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永远的长安 >> 麦秸垛 >> 阅读

麦秸垛

2018-05-21 15:05:48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  作者:高铭昱
 你看见过麦秸垛吗?你还记得麦秸垛吗?雄伟浑厚,高耸入云,它是乡村最震撼人心的景观。坐在村头树下,看麦秸垛遮住远处的群山,夕阳缓缓隐入垛后,一群麻雀扑棱棱地从垛上惊起。人们在领略大自然的奇特美景之时,不禁也感叹人类的鬼斧神工。麦秸垛是需要仰望的,是乡村中的巨人。

  旧时村村都有打麦场,场上都立着麦秸垛。垛不是堆,堆是随意地叠放在一起,而垛是有条理有层次有脉络甚至可以说是有性格有灵魂的。堆是临时性的,而垛是长久保存麦秸草等物资的一种方式,涵盖着农人代代相传的智慧和经验。草堆与垛尽管看起来形式与用途相近,实际上有质的不同。

  麦秸草是碾去麦粒后的麦秆,又称麦穰,人们之所以要以垛的形式存放,是因它曾被农人视为珍宝。在小麦主产区,千百年来,铡碎的麦秸草一直是牛马驴骡等牲畜的主要饲料。在牛耕马拉的时代,这些牲畜对于人类生存的重要性人人皆知。在我的家乡,当年住的都是草房,麦秸草也是建造这种民居的重要材料。当然,麦秸草也可以做燃料,但这太奢侈了,平时都不舍得用,也只有一年一度的清明节烙单饼时才会用到一次。

  麦秸垛底小,中间硕大,顶部拱状,形似蘑菇。一些人印象中的麦秸垛是圆的,在我们家乡,更多的是长条形。这种形状的垛子便于容纳更多的麦草。

  小麦上场,要碾两次。第一次是生场,碾下大部分颗粒。第二次叫腾秸。腾秸时,人们把碾过一遍的麦草均匀地摊在场上,任碌碡一圈圈碾过。碾过后翻起再碾,如此重复两遍,就可以起场了。起场时,用木杈把麦草挑起,抖净里面的麦粒,然后集成大堆。这大堆的碾净了的麦草,就可以垛起来存放了。

  移动这些大堆,要用尖杈。尖杈似乎是关中特有的巨型农具,有轮如车,齿长可达两米,竖起时,数道齿尖指向天空,很容易使人想起赫赫有名的喀秋莎火箭炮。用尖杈者都是麦场上的精壮劳力,一人或二人操作。操作者退后,平推尖杈急速向麦草堆冲来,接近草堆的一刹那使齿尖落地,惯性的作用使整堆麦草都被尖杈挑起,然后运至要垛麦秸垛的所在地。垛麦秸垛是俗语,就是建造麦秸垛的意思,第一个“垛”字是动词,第二个是名词,简称“垛垛”。

  麦秸垛的位置都选在场边地势高处,以免底部遇水腐烂。参与垛麦秸垛的都是既强壮又有经验的农人。先铺一层麦草打底,然后均匀地向上码放。垛子上要有人一层层地把草拨平踩实,这工作叫拨垛,拨垛的大多是成年妇女。拨垛需要技术,尽管无人评定职称,颁发证书,但在一个村子里,会拨垛的总是屈指可数。每到垛垛的时节,上去拨垛的总是那几个人,这似乎成了她们的固定职业。

  尖杈运来的麦草都堆在垛子周围,垛垛的人们一杈杈挑起,一层层地往垛子上撂,这叫撂垛,撂垛的活极为费力。草是凌乱的,要先打成“铺子”,然后扎入木杈,缓缓端起。每铺草都有十几或数十斤重,晃晃悠悠、不情愿地呆在木杈上。这时,只见挑草的汉子深吸一口气,一手持杈把作为支点,另一手用力,喊了一声“起”,偌大的一铺草就飞到了垛子上面。垛子越来越高,每升高一层都是一次挑战。当垛子升到杈把所不能触及的高度时,就不仅仅需要力气了,要懂得利用杈把的弹性,在整铺草即将脱离杈把的一瞬间,及时地给予向上的顶力。如果垛子过高,超过人力极限,还会搭支架,逐步把麦草传送至垛子顶部。

  当一铺草飞上垛子时,拨垛的眼疾手快,及时空中接力,用手中的木杈一挡一推,使之落在合适的位置。这就显出配合的默契了。当然,拨垛的都懂得在打底的基础上,层层往外放,到一定高度时再逐渐回收,无需叮咛,这是起码的常识了。中间厚度一两丈的麦秸垛,收到顶部也就两三尺宽。顶部用带草的泥抹平压光,刷去垛子四周的浮草,麦秸垛就算大功告成了。

  垛子上的麦草层层叠压,各处都要搭配均衡,否则,千辛万苦快要完成的垛子会向某一边倾斜倒下,功亏一篑。有经验的拨垛人都知道,当踩在垛子上晃动时,身下的垛子也跟着晃动,这反而不必担心,如果人动而垛子不动,那就离歪倒不远了。

  无论撂垛的,还是拨垛的,都是村子里的精英,要另眼看待、有特殊待遇的。休息的时候,他们会吃到生产队菜园特供的新鲜的西红柿、黄瓜,而其他人就只有看的份了。尽管馋涎欲滴,却无有意见。乡亲们说,当年单干时,我家几十亩麦田,垛垛时却都是我母亲一人撂垛,我那心高气盛、性如烈火的爷爷也心服口服,家人都对母亲高看一眼。我也撂过垛,干了一个下午,胳臂肩膀疼了好几天。

  垛子低一点省力,人人皆知,但麦秸垛必须要高。麦草的存放,最主要的是防雨,只有垛高才能使其和雨水的接触面减少。另外,乡村有个流行的说法是:看一个村富不富,能不能吃得饱,只需看麦秸垛便知。过去农村人娶个媳妇困难,哪个村子的麦秸垛高大,姑娘们就更愿意嫁到哪个村子。当然争强好胜的因素也有,前面我们说麦秸垛是有性格的,也因此故。我所在的村子数百亩麦田的麦草,两个垛子垛完,其规模可想而知。

  在人们印象中,麦秸草是松散的,但麦秸垛上的麦草因互相叠压牵拉,形成一个整体,撕扯不动,要拽下一把都十分不易。取用垛子上的麦草,得用专门的工具,这工具就是草铲。草铲都用好钢打成,一头阔而有利刃,有点像水浒传中鲁智深使用的禅杖。取草时要有计划地分段揭开垛子顶部,用草铲一层层地扎断,使取用的这部分不再与垛子整体相连,铲下的部分不再被牵拉,恢复松散的本性,就随人取用了。用多少扎断多少,依法一层层向下。由于不断取用,扎断部分越来越低,与垛体形成整齐的悬崖般切面。就这样一直到底后,才可以另开启一段取用。

  垛下可以乘凉,垛下可以避雨,靠着麦秸垛,听老人讲故事是每个农村孩子都有的记忆,与麦秸垛有关的游戏更是不胜枚举。

  如今农家旅游兴起,很多地方力求再现或复制当年的农村生活场景以吸引游客,然而,麦秸垛能原汁原味复制么?麦秸草在人们心中还有地位么?还有,如今收麦已经不再采用碾场这种落后的生产方式了,而没有碾过的麦秸草是不能用来垛垛的。
相关内容
2018-07-22 10:25:58
2015-08-09 08:59:20
2018-10-21 11:43:01
2018-10-21 11:33:40
2018-09-30 10:18:27
2015-11-09 12:32:00
2017-04-17 14:12:02
2018-06-04 10:02:06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