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樊 洲 >> 评论报道 >> 画馆的邻居 >> 阅读

画馆的邻居

2018-11-07 15:21:53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宋轶华
文/宋轶华


樊洲中国画馆,虽然地处终南山深处,太乙峰脚下,但邻居却不少。邻居只是比邻而居,不是城市那种隔壁或者对门。
说邻居不少,这意思是除了人的邻居以外,还有别的邻居。
画馆是山的邻居。
画馆是竹的邻居。
画馆是树的邻居。
画馆是石头的邻居。
画馆是野花的邻居。
画馆是野葡萄的邻居。
当然还有不少的邻居,不能一一说出来了,说出来就有摆阔的嫌疑。
画馆是蜘蛛的邻居,蜘蛛咋听起来蛮可怕的,但古人对蜘蛛却颇多赞誉,比如你正在吃饭,突然从房顶上掉下个蜘蛛到餐桌上,这叫“喜从天降”,抬头看见一只蜘蛛正在房角结网,这叫“抬头见喜”。这些景象不是人人随时在家都能遇到的,我在画馆天天吃饭,也没见有个蜘蛛突然掉到菜盘子里。蜘蛛身负着“喜”的光环,大摇大摆的随意住进他们想住的任何地方。画馆几乎每个角落,每个房间都有他们的身影,说是邻居其实我看更像是房客,好在主人樊洲好客,也不介意。不过蜘蛛这邻居还挺厚道,也不免费居住,会把讨扰屋内主人的蚊子、苍蝇,和想对主人下手的虫虫一一处理,让主人住的很是自在。唯一缺点就是不爱干净,弄得房间角落经常发现他吃过的剩菜剩饭,还有住过的生活垃圾。
画馆有一个大家族的邻居,这个大家族各种肤色,各种体型的都有,这就是蚂蚁邻居。其实来到画馆后据我观察,应该说不算是邻居,该是一家子才对。这一家子邻居比我住进画馆的时间要早的多也长久的多,说是一家子应该是我客气了,某方面讲应该算是画馆的主人才是。其实,这也是蚂蚁他们几家很理所应当不请自来的,好像画馆建好后,也应该叫他们免费居住似的,住就住吧,仗着主人好客,也没多加反对。不过蚂蚁可真是比蜘蛛更为大方的一个民族,不仅住了,而且爱住哪儿就搬到哪里,反正一家人,用不着客气。最后终于搬进了画馆的高级饭店,厨房顶上。但是蚂蚁的子孙教养不好,住久了就开始搞起破坏,把厨房顶中间的隔热板,咬的细细碎碎的,掉的厨房地上,水池,厨具上全是白色粉末而且极难清理,搞得王阿姨十分恼火。她就没主人那么好说话了,于是大开杀戒,灭害灵连续招呼了一周。这一家子,后来不知道是搬走了,还是被灭了全族,目前看着是消停了下来。
如果对蚂蚁不怎么讨厌,有几家蚂蚁邻居也不坏,又是无聊了到门口松树地下,看蚂蚁上树,看上个一天半天,就是子虚上人了。“松下问蚂蚁,言吾抓虫去。只在此树中,叶深不知处。”境界马上就出来了。
画馆是松鼠的邻居,这也是画馆一群最可爱的邻居,与画馆比邻而居,却从不交集,和谐相处。依我看,画馆四周,松鼠这邻居不止一家子,应该是有四五家子才对。有时在画馆四周散步,这些家伙就会躲在石头后面,或者小树枝上不好意思的偷看你,胆大的就会站直了身子瞅你。有时在一块平整的石头上坐下来,晒晒太阳,不知从哪就会冲过来一只比较强壮的冲着你的鞋就是一口,然后迅速跑开几米远,回过头来:“吱、吱、吱”乱叫,显得很是气愤,这才发现,原来没经过允许坐人家家门口了。
后来我发现这是个即胆小又脾气暴躁的民族而且非常好战。虽然与人的邻居秋毫无犯,肯定是因为打不过,偶尔还能捞些好处,我就给他们吃过花生。但松鼠几个家族之间每日都会发生些外交纠纷,或为一块石头,或者为了抢夺一颗松树,一个石洞。有时只是口舌之争,有时却是大打出手,更甚者几家子打群架,画馆门口的小坡上到处是他们乱窜的身影。
