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樊 洲 >> 评论报道 >> 终南夜雨 >> 阅读

终南夜雨

2018-11-07 15:22:51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宋轶华
文/宋轶华

又一次从寂静黑暗的夜中醒来,不用看表我也知道离天明还早。山中的夜是极其安静的,致使人的睡眠十分充足,但是冷冷的空气还是令我不想立即起床,慵懒的伸展下沉睡一夜有些僵硬的腿和腰,缱绻地窝在床上,黑暗中面露笑容,舒服的享受这寂静的时刻。
忽然听到窗外传来声响,似缓缓的潮汐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如泣如诉。竖起耳朵赶忙仔细倾听,天哪竟然是雨下了一夜,此时还在淅淅沥沥滴个不停,山风拂过山谷、树木、灌木、杂草,使窗外形成哗哗的如大海潮水般声音。而湿漉漉的树叶又因承载不了太多的雨水,纷纷相互摩擦,叶面上存积的一点点多余雨水就纷纷落下,打在岩石上,低处的阔叶上,使本来的蒙蒙细雨,也产生了一阵紧似一阵如阵雨般的效果。此刻睡意全无,索性穿衣起来,披件厚衣服走到室外,感受扑面而来的湿润空气,中间夹杂着泥土和草叶的香气,闻着十分舒服。仰望夜空,苍穹呈现出墨蓝墨蓝的颜色,借着窗户透出微弱柔和的灯光,使附近的岩石、树木、小草勾勒出道道轮廓。低落在树叶和巨石上的雨声,更衬映出山中夜晚的万籁俱寂。
我是非常喜欢下雨的,在都市中也一样。尤其是连绵阴雨,下上几天甚至十几天是我一点也不反感。很多人也喜欢雨天,认为它似乎是最佳的催眠曲。下雨天,天气凉爽,睡觉格外的酣甜、舒坦。这是真的。但我不是,雨天我是舍不得睡觉的。喜欢也不是因为雨天特有的情调,或者听滴答的雨声,就只是喜欢那下不完的雨天。为什么,我说不明白。总觉得雨天的世界是另外一番景象,跟都市纷纷扰扰的世界很远很远。如今居于山中,这雨中清静的世界,更是让我着迷。若按照佛家来讲:应该是欢喜心吧,动动了痴戒,对于修心来说也是一种忌讳,但我对于雨天的境界实在是没有抵抗力,管他呢。此情此景,此时的境界,胜似修心吧。雨越大越好。
此时,站在窗外痴痴的听着山中的雨声。看着墨蓝的苍穹渐渐褪色,东方逐渐亮起,云雾氤氲慢慢笼罩了远处的大山,笼罩了左右的山石树木,最后笼罩了整个画馆。今天将迎来一个寂静的早晨,没有鸟声,没有虫鸣。但是天地间的一切却变得如此雄伟,天地大山相接如此紧密!呈现出一种久远永恒的美。
不知站了多久,东方欲晓天空又亮起几分,眼睛也能朦胧看到所有的山、树、都在淡淡的雾气中,尤其是远处的太乙峰,更是被层层云雾环绕。随着天亮的加速,雨点又大了起来,温度又降低了几分,而太乙主峰山顶此时的云雾也越积越厚,越堆越浓。正当我惊叹于这道难得一见的自然美景之时,山顶的云层终因承载不了自身的重量,在我一脸的惊愕中,从主峰最高处如雪崩般顺着笔直山崖直接崩塌下来,在我脸上的表情从惊愕转为惊叹的同时,“雪崩”已经落到山脚,然后四散开来,如灰尘般四处弥漫,半分钟后,我,还有我身后的画馆就被更浓密的云雾所笼罩,而雨像是助威般哗啦哗啦更大了。山顶的云雾似无穷无尽,如江河决堤般滚滚倾斜而下,在低处云雾越堆越厚,身边的树木,巨石看到的竟然只剩下一个模糊的黑色影子。
看着这生平仅见的雨中云雾崩塌奇景,脑子一片空白。心彻底被震撼到无以复加,这已经不是可以用言语文字来形容的。
在思想短暂的停滞后,忽然从眼前的奇景中清醒过来,我此处站的地方太低了,云雾越来越大,已经根本无法看清眼前的景象。于是转身飞快的直奔画馆北面,哪里独独矗立着一处高大的巨石,犹如一处山峰,也是画馆四周唯一的最高点,曾经也爬上去过两次看风景,主峰与巨石之间的风景可以一览无余。现在也只有那里能更好的观此奇景了。
顾不得湿滑,借着蒙蒙的微光,直奔石下,手脚并用爬了上去。转身回头。远处的太乙峰也只剩山顶一个轮廓,主峰上的云河还在不断往低处倾泄,主峰与巨石之间的深谷已经被白云灌满,连近在咫尺的画馆也已经被云雾包裹模糊不清。眼前看到只是一片波涛滚滚的白色的汪洋。此处的云海绝不是在飞机上穿过云层后向下看到的犹如莽莽雪原般静态的云海,也不似黄山那如涓涓溪流缓缓变换流动洋溢着祥和温情气息的云海,而是真如狂风下的大海一般在翻滚,在澎湃,在怒吼……看着翻腾的云海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微微地颤抖起来。因雨水打在身上的冷,因被震撼的激动,还有内心忽然对自然升起莫名的敬畏和恐惧,很多难以说清楚的情绪夹杂一起。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叹服于宇宙苍生的造化并对其顶礼膜拜外,实再已无它法以表内心之敬畏之情。
看着看着,仿佛脚下的尘世都已被云海弥漫,曾经看云都是仰观,哪有像今日般竟是置身其中自己如在仙境踏云而立。远处数点模糊的青峰,就成了海中半沉半浮的岛屿,教人有出尘之想,既高逸又清绝。心如被洗涤过的一样,置于这般透明的云海中蠢蠢欲动,在此刻真想一苇渡去,又何须一衣一钵。人其实毋须苦于参佛悟禅,这宇宙!这人间!这自然间所有的样相!无一不是人心一面可鉴的明镜,也是一本万古不废可供我们摹临的碑帖,只由的人心境能否容纳的下这世事白云苍狗,云烟的变换。



相关内容
2016-12-01 09:14:39
2016-10-09 10:32:11
2018-11-07 16:29:08
2018-11-07 16:20:43
2018-11-07 15:36:22
2018-11-07 15:27:47
2018-11-07 15:24:33
2018-11-07 15:20:11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