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我在西安 >> 莫 言 >> 莫言聊西安:我是老西安 城墙圈住了我们历史的根 >> 阅读

莫言聊西安:我是老西安 城墙圈住了我们历史的根

2015-08-04 15:37:39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作者:华商网-华商报
昨日,中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在“长安与丝路对话”活动中,与同样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展开了一场“东西对话”,两个有故事的人在一起分享着自己对人生、对丝路、对文学的理解。


  莫言表示,自己和法国文学有非常密切的联系,当年他读了大量法国作家的作品,开阔了眼界,提高了鉴赏力,陶冶了性情,“我曾经在2004年获得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这是法国文化界给我的荣誉,说明我的文学作品也影响了一些法国的读者。勒·克莱齐奥先生获得过人民文学出版社颁发的最佳外国小说奖,我们两人在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之前,就获得各自国家的文学奖项,今天我们一起来到这里,我们俩很有缘,有缘千里来相会。”莫言与勒·克莱齐奥的对话,围绕相互之间的关注与理解,虽然稍显碎片化,却非常难得真诚。


  对话·文学


  文学应有批判人性贪欲的功能


  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之间的对话,文学一定是谈话的开端。


  莫言说当下局部战争、局部的灾难依然存在,“社会进步了,进步得还不够。人性确实是在逐渐走向完善,但说明还有很多缺陷,在这样的情况下文学、艺术、宗教的作用非常重要。文学是研究人类情感的,不仅能揭示人性真善美,也能揭示假恶丑。文学应该有批判人性中的贪欲的功能。文学的基本点都是描写人的、刻画人的心灵的,塑造人的形象的,描写人的情感肯定要遵循对人性的剖析,让阅读者潜移默化地受到感染教育。”


  对此,勒·克莱齐奥解读了自己读莫言小说的情感体验,“莫言的小说中有很多地方书写的是灾难和黑暗。在小说中,也有关于历史、政治和人类内心情感的残暴和暴力的东西。”读他的小说能让这位法国作家感到震撼,“我看到了其中的真实,真实恰恰是作家要表现的。”他说,在莫言的小说中同样能看到希望。


  莫言回应:“勒·克莱齐奥先生是我的老师,比我年长。我前几年开始读他的书,来之前也临时做功课。他的文笔非常优雅。他写小说,刚开始从很小的地方,写自己的家庭、父亲、母亲,然后扩展开,从一个小的点着手,那种感觉和细节很好。我认为他是在法国新小说运动的基础上又往前跨了一大步。我往往喜欢写宏大的场面、写历史场景,写众多的人物、写战争、饥饿、灾难、政治,勒·克莱齐奥从小处入手,依然展示丰富的人性和广阔的人生。”


  对话·阅读


  对于孩子来说,应该没什么是禁书


  勒·克莱齐奥说,莫言对大地的写作,是从大地中生长出来的。“我们人类要学会与大地和自然相处。植物、动物、人应该和平相处,没有哪个种类优于别人。我是书的孩子,我出生在战争期间,不能出门,看词典,正是词和字让我慢慢了解世界。”


  莫言则说自己上学很少,上了五年级就辍学,无法参加沉重的劳动,有一段时间无所事事,这期间兴趣最大的就是到处搜集村子里存的书,“每个村子里都会有十几本,《三国演义》、《水浒传》、《聊斋》。父母亲反对我读这些闲书,文学书在农民眼中是没有用的闲书。有时候读书入神,放牛放羊,牛跑到别人的地里吃了粮食,回家挨骂。”


  勒·克莱齐奥认为对于孩子来说,应该没有什么是禁书,“我去毛里求斯会给孩子们送书,下次去会送给他们《丰乳肥臀》。”


  对话·名望


  我们需要记住自己对别人的责任


  同为文学大师,两人名声在外,那么他们又是如何看待出名呢?


  莫言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没出名的时候,千方百计想出名,出了名以后,给个人生活带来一些影响,活动不自由了。今天下午,我要在西安街头光着膀子走一圈,哪个有心人用手机拍照,会成为蛮搞笑的新闻。名都是虚名,尤其是作家的名,对作品的质量没有任何的提高。我想能够获得这个奖项。并不代表你就是最棒的,奖都是相对的,我自己也非常清醒,即便是在中国、在西安的范围内,比我写得好的作家都有许多。心里有这个清楚的认识,处理问题不会有太大的偏差。”


  勒·克莱齐奥说,“一个作家再出名,是有限度的,文学不是一切,我们要吃饭,我们需要地里长出的红高粱,需要记住自己对别人的责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莫言在西安
相关内容
2015-08-04 15:37:39
2015-08-04 15:35:46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