卡。卷闸门与玻璃门之间有一个敞开式操作间,右侧放置了一个4连燃气灶,上面有一个小锅正在熬粥,银色的燃气灶上有白色、褐色的污迹,灶台上也有很多白色的斑点。玻璃门内,操作台都沿墙放置,右侧的桌子上放了数十盒提前准备好的小菜,中间有一个一米高的垃圾桶,没有盖子,老板在垃圾桶旁徒手处理皮蛋,未戴口罩、手套等,随后他将制作好的粥打包在一个黑色包装盒内,再用纸袋进行包装。
   地点:西关正街
   商家:陕西农家锅巴米饭
   问题:水池有污渍和菜渣、厨房门帘已发黑
   饿了么上一家月销量1148的锅巴饭商家,有营业执照和小餐饮经营许可证,发证机关是莲湖区行政审批服务局,日常监督管理机构为西关食药监所。美团外卖上,该商家的食品安全档案中显示监督检查结果为一般。
   下午6时许,记者到店自取时看到,门口正好有一位送餐员在等餐。餐馆玻璃门外和卷闸门之间有一个开放式平台,左侧是一个洗碗池,洗碗池旁边放着两个装垃圾的铁桶,池子外侧有污渍,内侧有菜渣。右侧放了一个燃气灶,上面放了3个小砂锅,专门用来制作锅巴米饭。店内放了4张桌子,地板很黏,厨房门口的白色窗帘最下方已发黑,吧台外摆放着一箱尖椒、食品容器等物料,店内悬挂了营业执照和小餐饮经营许可证。
   地点:梁家庄
   商家:oppa韩式炸鸡西稍门店
   问题:店内脏得无处下脚、炸鸡厨具泡在污水池
   这家店从美团外卖上看,食物图片诱人、包装精美,分为35元小份和75元大份炸鸡,价格并不便宜。而且营业资质里营业执照和小餐饮经营许可证都有,经营范围为西餐类制售,小餐饮经营许可证有效期至2019年12月。
   但当记者来到店里,实在无法把平台上看起来还挺有格调的韩式炸鸡店和现场的脏乱差环境联系起来。
   店里只悬挂了营业执照,未见小餐饮经营许可证。一进店正对着是一张沙发床,上面乱堆着衣服,旁边堆放着凳子、液化气罐、开着的小太阳、插板等物品。进店右手边是一个水池,池子里淤积着有泡沫的污水,炸鸡用的笊篱放在水池里。水池下两个满是污渍的保鲜盒摞在一起,保鲜盒里还有腌制鸡肉用的辣白菜汁液体。水池一边是一个装满垃圾的垃圾筐,另一边是电炸鸡炉。放炸鸡炉的桌子上还放有一桶面糊、洗洁精、剪刀、抹布等,桌面上和水池边上散落着面糊、面粉。桌面下方堆放着饮料箱、调料桶等杂物,到处都是油污。店内脏到无处下脚,地面上到处是垃圾和绑食材的绳子。老板身穿睡衣,全程未戴口罩、帽子、手套。店老板说,店里只做外卖,没有地方堂食,但如果要买也可以扫码付款。炸虾炸到一半,老板把沙发上杂乱的衣物简单归置,随手拿起桌上一块抹布,将电炸炉跟前的桌面和水池擦拭一番,同时将水池里泡着的笊篱拿出来,放在一块脏纸袋上,随后在水池脏水里洗抹布。洗完继续炸虾,并用手指挨个戳,看虾熟了没。
   地点:刚家寨商业街
   商家:未央面馆
   问题:店内未见证照、满地油污环境脏乱
   这家面馆在外卖平台上看着非常诱人,查看食品安全档案,营业执照和小餐饮经营许可证都有,有效期至2020年4月27日。平台显示,该店主要销售焖面,每份单价在20元左右,月销量4700多份。
   记者在刚家寨商业街实地走访本店,发现这是一家只做外卖的店铺,门口放着一张破桌子,红色的棉门帘已经被抓得乌黑油亮。进入店内,地面又黑又脏,满地油渍、面渣、废纸等垃圾,左手边是一个冰柜,冰柜上放着塑料泡沫箱,上面星星点点都是黑色污垢。靠着冰柜放了一个脏兮兮的红毯子,桌子上抹布、油桶、碎渣垃圾浑然一体。右手边的桌子上打包盒、饮料堆放在一起,桌子底下堆放了成袋的大蒜、面粉等食材和杂物。
   店内有三名工作人员,一人在打包外卖,一人用大盆将刚做出来的面倒进另一个盆里,另一名工作人员揭开了冰柜旁脏兮兮的红毯子,下面是一堆葱花饼,葱花饼和冰柜之间用一个纸板隔开,纸板上的污垢已经成了黑色胶质粘在冰柜上。店内未见营业执照和小餐饮经营许可证。

    不想做饭了?出门下馆子;连门都不想出?点个外卖就行了……如今,网上叫外卖已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3月1日,国家信息中心发布了《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9)》,报告写到,近年来,我国在线外卖营业额不断攀升,2018年在线外卖收入约4712亿元,占全国餐饮业收入比重10.6%。2018年在线外卖用户规模约3.6亿人,在线外卖用户普及率45.4%……
