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樊 洲 >> 评论报道 >> 樊洲:终南归来,“线山水”如何再次走向世界 >> 阅读

樊洲:终南归来,“线山水”如何再次走向世界

2019-01-09 11:24:04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刘爽

导语:“某年的秋天,我在弹古琴,突然发现韵律中有根线;当时恰好点燃着一支线香,香飘散出来时便是虚虚实实的线,我发现水墨画其实是线的艺术,千年来表现的那么丰富。于是,我开始实验绘画只用线表现,开启了‘曲线交织法’的创作。”樊洲回忆他的标志性图式形成之因时这样说。那一年是2009年,那之后,樊洲的“线山水”让艺术界为之一怔,征服了挑剔的东方批评家和高明的西方观众。



樊洲说,至此,他从表现山水外部肌理深入到表现山水内在结构和律动。批评家彭德先生将其山水画分为三种:寓意山水,书写山水,乐律山水。“曲线交织法”创造的“线山水”便是彭先生口中的“乐律山水”,是有些批评家口中的“纯粹的抽象”,也是樊洲直到今天仍在坚持的重要水墨实践手法。



这些线是“独奏”或“合奏”或“交响乐队”,也是谜一般的网格。体现着樊洲无止境的自由与独立的自然观。



道法自然

140x70cm

宣纸水墨



“画隐者”的山与水

樊洲曾是位“画隐者”,1992—2018的26年间,樊洲山居于终南山的翠华天池畔。时有烟云供养有典籍可翻,有山之气水之韵月之动可观,养成其天真如婴又广袤无边的浩然个性。

访谈樊洲先生之前,笔者观看了其一则终南山居日常与创作的视频。太极、古琴、书法、绘画贯穿了一天的光阴,樊洲说“每日五点起床,有时工作十几个小时也不觉累”。镜头中的终南山寂静如海,时光如停滞,有种隐秘的玄妙。有个特写格外动人,樊洲秉烛夜览墙壁上的书法,寂静之静中,一份远古的庄严感与书卷气弥漫,樊洲成了“高士”。我一直不知当代人中“高士”会是什么样子,那一刻便想就是樊洲先生那样吧。

20余年的时光于山水中度过,贾方舟先生说“他作为艺术主体在山水中践行了人生理想,艺术只是他在对山水的精神需求中转换为一种精神诉求”,因此“山水人生是第一位的”,“山水艺术”只是山水人生的一个副产品。而笔者认为,山水艺术不仅是一个副产品那么简单,它是艺术家的重要终极目标。

樊洲的山水作品大致分为三个系列:《彩墨山水》《金墨交响》《水墨氤氲》,这是他山居之后的三个重要时期代表作。

2018是樊洲的转折年,他结束了“画隐”生涯,回归城市。同时,艺术创作上又有新思路,在巴黎、台北等地连续举办大型个展,均引发强烈反响。

从研习传统到实验创新到回归中国文化精神,樊洲的艺术演变为何是一条具有共性却难以复制的杰出个案?

无所驻而生其心

140x70cm

宣纸水墨

 



1992年之前

众人所知的是:1992年,樊洲作为西安中国画院画家下派翠华山社教,当时有作曲家、作家、演员等艺术界人士,领导的意思让大家去山村体验生活有助于创作。在翠华山呆了半年之后,“才发现真正的山水画创作靠临时去写生根本不行,从这个机缘开始我彻底住在山上了。原来想用十年,结果没有想到十年不够,现在已经二十六年了。”樊洲用二十六年实现了山水画的深度探索,并独创性地完成了震动艺术界的“曲线交织”山水。

而在此之前,樊洲四岁便习书法,之后历经各种美术工作并未停止水墨创作。早期一直画花鸟,师从石鲁、康师尧等长安画派前辈。1986年和王西京先生一起创办了西安中国画院,成为正式的国家画家,那年樊洲三十岁,他觉得自己“很幸运”。

