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文 章 >> 长安过会 >> 阅读

长安过会

2018-08-19 15:38:02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周媛
 □周媛

  8月5日《西安地理》版刊登的《家乡的六月会》一文,引起读者的诸多回音,也勾起我几十年前的回忆。农历七月十五快到了,在这一天,我们长安农村有过古会的习俗。小时候回老家过会的情景,一直留在我的记忆深处。

  长安古会起源于农耕时代,据说已有上千年历史。长安农村每个村子过会的时间不同,大多在农忙前后,我们郭杜镇香积寺村是在农历七月十五过会。这时麦子早归仓了,秋包谷种了,地里的活不太多。在气候上立秋好一阵了,伏天结束或临近结束,天气不像农历六月那样酷热,早晚有了一些凉意。加上吃食好,瓮里有新麦,地里有蔬菜,能摘的水果也多,人们的精神状态明显好于平时。

  举办古会的目的,一是农忙前后,人们在农作物收获期间相互帮忙,这时需互相答谢;二是借此机会平时各忙各的亲戚见个面,聚一下,说说一年的收成,通报一下各家生活情况。过会就是经过大家集体决定,最终定下在一个固定时间走亲访友。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长安过会非常隆重。那时期我上小学和初中,每年过会都要跟着父母从西安回老家。记得是在南门坐15路公交车,票价很便宜。有时父亲和哥哥是骑自行车回去,从南门走长安路,到三爻村要上一个很大很高的坡,车骑不上去,得下来推着走。上到坡顶,歇一下,然后一气下到坡底,就到韦曲了。从韦曲往南走,到何家营村,再折向西南,穿过何家营村的一座小桥,就到了贾里村。这时要再上一个坡,下了坡就能看到香积寺的古塔了,端往西就到了香积寺村,全程20多公里。现在走子午大道特别快捷,但比较拥堵。过去路上除公交车外几乎见不到汽车和摩托车,大多是自行车、架子车,还有马车。赶马车的把式坐在车头,摇着鞭杆,一路走过,地上会留下一坨一坨马粪。

  往村子去的路上,都是一伙一队赶会的人:男人骑着自行车,带着妻儿,车头挂着礼品;或是几个人相跟着,挎着篮子、挑着担子在田间疾走,细心的妇女在馍篮上盖着白手巾。人们都穿戴齐整,小孩头上扎着花。家人早早在村口迎接,见人来了忙招呼进家门。

  那时农村的房子显得很低矮,外墙上抹着黄泥,屋顶上晒着烟叶。院里屋里人凑堆堆,都是各路亲戚,男人们抽着烟蹲成一圈说庄稼、收成,女人们挤在炕上谈论做饭裁衣的手艺、管娃的经验,通报些谁家老人过寿了,谁家娃娃结婚了,谁考上大学了之类的信息。过去通信不发达,农村人要获知信息,必须见面说。小院一角有口水井,因为过会,周围家中无井的邻居都来挑水,人来人往,寒暄礼让,煞是热闹。

  过会时,吃食是最好的。亲戚们来大多带着新麦蒸的白面馍,上面点着红点,也有拿挂面、麻花的,都是一份心意。城里人带着蛋糕、橘子汁、罐头总是最让人稀罕。

  一大早,厨房已有人忙活着做待客的臊子面了,一般是我奶奶主厨,她做臊子面有一绝。把面擀薄擀圆,不是用刀切,而是用擀杖压住面,刀贴着擀杖“离面”,擀杖向左转动,刀不停,面一根根离下,一把把放好,面条又长又筋,这是长安臊子面的特点。一旁有人切肉做臊子,有人拉风箱烧火,有人负责挑水。因为用水量大,刚从井里打上来的水是混浊的,得沉淀一阵才能用。

  水开下面,下到锅里真是莲花转,捞出来浇上臊子,开吃。长安臊子面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面,丝毫不逊色岐山臊子面,臊子也就肉丁、木耳、黄花、豆腐、韭菜几样菜,简简单单,但味道十分鲜美,有的人一吃就是十碗八碗。

  男人们总要喝点酒,不是什么瓶装酒,而是老家人用大麦拌酒曲酿的稠酒,透亮的淡黄色,冒着热气,像醪糟又像黄桂稠酒,但更有一股粮食的味道,女人娃娃也能喝。

  孩子们最喜欢到河道里去玩。河道离家一里多地。路上遇到包谷地,男孩子就去折来嫩嫩的包谷秆,当甘蔗吃,又香又甜。这条河应该是潏河或滈河吧,河道有二三十米宽,河岸上全是细细的白沙,光脚踩上去很舒服。河的两岸是稻田,稻田里还有黄鳝,蛙声此起彼伏。四周一片青翠,抬头就能望到南山。一群孩子下到河里,河水清凌凌的,没过膝盖,能看到许多小鱼游来游去,游鱼的嘴不时触碰到腿上,手伸到水里还能摸到小螃蟹。看我们顺着水跑,在河边青石上洗衣的妇女就大声呼喊“远处水深,不要过去!”最深处的水能达到成人脖子处。临回家,我们会把捉到的鱼和黄鳝又放回河里,因为那时长安人不吃鱼,饭桌上虽少肉味,但从不让鱼沾炒瓢,怕腥,现在看来主要是不会做。

  香积寺也是我们玩耍的好去处。香积寺建于唐代,是著名的樊川八大寺之一,诗人王维《过香积寺》一诗人们耳熟能详:“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表现了古寺钟鸣、山泉清幽的景致。那时的香积寺没有现在修得这么规整华丽,十分清静古朴,寺院里有和尚居住的茅屋,门前还种着菜,感觉是与村庄融为一体的,香积寺古塔便显得十分雄伟高大。寺庙的和尚被划入生产队,当时好像是十三队,他们每日挑水种菜,自给自足。我们在古塔下面跑着捉迷藏,和尚见了也很和善。

  过会时村里最盛大的事就是看戏。打麦场的空地上早早搭起戏台,一入夜,剧团的演员们便粉墨登场了,连唱几天。戏台下黑压压一片,叫好声不断。长安是“戏窝子”,会唱戏的人多,有时村民就自己唱自己演。哥哥有次还临时救急,被叫上去扮演《苏武牧羊》中的小羊,反穿皮袄,趴在台上不能动。另一边则放电影,《南征北战》之类,但一面墙大的银幕前除了娃娃并没有多少大人,都跑去看戏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爷爷奶奶离世,后来就很少回老家过会了。有一年回去, 发现河道里满是大大小小的石头,河床比原来低了十多米,剩下细细的一点水,这是疯狂挖沙造成的。再也找不回当年从村路上一下跑到河岸,跳到河里畅快嬉戏的感觉了。我们这一带过去河道交织,水量充盈,稻地多,产的“桂花球”大米很有名,现在好像都没有了。

  听说现在村里每年七月十五还过会,但形式变了,通信的便捷,人们更多地通过手机交流,见面成为一种奢侈。亲朋相聚,大多是开着车来,吃一顿饭,便四散了。过去的时光早已远去,唯有悠长的怀念。
相关内容
2018-09-12 09:20:58
2020-02-07 13:04:49
2019-10-13 10:12:31
2020-01-25 08:53:30
2019-12-08 10:52:51
2019-04-30 09:39:43
2019-04-29 11:14:27
2018-08-05 10:07:14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