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樊 洲 >> 评论报道 >> 终南山造就的艺术家樊洲 >> 阅读

终南山造就的艺术家樊洲

2017-03-31 11:00:16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彭德



 

   樊洲筑室终南山,看山读山画山,寻找独特的表现方式。他的画风同老长安画派和新长安画派名家相比,大不相同。以代表作而论,赵望云是写生山水,石鲁是性情山水,何海霞是结构山水,罗平安是符号山水,崔振宽是解构式山水,陈国勇是心象山水。樊洲的山水画分三型,都具有人文意味:一是寓意山水,二是书写山水,三是乐律山水。其中,寓意山水和以行书笔法入画的山水画,具有明显的中国意味,同传统山水画保持着文脉上的联系而又不同于传统文人画。以乐律入画的山水画,既体现出文脉又超越了文脉,使得不懂中国文化的欧美画家面对他的这批作品,也一看就懂,没有障碍。樊洲的乐律山水,用波浪状的行云流水描构成画面,最为批评界看好。

  2012年春节,偶然的机缘,中国文化部有关人士在巴黎中国艺术中心为樊洲举办展览,成为首次展示中国现代艺术的个人特展。展览期间,樊洲通过讲座介绍中国山水画源流,反响出乎他的预料。法国同行对不曾深究的中国艺术思想表现出浓厚兴趣,认为樊洲不仅是艺术家,也是哲学家。皮尔·卡丹特地设宴款待,称赞樊洲是天才艺术家,很现代,比美国波洛克的线条更有内涵及韵味。莫奈艺术馆馆长邀请他到该馆举办个展,十位法兰西院士表示想来樊洲画馆举办他的研讨会。法兰西学院艺术院院士易夫·米勒冈认为樊洲的线条很优雅,能感觉到画家内心的纯净,作品洋溢着与大自然的和谐,有巴赫的静谧,也有喜多郎的空灵。



樊洲作品


  樊洲与终南山结缘,始于1992年。那一年春节刚过,38岁的樊洲以西安画院画家的身份,被指派到终南山参加社教,从此他的艺术不再与这座山脉分离。当时他住的茅屋坐落在海拔1200米的太乙湖畔。太乙湖别名天池,是整个终南山脉最大的天然湖泊,唐代名叫古龙湫,湖边耸立着太乙峰。王维“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写的正是这座山。当年他住在湖边,湖水冰冻,万籁俱寂,茅屋四壁透风。即便他发出狮子般的吼声,也无人响应,这种静谧的环境,有助于山水画家的冥想和创作。领略大山之魂,樊洲认为体验比写生重要。他历时六年,徒步在终南山脉独行,穿越了将近五十道山谷。九年后,樊洲在太乙峰下营造“樊洲中国画馆”,成为这个国家地质公园一处隐秘的景观。


  樊洲画馆,东临古龙湫,西靠太乙峰,南望五台山,北接十八盘。十八盘有险峰数座,瀑布高挂,樊洲认为是范宽当年隐居的地方,《溪山行旅图》的原型。五台山又名南五台,终南山脉著名的佛教圣地。古龙湫这个天池是古代地震造成的堰塞湖,深邃的湖水或平如明镜,或波光如织,风雨晴晦,无不动人,最能消解胸中垒块。太乙峰绝壁如削,气势豪放。山既高,又有太乙仙人,山仙同体、山海遥感的景象陶冶着樊洲的情操。樊洲强调情景合一,知行合一。与终南山对话,成为他的日常课题。樊洲认为在这个环境,如果艺术境界不能长足提升,辜负了大自然的一番厚意。樊洲写道:


  太乙山崩兮,养我素心。天池潋滟兮,鉴吾慧灵。

  剑舞山巅兮,真气激荡。琴鸣谿涧兮,天音涓流。

  抒天地之心兮,发乎毫端。招山水之魂兮,泼墨素绢。

  烟云供养兮,神会终南。



  樊洲隐居终南山十几年,一派仙气,同水土有关。城市自来水在夏天过夜后就不宜再喝,可是山里的泉水储存一年也不会变质。樊洲用山泉磨墨,每次作画剩余的墨汁,积攒数年,墨色日益浓厚醇正,在画面呈现的厚重感,任何新墨汁都无法企及。

  樊洲爱诗赋,擅长书法,倾心古琴和武功。国内武术高手和古琴大家,曾多次在樊洲画馆长驻,交流技艺。樊洲以诗入画,以书入画,以乐成画,移植太极拳的力量与含蓄于笔下,都离不开蕴藏人文内涵的终南山。

  樊洲的艺术,引起了当代艺术批评界的关注。多位批评家著文评论过他的为人、他的画馆和他的艺术。朱青生写道:

