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樊 洲 >> 评论报道 >> 万物有灵 >> 阅读

万物有灵

2018-11-07 15:26:52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宋轶华
文/宋轶华

樊洲先生是一位很敬事的艺术家。自我到画馆后观察来看,除非有客造访,每日里早起后除去吃饭时间至睡觉前,几乎都处于创作的状态之中。但偶时吃完早餐,若时间还早,而且又不是很忙的情况下,樊洲先生则会与我或坐立于画馆门前,或就于客厅茶桌边,品茶聊天享受一下空闲。
樊洲先生除了中国书画境界极高外,对古琴、音律、太极拳、佛、道、传统文化也都有所涉及,而且造诣极高。因此与樊洲先生聊天就不会出现闲聊的状况。只要有时间的话,我是很喜欢跟樊洲先生聊聊的,除了能解决我一些对艺术方面的疑惑之外,也会言及其它领域的一些话题,同样令我收获不小。
在吃饭时,或在品茶中或是平日里一些小事,都有可能引发樊洲先生说一些没来由的言语,而这些简单看似没来由的话又蕴含着很深的意义,不由得令人回味,而我为了弄明白其中深意,则会立刻向樊洲先生请教。我与樊洲先生的聊天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开始的。
一日,在饭后品茶之时,我无意中讲到茶叶种类繁多,什么青茶、红茶、普洱、白茶,人因众口难调喜欢的口味也不同,于是对于茶叶的定位也就有了高低品级之分,并且为此争论不休。
樊洲先生听后则说道:“平时我们讲悟道,其实悟道就在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喝茶也是悟道。就拿茶叶来说,茶本身是很完整的一个概念,放入杯中,沸水泡之,然后当我们不同的人喝入口中之后,就会因为个人的喜好而品之高下,论之好坏。有人认为好,有人认为坏,茶叶本质其实没有变,因为不同的人品之,也就相当于赋予了茶叶不同的观念,一旦个人的观念介入后,那么茶这个概念也就不完整了。其实不管茶叶也好,万物也好,我们都可称这些事物为假象。无论什么事物,这件事物是好事还是坏事全在于你怎么认识。事物本身很完整,但是人的头脑一经介入,观念一经介入,并且被你认可,那马上就会变为妄想,事物也就不完整了。所以说悟道者也就在于面对事物不下定义,不分别,不介入,作为旁观者看着,那么一切就是完整的。”
我听后点点头说:“看来悟道实修,不在于读多少佛道经书,也不在于入世出世,其实很多佛道经典讲的道理就在我们身边,就看我们怎么去发现。就如曹雪芹说过的那句话,世事洞明皆学问。”
“曹雪芹,那可不是一般人物,非常了不起的。”樊洲先生讲道“红楼梦写的多经典,尤其那‘好了歌’,言语简单,却蕴含人世多少痴迷虚幻,世人却还为此执迷不悟。若非对佛学,道学得悟很深,是很难写出如此简洁又高深的言语。若不是对佛学,道学,还有诸子百家,社会人情各个层面的融会贯通,加之他坎坷的身世经历等是写不出这么经典的东西来的!”
“其实有一个东西,我一直认为是悟道的必要条件。”先生在我思索的时候喝口茶,又说到。
“这个东西是在我实修的过程自己领悟到的。” 樊洲先生考虑片刻又言到:“人实修悟道必须了解最富贵的,最权威的也就是最上层的这个阶层,又必须了解最低下的阶层。若把这两个极端阶层了解了,中间这个过程可以省略很多,若只在中间这个地方停留,那结果可能只会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悟不到。”
说到这些,樊洲先生讲起自己过去的一些经历。
“曾经因机缘巧合,应中央办公厅邀请去北京住了一段时间。借此机缘就了解了国家领导人平时的生活和办公等情况。其实并非像咱们民间所想象的那样神秘高贵,每日生活也是很累,而且没有多少自由活动空间。这对我而言是一个契机,对中国目前最上层的生活做了一个了解。1992年因进山社教进住翠华山当时的小山村,就是现在画馆对面山沟下的村子,了解到当时最底层最下层的人民生活状况,当时这村里一家7、8口人,一年收入也就300元左右,学生连一年 18块钱的学费都交不起。对这一层次也有了很深的了解。同年在深圳有人请我吃一餐饭花了一万二。在这最高层和最下层两级之间得到了一个了解领悟人生和实修悟道的契机。”
“为何很多人一心想修习,总是达不到境界,因为只待在城市中,每天只是都市的生活,了解的都是民众的日子,如此想悟道是不行的。就算出世到深山里居住修行,一样是不行的,即使在深山居住上一百年也不行。”
我说:“照此意,有了俯视和仰视这对立的极端后,中间就可完全忽略么?”