   西安外卖行业发展现状如何?外卖店的食品敢不敢放心吃?3·15前夕,华商报记者用一个多月时间先后走访西安数百家外卖商家……发现问题还真不少。
   地点:三桥新村8排
   商家:丁丁骨汤麻食
   问题:灶台周围麻食、汤汁散落满地,店内未见经营许可证
   美团外卖上一家骨汤麻食店,食品安全档案里只有营业执照,没有其他餐饮许可证之类的证件,店内销量最高的是番茄鸡蛋骨汤麻食,价格12元,月销400份,但在饿了么上未找到该商家。
   记者进店后看到里面还有一位配送员在等餐,店老板正在打包一份外卖,未戴口罩、手套。店内唯一的灶台上放着一个大铁锅,锅内装满了番茄鸡蛋麻食,大概有6人份。铁锅紧挨的墙壁上有大面积的油渍,有的地方已被烟熏得发黑,灶台附近的地面上都是洒落的麻食和汤汁,灶台旁边的桌子上摆放着4个包装盒。
   店铺20平方米左右,无堂食的地方,并且只悬挂了营业执照,未见小餐饮经营许可证或备案公示卡。
   地点:三桥新村8排
   商家:食尚便当
   问题:店内油烟呛人、经营品种为热食类制售却有售布丁、店内未见经营许可证
   美团外卖平台上一家优选商家,热销中的一款草莓小布丁原价5元,折后售价0.5元,图片显示为玻璃杯包装,布丁为白色且有实际草莓,图片上还备注:图片仅供参考,请以实物为准,落款美团外卖。该商家在美团和饿了么上都有营业执照和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小餐饮店备案公示卡,公示卡上的备案时间为2019年1月3日,有效期至2019年6月3日,经营品种只有热食类食品,备案部门为西咸新区市场服务与监督管理局沣东新城分局。
   记者到店发现,门店用发黑的深绿色棉布挡着,棉布左上角有一个排烟口,店门口有一个美团外卖配送员在等餐。掀开门帘,明显能闻到刺鼻的油烟味,老板开始炒菜后油烟更是熏得人眼睛都睁不开,很难在店内长时间停留。店内没有堂食,在门口的角落,一捆大葱和两罐液化石油气堆放在一起,气罐上还放着一箱食品容器。老板从冰箱拿出两个无任何生产信息的草莓布丁说:“实话实说,咱这不像甜品店里的还加牛奶,其实就是自制果冻,所以卖得便宜。买饭在店里付钱,要比通过平台付款要便宜,没有抽成。”
   记者自提后看到,成品便当十分精致,色泽诱人。草莓布丁颜色为鲜艳的粉红色,表层起泡沫了,并产生了白色絮状物,开盖后有明显的香精味。在店内,记者只看到了营业执照,未见小餐饮店备案公示卡或经营许可证。
   地点:铁塔寺路
   商家:线条轻食西稍门、湘里湘炒菜馆
   问题:两家店经营许可证地址相同实为两隔壁
   在美团外卖上查看西关地区外卖商家的证照信息时发现,一家连锁轻食店(西稍门)和一家湘菜炒菜馆的小餐饮经营许可证上的地址一样,但名称和负责人都不一样。
   轻食店的许可证经营范围为西餐类制售,日常监管机构为环城西路食药监所,美团上的监督检查结果为一般。湘菜馆在美团上的菜单中有8种凉菜,但该店的小餐饮经营许可证上的经营范围为中餐类制售,未说明是否可制作凉菜。
   经走访,记者发现这两家店是邻居,隐藏在铁塔寺一家属院旁边的小巷子里,但门头不一样。轻食店的磨砂玻璃门始终紧闭,配送员来取餐时,店内的一位男性把玻璃门拉开一个小口将外卖递出来。记者询问门店售卖什么时,该男子介绍说,主要是减肥、健身时吃的三明治、沙拉之类的轻食,可以在外卖平台上选餐。在门缝中,记者看到门店面积大概有10平方米,操作区都紧贴墙壁,店内有一位女性正在制作餐食。随后,记者在饿了么上也找到了该商家,热销里都是各类燃脂套餐,一份均价30元,月销量近200份,但营业资质里只有营业执照,没有小餐饮经营许可证。
   轻食店旁边的湘菜馆门是敞开的,可以看见店内摆放了一张桌子,桌子旁堆放了几箱物料,地面干净,但操作间被隔开,看不到具体操作环境,也无法看到是否有单独的凉菜间。
  揭秘
  只做外卖的店铺扎堆城中村
   一份外卖从制作到送达,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外卖是否干净卫生?存在哪些食品安全隐患?利益链如何构成?