  樊洲画馆,名师之画室也。我游历世界,见画室何止百千种,此室所处之地不同寻常,天池之畔,临窗直接南山,宋元以来的艺术史全在眼前,周秦以来先哲日夜同坐。晨昏之明月流照三千年笔墨,直到今日主人;草木之四时变幻风物,为四海来宾所寄托。一国传统之节点此处能寻,古今想像之渊源于斯可揽。将外在之物而迎合心意,使中国的眼光在自然中镜照为山水,此樊洲画馆者,天下第一。(《樊洲画馆,天下第一》)

  礼令石著《终南画隐》一书,摘录了当代艺术批评家和策展人对樊洲艺术的评价:

  终南山既是一个真实的地方,又是一个文化的想象。中国绘画之所以可以通过一脉相承的方式来完成最高境界,得自于两种途径,皆与终南山相接。(朱青生)

  樊洲真正做到了“招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他的作品完全摆脱了传统山水画的定式和符号,真正做到了大气盘旋、直呈自然生命的至高境界。(贾方舟)

  樊洲以“道”“气”为源,以音律入画,发现了曲线交织的画法,体验到了大自然的内在律动,非常鲜明地表达出多年来他对山水画图式的出色的理解。(李小山)

  没有对传统山水画程式的熟练掌握,没有对自然的切身感受与提炼,没有对人生的大彻大悟,他绝然达不到如此高超的艺术境界。(鲁虹)

  把“澄怀观道”从虚静提升到乐的境界。从求美到求善,从处心积虑到随心所欲,再从随心所欲到不逾矩,樊洲的画让人耳目一新,却又从未怪诞不经。(张渝)

  “落笔无古人,兴酣欺造化”,如今的樊洲深悟此言的真谛。(陈孝信)


  从崇尚自然、敬畏天地和化无机为有生的意义上说,他的艺术态度和艺术取向是当代的。超越传统,走出自己的笔墨表现道路,其艺术语言和形式也是当代的。(高岭)

  樊洲重视传统却不泥古。他把终南山抽象到了线条的韵律之中,墨色沉静。樊洲的画一看就是他的,没有任何人的影子,这太难了。(贾廷峰)




樊洲作品



  隐居山林的画家,致命问题在于孤陋寡闻而导致精神萎缩。樊洲画馆有网络可知天下大事,有公路可会八方来客,大约不致于蜕变为农耕时代与世隔绝的隐者。樊洲人好人缘广,僧道隐士、山民与达人、学子与名士、富豪与官员、传统主义者和当代艺术家,他都保持了接纳的态度,如同终南山能容人蓄物。二十年间,樊洲的现代山水画,在终南山的怀抱中和当代文化的熏陶下,两种全然不同的信息影响着他的画风。当代信息使他的视野变得开阔,终南山的沉稳使他艺术变得宁静,青年时代张扬的作风也渐渐在消褪。樊洲身处名山,交往比较被动,友人多为深受儒释道熏陶的名流,当代学者往往只是偶然沟通,两种力量很难形成平衡,潜移默化中仍然容易导致信息倾斜和艺术观的滞后。这不仅是樊洲需要警惕的问题,也几乎是整个西安国画界面临的问题。十多年来,他们在市场行情不断抬升之时,养尊处优,艺术思想和艺术面貌会不知不觉地走向凝固。


  隐于名山、同外界若即若离的樊洲,还不算真正的隐士。不过相对于都市画家,他的处世状态明显的自主和独立。这种生存状态容易成全没有泯灭使命感的艺术家的梦想。樊洲至今身强体壮,心态不老,不热衷名利,名利场的捷径从宋代起随着国都的迁徙也脱离了终南山。面对樊洲,你会感受到一种世外桃源的气息。樊洲刻画的是终南山的魂魄,终南山也将会铭刻这位现代山水画的探索者。


  (注:文章题目为编者自加)

  
彭德简介:

  彭德,1946年生,西安美术学院教授。1985-1987年主编《美术思潮》。1990年出版《视觉革命》。1994年主编《美术文献》。1998年出版《中华文化通志·美术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更名《中国美术史》)。2000年调西安美院。2001年出版《走出冷宫的雅艺术》。2002年,出版《中式批评》,主持首届“中国艺术三年展”。2006年策划“当代美术批评模式探讨会”。2008年出版专著《中华五色》。2010-12年策划“终南雅集”。2012年,主持第六届中国批评家年会。2015年出版《彭德自选集》。主要论文有《艺术进化论》、《图载论》、《修史与批评八问》、《六法考》、《老态美与病态美》等。

 

相关内容
2017-03-31 11:00:16
2017-02-27 08:59:23
2017-05-21 11:08:58
2017-01-16 14:38:53
2017-11-12 10:26:40
2017-11-02 09:57:25
2016-12-01 09:14:39
2017-06-03 15:15:06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