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永远的长安 >> 淘井记 >> 阅读

淘井记

2018-07-22 10:27:51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马小江
 □马小江

  过去关中人平日里的生活用水,都是在自家门前或者院子里,选上一个合适的地方,打上一口井来解决。根据各处地下含水层的深浅及水资源分布不同,井的深度也有所不同,水质的好坏当然也会有所差异。

  在临潼渭北平原一带,农村人一般把这种井叫土筒子井或者罐罐井。在原上,井深一点,从井口到水面一般为四丈五左右,井口直径约为八十厘米。在井口处让匠人盘上一个井桩,搭上辘轳,缠上一条长短合适的绳就可以使用了,简单方便。不过这种井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每隔上几年就要淘一次,以保证井里水量充沛。

  淘井,对农村人来说,是一件大事,同时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人们淘井一般会选在最热的七月里进行,因为井里的环境是冬暖夏凉。我家里淘井时,父亲都会选在伏里天。由于父亲身体不好,所以家里淘井的活一直由我们兄弟几个来承担。父亲选好日子,然后就做各种准备工作,仔细检查辘轳、井桩、井绳以及家里水桶的结实程度等等,看看是否合乎要求,避免在淘井过程中发生意外,因为村上曾经不止一次地发生过因为淘井而伤人的事件。因此,心细的父亲每次都是亲自检查上好几遍,才算放心。母亲找一件烂棉袄,一双高帮雨靴,让下井的我们穿上。

  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在家,征得他的同意,我穿上母亲找出来的旧棉袄,手脚并用地沿着井壁上的脚窝慢慢下到井底。由于夏季灌溉用水量大,附近村上的水泵不停地抽水,家里的井,水位下降厉害。我站在井里,用一把小铁锨,一下一下地挖着井底的泥土,连泥带水,倒在身边的桶里。父亲一个人在上边,小心翼翼地绞着辘轳,每次只能绞上半桶泥,晃晃悠悠的。我蹲在井底,往上一看,井口只能看见筛子那么大一片天。粘在桶上的泥水不时掉下来,冰冷地打在我那戴着帽子的头上,或者洒在身上。尽管身穿棉袄,但在井底还是觉得浑身发冷,两只脚在雨靴里也是同样的感觉。每次趁着桶被吊上去这一会儿,我就不停地疏松井底的泥沙,等桶一下来,立马往桶里面倒泥沙。

  由于井底空间十分有限,很多时候,我只好用双手将泥沙一抔一抔地往桶里放。井底空气稀薄,温度很低,人只能用力去呼吸。忙上两个多小时,勉强淘上一米多深。挖着挖着,借着井口照射下来的强烈阳光,可以清楚地看见井里的水眼正源源不断的往上冒水,很像人体突然断裂的血管在往外喷血。

  淘上来黄豆大小的石子,父亲说那叫料姜石,是含水层里特有的一种小石子。我觉得淘的深度足以让水桶每次放下时吃满水的时候,就大声告诉父亲,他同意我上来。然后,我沿着井壁的脚窝,手抓脚蹬地一下一下上井。当上到井口时,只觉得浑身一热,犹如寒冬腊月里,一下子从室外进到了锅炉房。全身上下尽是泥水,母亲笑着说:“淘个井把人都快变成泥鳖了。”赶紧将烧好的一盆热水端到我跟前,叮嘱我赶快洗。实在是太累了,此时,我也不顾形象,舒展开身子,平躺在午后那白花花的太阳底下,任凭它火辣辣的舌头舔着我几乎冻僵的身体。身上顿时觉得热乎乎的,舒服极了,比冬天躺在热炕上还舒服。就这样晒了十多分钟,待到全身暖和了,我才用热水慢慢地洗了起来。这时,母亲忙着去准备下午饭,父亲坐在我身旁心疼地说:“淘井只要安全,比啥都好。”
相关内容
2018-10-21 11:38:39
2017-04-17 14:12:02
2018-09-16 10:33:30
2018-06-10 10:39:03
2019-05-19 19:30:59
2018-05-21 15:05:48
2019-08-11 09:50:22
2018-07-29 10:54:38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