   有一位外卖小哥这样描述自己的见闻,“有的老板吃住都在店里,袜子扔在地上,跟食材堆放在一起,店里脏得很。”他建议,“点外卖时尽量选择有实体店或者连锁的店面,很多在平台上看起来很好、名字花里胡哨、注重包装的店,环境都不是很好。”
  外卖村里做轻食 每月净赚四五万
   某品牌网红轻食店在各大外卖平台上均有好几千份的月销量,从网络菜单上看,食物图片一张比一张高大上,色彩、营养看起来都很丰富。当然,顾客拿到手的餐食也很精致,包装仔细有品位,让人看着很有食欲。但实际上,记者实地走访多家该品牌加盟店发现,这样的店面无法堂食,只做外卖,而且店面选址多在背街小巷或外卖村,周围环境较差,甚至店面所卖的西餐轻食、生食类沙拉、自制饮料等和其证照上“中餐类制售”的营业范围完全不符。
   这家网红店老板说,这个品牌是全国加盟店,主要做轻食,是目前西安销量比较高的一个品牌,健身房和学生的需求较大,在西安市场已经饱和了,不能再加盟新店了,如果再开店只能去外地。
   “我们开轻食店肯定比卖中餐要省事,虽然食材菜品多,但做的方法简单。炒菜米饭工序繁琐,而且油烟大。只要加盟店之间没有区域重叠,房子自己随便找。”他说,在城中村做外卖成本很低。
   “有的加盟店一天能出200单,有的店淡一些,一天出140单,一般每天的销量都能上百。一个店4个人就够了,窗口出餐、三明治早餐沙拉、打杂、后厨师傅各需要一个人。如果是新店起步,前期单量不太大三个人就够了,负责做三明治的人可以兼顾出餐。”老板说,按每天150~170单来算,每月休息两天,去掉成本4万多元,只要不掉单量、不和竞争对手打价位战,每月利润可达5万元。
   既然销量这么好,为何只有外卖而不做堂食呢?“堂食顾不过来。”该老板给记者算了笔账,“每天中午12点,我一家店饿了么加美团就已经有100单了。这就相当于开一家餐厅,25张桌子,每桌4个人全部坐满。而且如果要加堂食就得涨餐品价,还得雇服务员,成本价又上去了,所以完全没必要。”老板说,堂食有堂食的玩法,开堂食店址就得选到人流量密集的场所,不能开到外卖村里。
  超出经营许可证范围
  店家称都这么卖
   西安东郊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牛排外卖店老板说,做外卖其实并不只依赖平台订单,“我们店还接受电话订餐,附近俱乐部跟我们有合作关系,他们的会员点餐不需要走平台,价格就会便宜很多,直接在群里联系我们就能配送。”
   在办理小餐饮经营许可证时,需要明确经营项目,其中包括3大类9小类,这9小类里有中餐类制售、西餐类制售、冷热饮品制售等,可根据日后经营需要多选或单选。那么,小餐饮经营许可证上经营范围只有西餐类制售,那能不能经营自制饮料呢?对此,该店主透露:“这个没人管,也没见查过。别人家店都卖果汁奶茶,我们店不搭配饮品也不好经营。饮料主要是夏天卖得好,冬天比较少。还有水果切,去年夏天卖得特别好,芒果啊柚子啊随便一切,一份就能卖20多块钱,再配点儿酱汁,既省事还显得菜品丰富,顾客也爱吃。”
  外卖价格多比堂食贵
  一份外卖的钱怎么分?
