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文 章 >> 夜走蓝田 >> 阅读

夜走蓝田

2018-10-11 10:36:37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王仲生
    □王仲生

  盛夏的一个黄昏,我们去白鹿原。

  向力把车开到了白鹿原西北角,西蒋村。

  这里是忠实的故里。他的散文名篇《原下的日子》就是写他晚年住在这里的一段生活。而巨著《白鹿原》更是在他的老屋写就。我们在忠实的旧居前,静静地待着。

  那年,忠实邀我们一行造访他原下的老屋。他陪我们漫步灞河滩,讲他当年如何夜以继日地领着大伙修筑灞河河堤。他当时是工地总指挥、公社副书记。他笑着说:“年轻,不知道累,真是没明没黑地连轴转!”他沉浸在往事的回忆里。手里的雪茄随着手臂挥动,一明一灭。

  我老伴一个劲儿地东瞅瞅,西看看。忠实笑了:“李老师,寻啥呢?得是又想挖野菜了?”

  匡燮、薇林和我都笑了,忠实自己也笑了。惊起了一群大雁,蹿向蓝天。

  这些似乎都是昨天的事。

  那时,门前一方新竹,才筷子粗细,妩媚在春阳里。如今,竹子已经粗过茶盅,高过屋檐,郁郁成林了。

  “陈老师答应过我,让我挖他几株竹子的。”向力自言自语。“还能挖吗?”他自问自答:“挖不成了!”一腔惆怅。

  大家一时无语。

  忠实呢?他还会笑吟吟,开门迎接我们吗?

  老伴吟成四句:

  老屋依旧夕照中,灞水长流情意浓;

  主人已去桃花源,绿竹门前影留空。

  她一边构思,一边念。唯竹叶簌簌,大地无声。

  灞水西流,车往东行。不时看见,小儿戏水河滩,白鹭翻飞在绿树丛中。

  到了芸阁书院。芸阁书院坐落在白鹿原民俗村北端,东临灞河。对岸,蓝田县城,高楼一片。暮色依稀里,秦岭静穆。

  芸阁书院,牛兆濂先生建于清末,名重西北,乃至全国。近几年,迁到这个新址。

  广场宽敞,青砖与竖立的灰瓦铺地。白墙上,刚刷上的吕氏乡约名句,红艳艳地闪耀在夕阳中。

  书院是仿清建筑,砖木结构,古朴典雅。

  牛兆濂先生手书门匾,是仿制的,蓝底金字,楷书,端正里自有遒劲之气。

  室内装修,中西合璧。采光照明,相当讲究。陈设、布局处,可见“用心”。简明、精当,突显了牛先生生平与卓越贡献。

  先生晚年的一帧照片,让我们久久伫立。

  那年,审《牛兆濂文集》稿,我就注意到了扉页的这帧照片。现在,放大了,看得更亲切,感受也就多了。

  先生那一双浓眉下的大眼睛,咄咄逼人,直视着你,审问着你。那狠劲,似容不得半点虚假和丑恶。

  心头闪过柳青的眼睛,一样的犀利,洞察一切的犀利。

  那是1976年春天的一个上午,柳青与我有了第一次握手。略有不同的是,柳青的瞳仁,似有黄色的晕圈。

  忠实的眼睛是牛先生的翻版吗?狠劲里透着冷峻和坚执,显得更大更明亮。

  忠实生前曾手书牛兆濂先生登华山的一首诗,云尺长卷,悬挂在展厅,引人注目。书云:

  踏破白云万千重,仰天池上水溶溶。

  横空大气排山去,砥柱人间是此峰。

  这首诗是牛先生的自我期许,忠实很喜欢,挪用在了《白鹿原》主人公朱先生身上。

  朱先生是《白鹿原》唯一有完整原型的人物。这个原型,不是别人,正是牛兆濂。“牛”字加一“人”字为“朱”也,用心良苦。

  忠实对我说过,他老家西蒋村隔一条灞河,正对面就是牛先生故里:华胥新街。天晴朗时,对岸的人五官都能看清。他是听着牛先生神奇传说长大的。先生逝世于1937年,忠实迟5年出生。

  八尺巨匾吸引了我们。

  先生辞世周年,学生们为悼念先生,集资赠送的。楠木。颜体“薪传邹鲁”,是说孔孟之学,如薪传火,光照后人。署名者中有朝鲜,以国名代人名,谦虚也。

  1938年的匾,整整80年了,光泽如新。

  向力说,长久以来,此匾被人当作床板使用,几易其主,完好无损。历经抗日、土改、文革以及商品狂潮,安然无恙,实是一个“奇迹”。

  还有近年出土的牛先生父亲坟茔中的一块墓志铭,镌刻着父辈那一代人的族系名单。挖掘时不慎断为两截,所幸无碍于碑体的完整和文字的识别。这与牛先生对自己墓穴的安排恰成对照。

  牛先生为关学最后一位传人,关中大儒。芸阁书院的恢复,正当其时,它还会进一步充实完善。

  白鹿原东南一隅,我们在农家乐进晚餐。

  这是一块突出的高地。凉风一阵一阵吹来。美茹说:“这哪是三伏天,这是秋天的风啊!”

  深蓝色天幕,如平静的大海。一轮圆月,金黄,嵌在高空。渐渐地变黄,变淡,白色染亮了它。一颗星,闪亮在月旁,是忠诚的伴侣,依偎在夜的长空。

  在城市的水泥丛林里讨生活,月亮成了久违的朋友,此刻,我们邂逅在白鹿原上。“重逢”成了今夜的酒。今夕何夕?农历六月十六。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果真如是。

  远山沉睡。点点白光,闪在半山腰,该是夜的眼。

  俯首脚下:蓝田县城灿烂如白昼。

  灞河两岸,沿河大道,车,川流不息。总让人疑心,那不是车,是游船在河面走。

  灞河被灯光照耀,如一面巨大的反光镜,分不清镜内镜外的分界线在哪里。

  城区被一片黑色包围,如光的岛,光的海。白色发光体,一座连着一座,如玉莲竞相开放。高层建筑或圆柱体,或方柱形,或古罗马石柱组成的转盘,通体透亮,如水母沉浮在光的海洋,灯的海洋。

  点缀其间的是形色不一的小高层,红、黄、蓝、绿,是梅,是菊,是勿忘我,是玫瑰?

  光色变幻。时代的变迁,呼之欲出。

  归程中,我老伴说:“咱们不是要看向力盖新居的工地么?怎么没看成?”

  向力笑笑说:留一份遗憾也好。

  老伴又吟一首小诗,纪行:

  酷暑夜坐观景台,小饮凉风习习来。

  遥望蓝关古驿道,云横秦岭月徘徊。
相关内容
2018-10-21 11:09:32
2018-10-11 10:36:37
2018-09-30 10:21:44
2018-09-25 08:37:55
2018-09-14 09:40:47
2018-11-30 10:25:45
2018-08-21 09:04:02
2018-11-29 11:07:39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