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作 家 >> 方英文 >> 沣河伊人景色新 >> 阅读

沣河伊人景色新

2018-11-29 11:08:45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方英文

 □方英文

  秦岭七十二峪,我最熟悉的,莫过沣峪。

  这个沣字,陕西之外的人多半不认识。念大学时听老师讲课,说这属于地名字,专此一用。不过现在查字典,发觉这个沣字,实际上被两地使用了。山东淄博有条河,竟也叫沣水。其水亦神,滋养出《聊斋》这等鬼斧神工的天才作品。

  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个沣字,因为它经常出现在大人的谈话中,意味着他们刚从省城回来。真正见识沣字,是16岁那年第一次出西安。当时扒上一辆货运卡车,翻越三座山,出了沣峪口,大平原一下子铺展眼前,顿时没了着落。孩子追随大人逛庙会,突然失联了,就这种惶恐感吧。自小生长在平原里,第一次进山时,又是怎样的感觉呢?

  几十年来,往返沣峪无以计数。而对于沣河,却所知甚微。因为一出沣峪口,路与河就分向前行了。路向偏北直入西安城,河流偏西不知了去处。当然知道最终汇入渭河,但怎么个汇入法,经过了哪些村镇,产生过什么故事,则不甚了了。

  老话说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也不过是读书看资料而已。经查,沣河流域面积虽小,却是中华文明发祥地之一。《诗经》里的不少传世名篇,追根溯源,正是产于此地。西周的沣镐二京,先后建于沣河两岸。孔夫子朝夕念叨要恢复的理想生活,就是沣河流域的遥远往昔。此地是如此肥沃膏腴,后来就肥大了秦始皇一统天下的胃口 …… 一言以蔽之,不到沣河走,不知中国老且久。

  我在西安生活了三十年,早为关中面食所臣服。在我看来,八百里秦川恰如一块巨大笨重、天下无二的锅盔馍。千层锅盔馍是其一种。每一层锅盔又好比一层煎饼,这煎饼来自哪里呢?来自北风吹,黄土高原黄尘来,静静撒落了亿万年,积厚而成秦中自古帝王州。千里做官为了吃穿,皇帝是最大官,选首都于长安,坐锅盔而天下,先图个自己咥美了,再说其他不迟。

  考古学家若读此文,或许笑话我贪吃才有如此比喻——那不是煎饼,那叫文化层啊哥哥!好吧我惭愧,正好借机请教:汉武帝巧引汗血马于上林苑操练骑兵时踏过的路,需要揭起几层煎饼才能看见?玄奘取经出发时走过的路,又在几层之下?无论你如何回答,我都只能感慨汉语里的那个词汇,最是令人唏嘘无奈。这就是尘封二字。黄尘,灰尘,尘土,微小得常常无法看见,却具有掩盖与变形世界的超凡神力!

  历史之谜多被尘封,真相所余无几。只有局部尘封,偶逢幸运被吹解,旧时容颜始放出。比如西咸新区之一的,沣河生态景区。

  秋季的最后一天,气温低,微雨细,著名作家王海兄邀请诸友采个风。先观泾河新城,后瞻沣河生态景区。途中听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沣河流域荒芜污臭,河床沙质好,被采得坑坑洼洼,面目全非。而眼下,确实天也翻来地也覆!

  首先看了无土栽培蔬菜大棚。棚是大得很呢,每天定时,通过管子给蔬菜饮食。接着参观植物园,采集了世界各地的嘉花奇卉,以及稀罕的树类,让人眼界大开。不过最好看的还是沣河韵致,俨然南国的一带清江: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原来在水一方里的水,就是这条沣河水哦!

  环目四顾,未见伊人,倒是有几个垂钓者,选择在落叶覆盖的水面处。清澈水面不遮蔽,鱼儿见人怕上钩。立冬了,岸草却依然翠绿着,鲜嫩着:联秀色于两滩,表缓坡而挺寒;蓝汀紫渚,桨声舟影,银杏黄而枫叶艳。

  大堤上一条猩红的道,蜿蜒伸往林深处。这是专为自行车赛建的,平时供民众游玩消闲。也不一定纯粹散步,尽可以兼带着谈生意,搞恋爱 …… 一爿漂亮古雅的院落,名字叫作“诗经里”,却未及入观,留下几缕遐想:伊人正在梳妆?或是正在烙锅盔馍?不好说的。

  这样一个崭新的好去处,却不用买门票,全然是公益的。我可以负责任地告白天下:无论怎样细致严密的法规,无论如何堂皇高尚的道德教化,都无法比拟美好的环境,更能让人的素养,悄然提升。潜移默化者,莫过美景也。尽管法规与教化,于人类而言,也自然是永不可缺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2018-11-29 11:08:45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