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永远的长安 >> 豁口村孙蔚如故居 >> 阅读

豁口村孙蔚如故居

2017-04-17 14:12:02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张君祥

孙蔚如的有关亲友在故居门前留影

 

孙蔚如干儿姚芝田先生携孙儿来故居参观

 

 □张君祥

  灞桥区的豁口村,地处东出西安交通要道的旁边,这个村还出了抗日名将孙蔚如。孙蔚如将军故居,位处村子的南巷西头,至今保留完好,被定为文物保护单位。


  故居上蓝蓝的“瓦沟草”

  孙蔚如家是一个耕读传家的书香门第,1896年,孙蔚如就出生在豁口村的故居。

  童年时,我的祖母常携带我到孙蔚如家走亲戚。孙蔚如的母亲,是我祖母的姑姑,我叫老太。

  1942年农历八月初一,是孙老太太的寿辰。我祖母拿着20个鸡蛋,携我去豁口村给孙老太太贺寿,我们一路步行走到了豁口村。旧时,豁口村还有厚厚的城墙和高高的城门,我们从西城门进去,没走几步就到了孙家门前。

  孙蔚如故居,分南北两院。南院五间,属祖业遗迹,青砖青瓦一挂松的四合院,西边还有空院及柴火房;大门在右,进了大门向西,便是构造精致的二门楼,进了二门楼,就是宽敞的院落,东西两旁是厢房,后边是正房。出了西边的后院门,约一丈宽就是南城墙根。整个院落布置考究、精致,具有明清建筑风貌。北院三间房,是后来在孙蔚如手上所置 。

  当时孙蔚如故居门前有几尊拴马桩,上边还拴着骡子马;房顶上还长着蓝蓝的“瓦沟草”。我们欲进门时,就碰上孙蔚如的二侄女孙巧莲,她说孙老太太的寿辰在西安城里东十道巷孙蔚如公馆举行,让我们快上汽车。我和祖母上了汽车,大家一路就去了城里。

  此行为孙老太太拜寿,我得到了“三个第一”,即第一次见到了孙蔚如故居;第一次坐上了汽车;第一次目睹了孙蔚如尊容。

  二层转角“洋楼”

  我第二次到孙蔚如故居,是在1945年冬,孙蔚如葬母时。和第一次见到的故居有所不同的是,北边院落,盖起了二层转角楼,这是孙蔚如托他的一位张副官建的。

  1944年春,抗战前方战事吃紧,当时身为第四集团军总司令的孙蔚如决定尽快将军中的家属送回后方。他特派张副官将夫人李定荫送回西安,并叮咛将豁口老家的旧房修缮一番,待抗战胜利后,他回家侍奉老母。

  张副官回西安后,将孙蔚如的意思没有领会通,他不是修缮老宅,而是在北边的庄基地上盖起了一栋二层转角楼。当时,在农村盖二层楼房是很罕见的事儿,所以,老百姓称此为“洋楼”。

  这年秋天,孙蔚如路经西安回家探望老母时,发现在北院盖起的二层“洋楼”,急忙将张副官叫来,很生气地说:“你是我的忠臣还是奸臣?在国家危难的时候,你给我把房盖得这么阔气,即使日军飞机炸不死我,老百姓的唾沫星子也得把我淹死!”张副官自以为上司能表扬他,没料想却挨了一顿批评。

  据说,自那座“洋楼”盖起后,孙蔚如只住了一两个晚上。

  灞桥区政府曾进驻转角楼

  1949年5月,西安刚解放时,孙蔚如一家暂居上海。故里的老宅,仅有两个寡居的妇人守着。南院西半个已分给了贫下中农,初成立的灞桥区人民政府进驻到北院的二层转角楼。

  当时,灞桥区人民政府区长孙效武,是孙蔚如门中兄弟,也是跟着他在中条山抗日的。

  1951年春,抗美援朝战争时,我们南牛寺村的十多名青年报名参军。当时是一人参军,全家光荣,全村光荣,村民组成了秧歌队,敲锣打鼓,浩浩荡荡,把新兵欢送到灞桥区人民政府。我也是扭秧歌的一员,到了区政府以后,我们进了孙蔚如北院故居,才真正见到了二层“洋楼”的真面目。从西边的转角楼上去,由北边转到南边房屋,再由南边,转到后边的上房,觉得整个院落盖得很别致。

  整个故居的建筑,属砖木结构,青砖青瓦,全用白灰勾缝,楼板全用木条铺成,窗门全是铁红色,嵌着玻璃。特别让人耳目一新的是,那个“转角楼”的楼梯如似小雁塔楼梯,用木板安砌,转过四角,才可上到二楼。

  灞桥区人民政府进驻孙蔚如故居整整六年,于1956年迁至纺织城。区政府走了后,豁口村大队部又搬了进去。公社变乡时,大队部又变成了豁口村村委会的办公室。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因孙蔚如故居被定为文物保护单位,村委会才搬了出来。

  祖房不能卖掉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孙蔚如已到晚年,身患疾病,卧床不起。一日,他东邻侄子孙登彦到西安东十道巷公馆找他。

  当时,孙蔚如有个规定,除过乡党、亲戚来家接见以外,一般客人不接见。他听到侄子登彦来家,想着必有重要事情,便赶忙让家人将他搀扶到会客厅的旧沙发上,问:“登彦,你有啥事来找我?”

  “二伯,有人想买你家南院的房,托我来征求你的意见。”孙登彦答。

  原来,南院,也就是孙蔚如的祖业那院房,原是孙蔚如胞兄孙绍棠住着,1948年兄长辞世,家里只剩下两位嫂夫人。在土改时,村上将五间厅分成两半,西边的一半分给了贫下中农,东边的一半,留作孙蔚如的两个嫂子居住。后来大嫂康氏过世,二嫂尚青荣改嫁他乡,四个侄女业已出嫁,整个院落空无一人,好多年没人住,村里有人想买这院房,因而,找孙登彦从中说情。

  孙蔚如听罢很生气,叫来了长子孙存汉记录,自己一字一板地说;“先祖遗物及家产,我等不孝子孙,岂能忍心将它卖掉。卖掉者,一是等于出卖祖宗;二是等于出卖自己。我若卖掉,等于我就不属豁口村人!我算什么?”

  客厅里鸦雀无声。孙蔚如缓了缓气又说:“老房,谁想住都可以,我也不要租金,原则是谁住谁维修,保持不漏不倒即可。”

孙蔚如故居的南院



  孙登彦回到豁口村,将孙蔚如的态度和意见作了传达。至今,孙蔚如的祖业老房依然坐落在豁口村中,与北院楼房一起,成为历史文化遗产。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人物链接

  孙蔚如(1896年-1979年),名树棠,字蔚如,陕西长安人。1917年开始从军,1922年进入杨虎城的部队。参加过北伐战争、中原大战,1932年升任第三十二军军长,1936年晋升中将。西安事变中,积极促成事件之和平解决,一度出任陕西省政府主席。抗战后任第四集团军总司令,之后升为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第六战区司令长官等。先后率部在保定、忻口、中条山等地作战,重创日军。1945年12月任武汉行营副主任,1948年8月任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1949年初留在上海,未随国民政府到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后,出任陕西省副省长等职,1979年7月27日去世。

相关内容
2015-08-05 08:37:45
2015-08-05 08:35:52
2018-06-10 10:40:54
2015-08-05 08:26:38
2015-08-05 08:24:00
2018-02-04 14:54:40
2015-08-05 08:22:04
2015-08-05 08:01:09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