虽然我觉得松鼠蛮可爱的,但画馆的“得道老狗”贝贝却不这么认为,天生仿佛看这些家伙不顺眼,每次见到,非要撵的这些个邻居无影无踪才肯罢休,久而久之,这些松鼠也掌握了贝贝不能上树爬高的死穴,于是只要看到贝贝追来,就不紧不慢的爬上大石块或者窜上树,然后回头冲着贝贝,吱吱乱叫着嘲笑示威,像是在说:有本事你上来。而贝贝总会恼火的抬起头来冲着这些家伙一阵对叫,却也无可奈何,最后只能悻悻离开。这情况犹如我们小时候一群顽皮的孩童,合起伙来故意在一脾气古怪的老头家门口捣乱,惹得主人出来,又骂又叫,却怎么也追不上,一群孩子则在安全的距离范围停下来,挑衅着又叫又笑。幸而贝贝这条得道老狗很快就想明了其中关节,一段时间后就只是象征性的追两下叫几声完事,只要这些讨厌的家伙不再眼前晃,也懒得管那么许多了。
话说画馆的邻居之多,那是别的地方不能比的,画馆还有一个邻居,这家伙是松鼠的远亲,口碑就不怎么好了,这是个贼邻居,一个夜间行动的邻居,老鼠。这家邻居谨小慎微,白天从不出门,晚上也是难见其踪,可能跟千百年来的祖训有关,小心使得万年船,不然这家子也活不到今天了。
刚住到画馆的时候,也没见这家邻居有什么不妥,但最近一半月以来发现贼性难改,终于对自己邻居下手了,先是几只小的,过来偷偷摸摸,因为技术不过关全部被抓,这几日大的出动了,我住的地方距离厨房比较近,夜晚经常能听到这些贼偷鸡摸狗的声音,于是我连续几晚起来抓贼,不过这些贼毕竟是老手了,连续几天下来一无所获,乃至到现在与这些贼邻居的斗争还在继续中。
据樊洲先生讲,画馆附近还有个蛇邻居,这是画馆多年的老邻居了,一向处事比较低调,跟他的远房亲戚作为图腾的龙的性格相似,属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类型,一年也难见上一两面。不过邻居做久了,再不怎么联系,偶尔串门还是有的,但这位邻居不爱说话,串门也不会事先打招呼,有时当主人一觉醒来,他就默默的在你旁边,着实会吓人一跳,或是在屋里旁若无人游荡,当你从惊愕中反映过来,准备寻找他招呼的时候,这位邻居也许是觉得冒然造访很不好意思,毕竟这么多年邻居了要留些体面的,已经不声不响的离开画馆,可能几个月后在画馆附近某个地方散步的时候,不经意才又会与这位神秘的邻居见上一面。
画馆最主要的邻居还是树这么一家子,馆前屋后,左右全部是树。只要选择了树这一家子邻居,那就不得了了。那一定是要失眠了,因为树这一家子,又住了不少鸟的家族,那么画馆直接就是布谷鸟的邻居,野八哥鸟的邻居,喜鹊鸟的邻居,画眉鸟的邻居。大的小的各种鸟做邻居,应该都知道,鸟最会吵,是最爱辩论的民族。除了爱辩论,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鸟都患有先天失眠症,所以睡不着,起的特别早,因此会吵的人无法晨睡到自然醒,如果是喜欢睡懒觉的人,那真是要疯了。


相关内容
2018-11-07 16:24:13
2018-11-07 15:44:43
2018-11-07 15:33:15
2018-11-07 15:26:09
2018-11-07 15:21:53
2018-11-07 15:18:39
2018-11-07 15:14:41
2018-11-07 15:06:35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