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文 章 >> 恩 师 >> 阅读

恩 师

2018-09-25 08:37:55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张耀富
 第34个教师节“师生情故事”征文优秀作品选登

  去年10月下旬的一下,接到恩师赵思恭先生从西安家里打来的电话,说他很想我,让有空携妻和小孙女进城一见。那微颤的声息里带着几分苍凉。我突然莫名地预感到一种不祥之兆——先生年近八旬,垂垂老矣,几年前老伴病故,孤身一人,又患了癌症,想必我时时为之担怕的时日逼近了么?我顿觉愧疚;好久没有看望先生了!眼下又七事八事难以脱身,直拖到半个月后才打电话给先生,想约定次日看他。回电话的是个陌生女人的声音:“赵先生11月13日去世了;丧事办得很简单,没有告知生前好友。”我一下子惊呆了,悲悔莫及——先生怎么走得如此匆匆;我怎么糊涂得不能满足先生临终前想见我一面的小小心愿!我凄然呆坐着,如潮往事伴着无尽悲哀一齐涌上心头……

  先生是陕西华县人。解放前毕业于西安师专中文科,一生从事教学工作。1956年从凤翔师范调长安师范任教。是年,我正在该校读一年级,有幸做了先生的弟子。先生过了而立之年,瘦高个,微驼背,一身不平整的平布中山服,两个裤管一高一低,看上去像是近乎50年纪的人。说实在的,那形象令我们颇感失望。先生开讲的第一课是关汉卿的《窦娥冤》,那动情动容的范读、精辟入微的讲析、富有魅力的教学艺术所产生的感染力使同学们为之倾倒。随之,竟引发出兄弟班同学强烈要求学校让先生也为他们上课的风波。我爱好文学,自然为有这样博学的先生窃喜。随着时光的流逝,心版上更刻下对先生的那颗金子般的爱心和人格力量的景仰。

  1958年,我们这些人幸遇上先生这样的良师益友,在那块小小的天地里难得地沐浴着和煦的春风,体味着人间的情爱和温暖,在先生润物细无声的培育下健康地成长着。白天,先生循循善诱地指教我们如何备课、上课、批改作业、管教学生;晚上,聚集一堂,兴致勃勃地聆听先生给我们上课——传道、授业、解惑;课余饭后,我们师生亲密无间地说笑谈天。三百多个朝夕相处的日日夜夜,先生从未埋怨、批评过我们任何一个同学,想来也算是校园史上的奇象。同学们深切地感知到先生为了维护我们的尊严、人格,无时不在用他那父亲般温厚慈爱的情怀温暖我们迷惘、冷凉的心灵,抚慰我们精神上的伤痕。

  终于毕业了。然而,做梦也不曾想到,我留校任教了。这实在是令全校师生为之瞠目、迷惑不解的谜团。二十多年后我从当年学校副教导主任成德郁老师口里得知,那全是赵先生全力举荐,说服校长的结果。时过境迁,我闻此言虽已没有了当年的那种激动,心里却涌起对先生的无比感激,更为先生过人的勇气、胆魄和人力格力量而感动。可先生是从来不曾向我透露过一字原委的。

  留校后我分在先生主持的语文教研组,直接受惠于先生多方面的关照和培养,不仅知识素养、业务能力得以较快提高,尤其懂得了怎样做人、做事。如果说,我在后来四十余年的人生旅途上走得比较稳实,工作学习取得了一点成绩,无不渗透着先生的心血。遗憾的是,1962年学校“下马”停办,我去了王曲中学,先生调到西安师范、后调西安高中,我和先生相见的机会便稀少得屈指可计。

  但先生依然关心着我的每一步成长。

  后来,我调任王曲中学任校长,先生专程来校看望,一为师生聊叙别后十多年来各自的沧桑苦乐,说些思念、知心的话;二是指点我如何治校、待人、处事。1983年我调任长安一中校长,先生即请书法家石宪章先生书写了“勤于思索,踊跃探求”八个大字,装裱后送我,以资勉励。1990年我任县教育局长,先生殷切告诫我:‘行政工作不同学校,切忌书生气。“先生的点拨使我为政的眼光为之一亮。

  1971年我的肝硬化病恶性暴发,险些送命;后又为胃病折磨,久治不愈。先生知我秉性,工作起来往往忘记自己是个病夫,又有挑灯夜读的积习,就老牵挂着我的健康。时不时地写信、打电话要我定期去医院检查、治疗。1986年秋,先生在省医院住院,向医生叙述了我的病史,医生建议住院检查诊治。先生当即定了床位,又到城南汽车站拜托路经我校的旅客给我捎了口信。住院后做胃镜检查那天上午,先生见我心情紧张,便坐在检查室门口伴候了整整三个小时。结果查出患胃溃疡和贲门痉挛多年了,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期。我这才老老实实地在医院躺了七十多天,直至痊愈出院。此后,肝、胃病再也没有复发过。

  从教四十年,无论做教师、当领导,我始终遵照先生的教诲,恪守着一个信念:教育的真谛就是如先生那样,捧一颗爱心,倾一怀温情,通过知识的传播,借鉴人类文化成果及生存经验塑造受教育者丰富、健全、伟大的人格。

  我幼年离母,青年丧父,上学时候挨整,工作不久病魔缠身,成家后七灾八难,可谓步履蹒跚,一路风雨。是先生给我了我抚爱、温情和培育。每每念及其浩荡恩德,感激之情,无法言表,寸心难报,只有在心里祝福先生健康长寿、颐养天年。

  仁者寿。先生倒也算高寿,但晚年却很凄苦。想那孤苦伶仃、身患绝症、熬度残生的景况,不禁喟叹:苍天竟也有不明不公之时。欣慰的是,先生毕竟切切实实地走完了无悔无愧的人生。他的英名将永远鲜明地铭刻在他的学生、同事和广大教育工作者心中!
相关内容
2018-07-26 08:52:51
2018-10-21 11:07:13
2018-09-14 09:34:52
2018-08-24 10:43:54
2018-11-29 11:06:36
2018-08-19 15:38:02
2018-08-05 10:10:43
2018-10-21 11:09:32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