那个时候,八五思潮的余波依然汹涌,其实,樊洲也有“参与其中”。那时大量接受西方观点,其实樊洲从1984年的时候已经开始在中国花鸟画上革新了,想走出一条不一样的新路。1987年时新华社出版一本画册《中国画新百家》,一个省选两个人,“陕西省选的是我和罗平安,罗平安的山水很特殊,我的花鸟很特殊。其实那个时候我是走在前面的。”到了2005年,樊洲经过了大量的实验之后才发现“真正高明的东西在中国文化里,整个文化领域比较深邃的精妙的一部分东西,是在中国传统文化里。”于是,樊洲在大量了解西方流派和艺术理论并进行大量实验后,选择回归。同时樊洲认为:中国文化中最重要的是哲学领域。哲学让人们能够了解宇宙人生的真相,中国文化把这个部分讲的很透彻。

虽然樊洲最终选择了回归中国传统,但西方艺术知识和实践成为其后来水墨探索突破的重要武器之一,他以他山之石攻了玉。

爱终南

140x70cm

宣纸水墨



 

2009年的水墨“革命”

2009年,在偶然与必然之间,樊洲创造了“曲线交织法”,实现了水墨“革命”。这个时期重要的代表作便是《山脉、血脉、文脉》《龙蛇舞秦山》《深水静流》《上善若水》等,这些作品均以线为本,摒弃了传统中国画的惯常皴擦等手法。

其实从1984年到2009年,二十几年的时间樊洲都在实验,做各种各样的探索。但是那个时候限于在绘画的视觉图式上和绘画的语言上。到2009他发现了一个领域,“这个领域等于是中国绘画进入当代以后唯一的一个,截止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别人在这层面上有新的革命。我不再表现物体的外在形貌,开始表现物体的内在结构和内在律动,这是一个彻底的革命。”

樊洲认为此“革命”会带给绘画的无限可以延伸的空间,不仅仅用曲线画了一些山水,用曲线还可以画天下万物,重要的是对表现的物体有没有内在的理解。有了内在的理解你才可以用“曲线交织方法”去开拓去延伸,“现在好多人已经开始在模仿这种方式,但是很难继续深入,因为除了曲线交织方法之外,还需要对宇宙人生的了解,进入虚无忘我的境界的能力,还有对音乐的了解等,个体生命和音乐融在一起的时候开合和律动,这种体验你怎么去画?”樊洲现在要做的是要把自己的发现通过让别人能了解的方式,包括文字的描述等去开悟一些人,让他们受到启示逐渐地能够进入。

樊洲并不认为用“曲线交织法”的创作属于抽象作品,“曲线交织法只是一种绘画语言,是一种表述的语言。曲线交织法本身是抽象的,但是它可以在抽象的形式上表现具象的东西,作为一种绘画语言谁都可以用,你接受了曲线交织,你学会了曲线交织,完全可以表达你的内在,表达你的无限的丰富。”但樊洲强调的是用此方法还需要其他的修为才行,“只要画几根线谁都会。”

1992年樊洲开始考察秦岭之后,用六年时间走遍了秦岭的大小山脉,也开始接触佛学和道家思想,慢慢的知道秦岭是中国的龙脉,也知道了要画好山水画一定要和山水朝夕相处,必须住在山里,“之前我们也写生,但我发现那写生只是外在形貌的一点具体形象的搜集,根本不解决问题。所以我慢慢下了决心将终南山作为基地,我要在山水画上有所建树。”于是,20余年的坚守,成就了今天的樊洲。

尤其在2001年的时候,樊洲在翠华山营造了一千八百平的画馆,“东临古龙湫,西靠太乙峰,南望五台山,北接十八盘”,这里也曾是北宋大画家范宽隐居之处。画馆落成后,接待过古琴、太极名家,也举办过批评家年会等有意义的活动,彭德先生也在此写就《西安当当代艺术》一书;批评家朱青生先生见过千百样画馆和工作室,将樊洲画馆称作“天下第一画馆”。衔自然之气接仁者遗风,彭德先生感慨:余看樊洲如看山,会感受到世外桃源之气。