樊先生回答说:“最高层最低层,我们可称为两极,两极之间的张力,是生活在中间层次永远无法体会得到的,在两级的点上其实就是一线之隔,古时候的皇帝权力最高,但是过了这个线马上就变为阶下囚,甚至连一般人都不如。中间这个层次属于比较安逸的,尤其中等偏下点这个层次是最安全的,追求的只是吃饱穿暖,因此对生存的感悟也就最少。想要透彻了解人生,一定要在这两极之间生存过,或去过这两极,至少也要知道这两极的情况,哪怕只是理论上知道也可以。因为不是人人有这种体验的际遇,但至少要见过听过。”
我思索半天后说:“释迦摩尼的际遇似可证明这个理论!释迦摩尼悟道前是北印度迦毗罗卫城净饭王之太子,悟道后游历世间,化缘度日,似此可说明这问题。”
…………
此时几泡铁观音喝完,樊先生似还不尽兴,于是改泡红茶继续品。在泡茶的同时,樊洲先生兴致很高的又对我讲:“去北京,还遇到比较稀奇的事情,当时在北京去参观纪晓岚故居,纪晓岚同曹雪芹一样也是一个非凡的人物,受皇上委派负责编纂四库全书,你想想既然编纂四库全书,那至少他是个饱览群书的人。我在他的故居就遇到一件奇事,就是看到纪晓岚当年为他死去的夫人亲手所植之海棠树,经过这么多年已经长成参天大树,我们都知道,海棠很少能长到如此高大的。纪晓岚夫人死后,纪晓岚一生未有再娶,那么栽植这个海棠树的时候是寄托了他太多的感情心力。我去的时候是冬天,北京的冬天是很冷的,可奇怪的是这可海棠树挂着满树的果子竟然一个不落,其他去的人有没有注意这件事我不知道,但我当时觉得很匪夷所思。因为纪晓岚这个人,我以前是比较崇拜的,他的学问见识在当朝中是属于上乘的。但是他自己一生却不著书,不著书的原因是什么呢?据他自己讲是因为看的书太多了,天下的道理古人已经说尽,再写也只是换个方式重述古人的道理而已。纪晓岚一生唯一的著作是别人给他编的《阅微草堂笔记》,其内容是记录他本人梦中的事,亲朋好友对他讲述的事,有点像《聊斋》,写的鬼神梦幻故事,但是又与《聊斋》不同,《聊斋》是文学性的而他是记事性的,用不同的方式来把这些梦幻的事写出来。纪晓岚是这么样的一个怪人,而他为寄托亡妻所种的海棠树到了冬季还不落果,也很奇怪。其它年份冬天还有没有果子咱没去过当然不知道,但我去的那年就是奇怪的挂了满树果子,很不可思议。”
“人自认为万物之灵,这只是一些自负愚蠢的人,自以为是的想法,其实万物也有灵性,只是很多人不愿去承认这点。”我喝口茶讲出自己的想法。
樊洲先生说:“说起万物有灵,我又想起咱们画馆后面太乙主峰上,快到山顶哪里有一颗两人合抱不过来的松树,也有灵性。都说人活脸,树活皮。树没皮了就会枯死,但这颗松树以前从根部往上至一人多高处,不知被哪里的人把树皮全部扒掉了,露出白森森的树干。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棵树居然一直也没死,活的好好的,到现在还一直郁郁葱葱。”
树没皮了还能活,实在是令我惊讶不已,完全违背了植物学的常理,但大千世界,苍生造化又岂是我们小小的人类能够参悟透的。
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这些有趣的事情,不知不觉竟已过了两个多小时,于是我又说道:“喝茶真是最好的休闲活动,不知不觉时间过得也快了。”
樊洲先生讲:“喝茶的地方其实是最祥和的,不管是家里或者茶馆,在任何场所都有因为矛盾吵架的人,但是在喝茶的地方就不会发生吵架的事情。”
我想了想,咦,还真是。从没见过人在品茶的时候吵架。
接着樊先生又说:“你看桌上茶海里的几只茶宠貔貅,刚来的时候,这几只貔貅表情很凶,养了几年后现在你看,这几只貔貅的表情就像是在笑。”
我喝了口茶,笑了笑不置可否。但心里明白樊洲先生话里所表达的意思。这几只貔貅是紫砂材质塑造的,表情根本不会有何变化。就如同万事万物的本质一样,本质根本不会变,貔貅表情的凶与笑完全在于看到它的人的眼光。若人心充满焦躁、凶恶看到的貔貅自然就是凶相;若是一个内心向善,平稳祥和的人去看,自然看到的就是笑脸相迎的貔貅。
正所谓:
心恶看一切皆恶
心善看万般皆善
世间一切的善恶,本就是假象,结果只在于心境。



相关内容
2018-11-07 15:15:47
2018-11-07 15:09:27
2018-11-07 15:01:50
2017-12-16 17:21:27
2018-11-07 14:58:28
2018-11-07 14:54:42
2018-11-07 14:50:27
2018-11-07 09:39:53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