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文 章 >> 读懂父亲 >> 阅读

读懂父亲

2018-11-29 11:06:36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晓 红

 □晓  红


  一个秋风微拂、薄云残淡的日子,父亲走了。父亲是突发的脑干出血,在医院昏迷了三天,2018年10月6日,安详地走了。落叶归根,是父亲生前的愿望,如今,他和祖父祖母一起安息在故乡的小山坡上。


  父亲出生于长安大峪乡胡刘村,村前有清澈的大峪河流过,村子四周有大片的桃园、柿园、李子园。春季,村庄便掩映在花丛中。父亲的童年和少年时代,过着比较宽裕的生活,那时,祖父在西安“天生园”做掌柜,据记载:1937年,高鹤年先生在西安东大街开办酱园,起名“天生园”,意欲与上海冠生园名店齐名。当年,店里生产鸡蛋糕、麻饼、水晶饼、饼干、面包、桃酥等大众化食品,后来,祖父还在杜曲创办了同德生酱园。


  早年读过私塾的父亲,学过蒙学经典,熟背《三字经》《千字文》《戒子规》。父亲中学上了西安高级中学,父亲那时穿着藏蓝色的学生装,每次回到村庄,都引来邻人羡慕的眼光。父亲曾讲过每天放学后,都会到南门城墙上背书。站在城墙上,可以清晰地看到终南山,大雁从头顶飞过,而父亲就坐在城墙的砖沿上读书、写诗、吹口琴。



  后来考入西安市卫生学校医士班的父亲,毕业后分配到地处咸阳市的陕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儿科工作。刚参加工作时,父亲的工资微薄,每月仅有38元,一年后,父亲作为陕西医疗卫生界的青年代表,到北京参加会议交流,那是父亲年轻时很风光的一件事。小时候家里有一张各族青年在北京前门一带的合影。三年自然灾害时,父亲曾响应事业单位动员,返乡劳动。1963年,在亲友们的共同努力下,父亲重新在长安县细柳医院工作。细柳营是汉代河内郡太守周亚夫屯兵练兵的地方。父亲在细柳医院的工作其实很辛苦,那时值夜班,经常要随病人家属走十几里的夜路出诊,手电筒和自行车成了父亲必备的工具,有时看完病人返回医院,已是黎明。



  童年里,因为父母工作忙,又两地分居,我们姊妹在学龄前都随祖父祖母在胡刘村生活。山村土地贫瘠,每年春季青黄不接时,父亲都要为全家的口粮发愁,为此,他当掉了能当的一切,包括心爱的二胡。在一个饥荒年,父亲当掉了毛皮大衣,在细柳镇周边换了满满两口袋玉米,用自行车推了八十多里路,掌灯时分,父亲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胡刘村,当时,村里数家已断了炊烟,闻知父亲换回玉米,东家来借一碗,西家来借一瓢,大家互帮互助,一起度过了饥荒。



  小时候逢年过节回老家,父亲的包里总要带上听诊器,每次听闻父亲回来了,便有村人登门求医问诊,父亲的处方和钢笔也是随身带的。有时也有乡亲上门请父亲去家里诊治,光线昏暗的土坯房里,炕上躺着一位形容枯槁的老妪,父亲站在炕沿边上望闻问切。来年夏日,回乡再看到病愈的老者,听病人说感谢的话,“几毛钱,几片药,病好了”,父亲的表情特别舒朗。



  1979年,父亲工作调动到地处咸阳的西北国棉一厂医院,这是一个拥有几万人的大型国营棉纺织厂,医院每天的就诊量特别大。父亲的门诊室在一排平房的中间,窗子临着厂区主干道,每次下晚自习,走过窗外,都能看到父亲被病人围得满满的。炎热夏日,父亲的白大褂后面被汗水浸湿,他依旧一丝不苟地询问病情、低头开处方。父亲对医院的各种规定特别敬畏,我们姐妹们生病用药,都是按厂子弟的医疗规定付费取药,我生孩子“坐月子”期间,孩子急性腹泻,我爱人去医院找父亲开药,他不知道挂号窗口领取的处方联有区别,拿给父亲开药时,父亲看了一眼,脸平平地说“去换成自费单子”。



  父亲在世的最后几年,严重失忆,走在街道上找不见回家的路,我们给手机做了定位捆绑,通过手机提醒他走丢时,打车回家,想尽了各种定位的办法,用了许多的电子随身设备。但父亲在家人不注意的片刻仍会随意出门,无意识地向着一个方向一直走下去。那几年寻找丢失的父亲,是我们过一段时间必定重复的生活项目。父亲独自走失的日子,不知道那些漫长的夜晚,他是怎样熬过的,这些都是未解之谜。每次找回走失的父亲,他都说自己晚上在家的,对于前面发生的事情完全失忆。



  这期间,我们遇到了许多好人,每次发的寻人启事,都有朋友大量转发微信圈。有一次父亲在西大街走失,在街口长时间徘徊,被一位大姐发现,猜测父亲是失忆,从父亲的口袋里找到电话本,打通电话告知我后,一直耐心守候父亲。另有一次,迷失的父亲深夜下意识地挡了出租车,司机大哥听清了地址,虽然父亲身上没有钱,也依然将他送回家。这些年,每次父亲走失,我在寻找父亲的路上,都祈祷父亲能在茫茫无助时遇到热心善良的好人,期盼父亲走失的方向是往城里走,而非顺着环山路走向深山老林。城里人多,冬天里总能有取暖的角落,可以等待白昼的到来。感谢那些曾经给予父亲帮助的陌生的好心人。



  今年国庆节放假,我们一起回家看父亲,10月2日与父亲一起吃午饭,父亲饮食正常,还喝了一两多白酒。10月3日,听母亲讲,父亲忽而要洗澡、理发。10月6日,父亲走时,是干干净净走的。



  父亲一生,与世无争、与人为善、宽厚待人、少言寡语,以宽容和谦让避免争吵,延长生命的有效时间。沉默是和谐之金,人一生中有多少争吵都是无谓的,既浪费时间,也伤害感情。父亲一生从未骂过人,也从不跟人吵架,或者说他不会与人争执。遇到矛盾时,只会一个人生闷气。这种软弱和退让有时让人感到非常的“不爽”,我曾问过父亲,别人欺负你,为什么不抗争?父亲的回答是:从小家教严,不会骂人。其实在父亲隐忍的生活里,包含着对生命的崇敬和无奈,正如郑板桥笔下的细竿小叶竹,在柔弱中依旧高风亮节,清雅孤傲,为生命而坚守。


  父亲去世后,村里前来吊唁的人排起长队,乡亲们谈论着父亲早年给予的帮助和治疗,许多都是未曾听闻的父亲的故事。讲到动情处,有乡亲落下热泪,身为医生的父亲,在其平凡的一生中,为普通人做了许多普通的事,这大约就是平凡的伟大。父亲是一本书,当他逝去之后,我们才读懂。

 

相关内容
2018-10-19 08:58:18
2018-09-21 09:51:55
2018-12-16 11:06:45
2018-08-26 14:17:56
2018-12-13 11:02:24
2018-08-05 10:08:45
2018-07-26 08:52:51
2018-10-21 11:07:13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