   记者走访过程中,不少外卖店老板都称到店直接购买价格会便宜很多,因为外卖平台会从中抽成。北二环一家外卖面馆老板说,在店里直接扫码付款就能买饭,“如果在网上下单购买一份面要多掏七八块钱,店里只用付10块钱,不需要给平台钱,还能送饮料送饼,这些网上叫外卖都是要掏钱的。”面馆老板说,虽然网上有满减活动,但也要最低付够15元。记者在这家平台上看到,一份面售价17元到20元不等,一份饼售价5元到10元不等,果汁5元一盒。
   甘家寨一家只做外卖的中餐馆张姓老板说,其实很多店都有这样的情况——同样的食物,外卖平台的价格比堂吃的价格要贵一些。“羊毛出在羊身上,因为平台要抽成,所以很多有堂吃店面的商家只能在外卖平台上提高物价,这样商家在平台上的实际收益才能和店里一样。除了这部分钱外,顾客还要单独掏配送费。”
   张老板举了个例子:一份餐30元,加餐盒费是32元,减掉商家“满30元减8元”的满减活动,是24元,加上配送费3元,顾客共需付27元。这27元里给商家的钱是24元,包括餐费实付款和餐盒费,24元里平台会抽成18%,再扣掉4元多,最后商家收入到手不到20元。“满减是商家给客户让的利,然后平台还会再抽成商家18%,每个外卖平台都会抽。现在主要的外卖平台就是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其他很多是跑腿平台,一般送餐都是外卖骑手送餐。”
  外卖店开在城中村就是图个成本低
   记者走访过程中发现,既有堂食又有外卖的店铺大多开在商场里或人流密集区域,而很多只做外卖的店铺都扎堆开在城中村或背街小巷里。仅刚家寨商业街里,东街、中街、西街三条小道里就有60多家外卖店。中午饭点,这里每家店门口都有外卖小哥坐在电动车上等饭,村子里拉货的卡车、面包车不时进出,行人通过都很困难,1人宽的小道,挤满人和送外卖的电动车,存在安全隐患。同时,东、中、西三条街道都很脏乱,一条街口就是一个垃圾场,紧挨着垃圾场的就是各家外卖店。
   在一家韩餐饭馆前台不到两平方米的空间里,挤了三四位取餐的小哥,地上乱七八糟堆满纸箱,前厅与后厨用饮料架子隔开,前台桌内堆放着抹布、盒装饮料、打包好的外卖餐食、各种酱料、自制奶茶,老板娘忙着给外卖小哥配餐,后厨里老板忙着给一次性餐盒里舀饭。“这会儿是中午11点45分,正是每天最忙的时候。隔壁有些没开门的店都是夜市,晚上才营业。”
   记者询问多家外卖店老板得知,在刚家寨商业街30多平方米的房租每月800~2000元不等。在一家灯光昏暗的店里,墙上、地上、设备上、电线上都是污渍、油渍,“我们隔壁的房子2月底才租出去,条件比这个好,冰箱等厨房设备全都带,铺有地板砖,一个月1400元。我们这条件不行,每月房租800元。”该店老板说,“房子要提前来看,基本上没有空房,都租出去了。”
   这里环境脏乱差,为何商家还会扎堆把店开在这里?“刚家寨商业街是西安开外卖店成本比较低的地方。房租一个月不到2000元,每月水费50元随便用。我在三环外还有一家店,租的临街商铺,每月房租就5500元,还有水费、物业费、天然气费……”刚家寨商业街里一家外卖店的老板说,他那家店每月仅水费就要1200元。外卖店为什么会扎堆开在一起,“外卖小哥找起来方便,有人抢单饭就能很快送到,顾客下次还会再点你家。”一家冒菜外卖店老板说。
  >>外卖小哥讲经历
  出餐后想起少煎蛋
  老板在桌边抠出一个加上
   王先生今年32岁,送外卖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赚零花钱的途径。“我属于自己注册的骑手,送外卖快一年了,之前是自己开公司,后来公司倒闭了,这一年我白天还要处理公司遗留事务,晚上送外卖养家糊口,每天晚上跑几个小时,每月收入七八千元,油费能花1000多元。”王先生说,他每晚8时到次日凌晨1时出门送外卖,晚上和一大早的配送费比较高,白天1公里2元左右,夜晚和早晨3元。
