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作 家 >> 安 黎 >> 和安黎聊天 >> 阅读

和安黎聊天

2015-08-11 16:15:11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张星利

    作者:张星利

    和安黎见面是在六月一日,儿童节,一个特殊的日子,让人不禁有无限的遐想。儿童们高兴的在父母的带领下游园,脸上露出纯真的笑容,这时候他们是幸福的。谁能没有过童年,你有,我有,他有,大家都有,只是童年的经历各不相同。对于我来说,童年的记忆消逝的越来越远了,做梦都很难梦到童年。莲湖公园的东门的早市熙熙攘攘,人们在这古都巨大的光辉和荣耀下生活。
   安黎的写作间就在莲湖公园的旁边,一个幽静的通道,隔住了喧嚣的声音,安黎穿着朱砂红的衬衫,像一团火一样,让我感觉到温度的存在。这个写作间,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张休息的小床,构成了这间屋子的全部。
    一杯茶,茶叶在开水的浸泡下慢慢舒展。安黎点燃了一支烟,重重的吸着。
   “今天可是个特殊的日子”我说。“是啊,六一儿童节,我儿子已经是团员了。时间过的真快,我记得我们小时侯喜欢那吒,在六一儿童节我装扮成那吒的样子登台演出,不知道今天的孩子们喜欢什么,他们都在忙些什么!”安黎缓缓的说。这么厚的墙,我们没有听到孩子们的歌声,只是感觉到公园里的孩子们在幸福的玩耍。
    “80年代我们唱着‘在希望的田野上’,‘再过二十年我们在相会’,那时侯我们是理想的一代,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二十年后的今天曾经憧憬的一切早已经灰飞烟灭了。我们的社会陷入没有秩序的竞争当中,我们找不到方向,更没有信仰,人性中恶的东西急剧膨胀。我们的民族精神上始终是病态的,我们有太强的功利性,见利忘义,落井下石。我们只剩下‘挣钱’两个字。”安黎没有唱赞歌,安黎始终苦苦的表达着自己的思考和认识,这是在《丑陋的牙齿》里就有过的,到今天,安黎依然在追寻。
    “我们的民族根性之一就是喜欢观赏别人的灾难。我们过去讲不怕牺牲,这种提法本身就与‘以人为本’的理想想违背。死去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是我们的命太不值钱了,我们从来没有重视过鲜活的生命,我们只是在不停的满足我们的欲望,我们从来没有顾及到个体的生命,从来不知到看中异己,看中个体。”安黎亢奋,但很平静。
    安黎在回答小记者关于鲁迅的提问时回答:鲁迅是寒冬里的阳光,是黑夜里的星星;只要寒冬还在,黑夜不散,鲁迅的光芒就会褶褶闪烁。
    安黎说写文字不是终极目的,拨开文学的表象,我们往往听到弦外之音。作家应该追求深邃的东西,写出更富有人性的作品。
安黎在耀县中学当过7年的语文老师,后供职于县委党校,县委宣传部,现在供职于《美文》杂志社。
    安黎六二年出生于黄土高坡,那面坡很荒凉,他在上面砍柴放羊,却梦想着城市的高楼大厦;后来来到城市的高楼大厦之间,却梦想那面坡,他想重新去放羊。安黎出版了5本书,发表过160于万字的作品。他幻想用文学济世,幻想用文学改良人心,幻想用文学抗拒人世间的不公,但坚硬的现实使他认识到文学的软弱和无用。于是,安黎这样解释自己:文学即是我选择的谋生手段,又是我选择自杀的方式。
     我对安黎说我不喜欢《小人物》,因为太沉重,太压抑,我更喜欢《丑陋的牙齿》。安黎笑而不语。
    我想,安黎还没有把自己的才能发挥到极致。到那天,我愿意跟他一块去放羊。(本文写于2002年前后)

  

   根据相机图片显示,这张照片拍摄于2011年11月15日,数码的功能就是强大,具体的时间都可以显示。可是,我却怀念36张的胶卷,拍得好可以拍出38张吧,拍摄每一张照片都有拍历史的感觉,不停调整拍摄者的状态和姿势,屏住呼吸,按下快门,争取万无一失!

   这张照片,安黎的状态比较好。旁边的朋友石勇强(如果没记错就是这位朋友)还给我们拍摄了合影,谢谢这位朋友。2002年的短文现在再次发出来,也是当年的一个状态吧!2011年,2015年,时间真快,安黎继续有了诸多新的作品,代表作品就有长篇小说《时间的面孔》。

   这是数码记录下的安黎。


    文图/张星利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2015-08-11 16:15:11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