山居多年,除却书画创作,樊洲便是操琴与打太极,这导致其体健神清,多年不曾生病。说到太极,他认为也是一种文化:太极拳作为中国文化的载体,有深和浅不同的层次。只有见到核心的那部分才算是真正在门里。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把自我消失掉和大自然的能量开合融为一体。换句话说学问层面是有限的,如果和大自然融汇之后才可能有这种超然的能力,它是真实存在的。

樊洲一直是音乐发烧友,2005年发现古琴是最能代表中国的乐器,便放下了其他音乐爱好,专攻琴。喜爱弹奏《流水》《沧海龙吟》等曲子,自己也创作了《终南吟》《古意长安》《苏武牧羊》等曲子,古琴同时也启发了其水墨革命“曲线交织法”的诞生。





出山

160x140cm

纸本水墨

 

 

 

2019年之后

樊洲酷爱大型创作,仅曲线交织法便画了2000余幅作品,在国内外举办过多场个展,很大程度上传播了中国艺术。法兰西学院院士莉迪亚.哈兰布尔、德国科布伦茨国立路德维希美术馆馆长贝亚特.埃芬莎特等纷纷撰文写评论,樊洲的艺术具有普世性和现代性,打通了中西方审美共识。

樊洲现在已经进入一个非常轻松的创作状态。虽然说绘画需要理性,比如说画面的平衡、构图等等,但这些不是主要的,一幅画的生成主要来源不是它们,它们只是一个辅助性的。通俗一点说是画家要形成胸无成竹的境界,不需要设计和思考,每一张画都能画成,每张画都不一样,因为不是思考,如果思考调用的全都是你的积累,你的积累再多都是有限的。“现在我画画不是靠积累,积累本身就在潜意识里就会出现,要调动某种能量,这种能量是大自然的创造力。”这听起来有点玄妙,但这是樊洲真实的绘画状态。

纸上啸歌

138x130cm

纸本水墨

 


2019年樊洲会“从曲线交织山水领域进入到另外一个领域,今年会有一个大的改变。”之前在山上住,樊洲发现山水内在的结构,在交织的时候对山水的形象画面上呈现的是山水,今年他觉得会在曲线交织音乐表述的同时,在这种机制下,可能会出现一些其他的形象或者是没有任何形象。“十几天以后我会到台湾展出,其中有三幅是用书法的组合,跟曲线交织的机制是一样的,但是用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形成的抽象绘画。今年肯定会有完全不同的一个创作状态。”

结束语:继“曲线交织”的线山水后,樊洲还会带给水墨界怎样的悸动?这很值得期待。



 

艺术家简介:

樊洲,字龙人,号龙隐。1953年出生。中国文脉的传承者,曲线交织法的开创者。

对中国传统绘画有全面系统地传承研究,对西方艺术理念有广泛了解。自1992年开始,隐居秦岭终南山,以琴拳书画为载体,溯源寻道,深研佛及历代文论经典,实修“知行合一、情景合一、天人合一”中国文化理念,提出“物我相忘,因缘生法”的创作理念。作品有《彩墨山水》《金墨交响》《水墨氤氲》三大系列艺术成果卓著。

2001年在终南山世界地质公园修建樊洲中国画馆,曾在画馆承办“全国美术批评模式研讨会”“图像时代艺术批评研讨会”“当代艺术批评家终南雅集”等活动。画馆停止于2018年。

2010年开始,在法国、加拿大、德国等国家和地区举办个人画展及中国画讲座。2014年由中国文化部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山脉•文脉樊洲山水画艺术展”。

 

 

 

 

相关内容
2017-05-21 11:08:58
2019-01-09 11:24:04
2016-10-09 10:32:11
2017-03-21 14:06:30
2018-11-07 16:24:13
2018-11-07 15:44:43
2018-11-07 15:33:15
2018-11-07 15:26:09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