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文 章 >> 醉卧黄里 >> 阅读

醉卧黄里

2018-11-29 11:07:39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张永涛

 □张永涛


  我乃一介马夫,自长安出发,沿丝路,向西域而行。

  初秋晌午,经雍城,过柳林,在饭馆点了一碟腊驴肉,一碗油泼面。透过馆子的窗棂,见街头的碑石上,刻着吏部侍郎裴行俭的诗:“送客亭子头,蜂醉蝶不舞。三阳开国泰,美哉柳林酒。”这是他护送波斯王子回国,路过此地时,老远闻见酒香而发的感叹。这雍城的官老爷,倒是挺会借京官来做代言。

  马车上装满丝绸、茶叶。当然,还捎带一些稀罕的小杂件。我得用这些货物,换取西域的葡萄干、香料,或是长安城高门大户青睐的珠宝。驮回去销售,维持家人的生活。

  伴着风向西,五里坡等着我。此刻,有人牵着牛,早已在坡口等候。我的马被夹在中间,两边各一头牛。它们的主人扬起鞭子,吆喝一声“嘚儿驾……”于是,脚下的砂石与车轮发出“咯吱吱”的声音。这声音告诉我,五里坡急不得,需要牛马合力,慢慢爬。

  付过牛主人小费,彭祖塬红黄相间的秋色闯进我的眼帘,晾经寺的阵阵梵音传入我的双耳。这些,我无暇留恋。天黑前,我得赶到黄里镇。

  雍城与陇州交界的千水,是先秦时期的古物“千沔鼓”石鼓所记载的地方,而黄里镇就在千水岸边。除了得天独厚的自然山水和被前人用脚步踩出的通衢大道,长久以来,黄里稳定的社会秩序、淳朴的民风,更加成就了此地的繁华。

  此刻,夕阳已去。暮烟中,偶有渔船靠岸,百姓人家,炊烟渐起,灯火始明。车马店的柴堆旁,黑狗起身,摇着尾巴,它熟悉从此经过的每支马帮或者驼队,当然,也包括我。老妪坐在门槛上捡着蒲篮里的红辣椒,孩童赶着几只鹅鸭,把时光归栏。

  不知何时,天空飘起零星雨。

  一串悠长的驼铃声,从西边飘然而来。载满西域物品的驼队,和大眼卷发的波斯人,与我不期而遇,一同入住了车马店。晚饭时,那几个波斯人与我互探货物的交易行情,沿途的关卡税务,或者奇闻匪事。同为路人,东西往来,所闻有别,滋味不同,好在今夜有缘相逢。他点千水鱼,我斟柳林酒。庆功也好,消愁也罢,互诉衷肠。席间,有身姿妙曼的波斯女子抱琴起舞。我不解,这大老远出门,怎还带一女子?坐在我对面的波斯男人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说,这是他的女儿,临行前,骑上骆驼就是不肯下来,她说,大唐是她此生最大的向往,她得去看看。

  “大唐盛世,万邦来朝!”波斯人话说得激昂,使油灯的火苗扑闪。瓷盘中的鱼渐消瘦,壶中的酒却溢了桌面。

  我听见窗外雨打叶子的声音,想起长安城郊那年迈体衰的母亲,操持田间灶台的妻子,咿呀学语的幼儿,他们盼我平安出行,满载而归。刚上路,心酸怎就润了我的眼?我只得摆手说,不能再喝了。而端着一盘青菜走来的老板娘说,喝吧,明天道路泥泞,你们都走不了。那就喝,醉了,醒来,别说穷途,也莫道路远,只要心神向往,闭着眼都能走到。波斯人说这话时,已拿不稳酒杯。

  夜深,我做了一个梦:我扬起马鞭绝尘而去。遇见大秦的使者,他们与我传递友好的微笑。我遇见大食国的将军和士兵,他们虽戍守边疆,却多年不曾有战事。我遇见天竺的僧人,他们为我加持、祈福。我还遇见不甘平庸的大唐诗人,他们作诗填词,邀楼兰女子弹唱。我也遇见大唐某个公主,她把农耕文明沿途播撒,为每个行者指引方向。后来,我还遇见风雨阳光,喜乐悲愁,但这些都不在话下。

  这是一千多年前的大唐。至于那趟西域之行,挣得多少银两,我已不记得。但是,黄里的那一夜,是入了我的心髓。

 

相关内容
2018-08-05 10:08:45
2018-07-26 08:52:51
2018-10-21 11:07:13
2018-09-14 09:34:52
2018-08-24 10:43:54
2018-11-29 11:06:36
2018-08-19 15:38:02
2018-08-05 10:10:43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