   王先生说,送外卖这么久以来他最大的感受就是:廉价外卖真的很廉价。“我晚上经常跑东三环十里铺片区,有的老板吃住都在店里,袜子扔在地上,跟食材堆放在一起,店里脏得很。刚开始送外卖时,我在十里铺接了一单,当时是晚上,送的炒面。打包好都出餐了,老板突然在后面喊我,说少放了一个蛋。我回头一看,他从桌子与墙缝中直接用手抠出一个之前掉了的煎蛋,放锅里热了下,又加到餐里,而桌子缝里全是黏黏的油渍。临走老板给我说‘快去吧,别凉了’。如果我是顾客,看到这一幕,宁肯少个煎蛋都不会要他这个煎蛋。”王先生说,外卖送到后如果餐凉了,顾客是可以拒收的,如果客户拒收了,商家就会追究外卖小哥的责任。
   “后来送外卖时间久了,发现很多只做外卖的饭馆,大都不能细看。店里没有卫生许可证都是家常便饭,有的店只有一个营业执照,都没有小餐饮经营许可证。你看村子里那种店面不大,门帘上黑脏黑脏的,进店基本也都是黑乎乎的,光线阴暗,甚至有的店就没窗户,就跟黑作坊一样。”王先生说,这一年来他基本上“见怪不怪”了。
  不会提醒顾客环境脏
  只会提醒哪家慢
   刘先生送外卖已经好多年了,“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吃外卖,点外卖时尽量选择有实体店或者连锁的店面,很多在平台上看起来很好、名字花里胡哨、注重包装的店,环境都不是很好。”刘先生说,铁塔寺、三桥新村、南康新村、刚家寨商业街、十里铺、浐河西路附近都有很多只做外卖的店铺,整体环境都不太好。
   “外卖店扎堆开在一起,有个很大的好处就是接单方便。”刘先生说,有的烤肉店特别恶心,签子泡在脏水里,拿出来擦干就串肉,也没有任何消毒过程;有的炒饭店,饭都是提前炒好的,并不是现做,顾客下单了,老板就从炒饭堆里挖些饭装盒打包;有的冒菜店,不洗菜放锅里直接煮,煮好装碗加调料加汤;还有的炸鸡店,油都炸成黑的了,店内油腻脏乱,但只要包装仔细好看,顾客也想不到制作过程。“送外卖的过程中,在那种只做外卖的小店里,很少有人做饭过程中戴口罩、戴手套、戴帽子。大一些的品牌餐饮店后厨我们也看不到,取餐都是在前台。”刘先生说。
   回忆起不愉快的送餐经历,刘先生说,西郊和平村附近有家饭馆,店家接单后出餐特别慢,留给骑手的送餐时间很短,如果在指定时间内送不到,平台就会扣骑手的钱,“顾客订餐地址离店家很近,骑电动车5分钟就到了,但这家店每次出餐都特别慢。从顾客下单,到我把餐送到她手上,用了两个多小时,顾客点了两个家常菜一个醪糟,中间催了好多次。我也很冤枉,而且还因为没有按时送到被平台扣了钱。”刘先生说,送到后他提醒顾客说这家太慢了,以后不要点这家饭。
   那么,店内环境脏乱差会不会提醒顾客呢?“说这些不是砸自己饭碗吗?一般餐送到我们就走了,不会和顾客多说。光看价格和外卖店铺地址,他们(顾客)心里也有数吧,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再说他们眼不见为净。”说到这里刘先生不好意思地说,他以送外卖为生,学历不高也找不到像样的工作,送外卖除了辛苦一些,收入还挺可观,他弟弟今年过完年后,也从老家农村来到西安送外卖。 华商报报道组文/图

相关内容
2020-01-29 19:21:13
2018-08-03 09:31:55
2015-10-16 14:32:16
2017-02-13 10:00:37
2018-04-11 15:44:27
2019-04-18 10:00:54
2015-10-16 14:19:55
2015-12-21 10:10:39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