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工艺美术大师 >> 赵秉科 >> 一核一世界 >> 阅读

一核一世界

2017-02-15 10:37:10 来源:陕西传媒网--陕西日报 作者: 杜瑶

  

赵秉科在专心致志地进行雕刻

 

 “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能以径寸之木为宫室、器皿、人物,以至鸟兽、木石,罔不因势象形,各具情态。”明代散文家魏学洢在《核舟记》中如此惊叹艺人王叔远,能在果核上雕刻东西的传神技艺。

    核雕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其工艺的独特性,在方寸大小的桃核上,刻刀一笔一画,雕出万千景致,勾出微妙世界。75岁的赵秉科手拿刻刀在桃核上雕刻装饰,大小不同的刻刀来回变化,厚薄有度、刚柔相济,只见一颗普通的桃核变得“有鼻子有眼”。在西安市阎良区见到陕西核雕非遗项目传承人赵秉科时,他正专心致志地工作。



    1 “桃核赵”的手艺活

    核雕,是一种传统的民间微型雕刻工艺,以桃核、杏核、橄榄核等果核及核桃雕刻成的工艺品。

    《核舟记》中的奇人王叔远“东坡泛舟游赤壁”的那枚核雕,是“中轩敞者为舱,箬篷覆之。旁开小窗,左右各四,共八扇。启窗而观,雕栏相望焉。闭之,则右刻‘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左刻‘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石青糁之。”五个人、八扇窗,船篷、船桨,还有对联、题名和篆文一应俱全。

    如今,重不过几钱、长不过一寸的方寸桃核,被赵秉科雕成一条船,船上十一个人神态各异,两面雕刻的欢庆队伍,每人宽仅几毫米、高1厘米,但也衣帽整齐栩栩如生。更为奇妙地是,不到1厘米的船门可自由开合,里面竟藏着一个状元。这件核雕,赵秉科历时半年完成,并给它取了寓意美好的名字——《状元船》。

    阎良核雕作品形象多样,内容丰富,骑自行车的人、拉车的马、罗汉、八仙过海等等,每件作品都十分精妙,每个人物只有米粒大小,五官清晰,造型生动,所刻的舟,船舱有门,船后有锚,锚链环环相扣,巧夺天工一般。一些刻画战斗场面的核雕,往往是挤满了战马、战车、战旗、数名士兵,表情神态张力十足,挥舞的大旗,举起的盾牌,其上的纹路、字迹清晰可见。

    “三分刻,七分工”,核雕工艺复杂,多达几十道工序,选择纹路清晰、质地坚硬的桃核,对其进行繁琐的清洗、消毒,是首要的工序,紧接着是构图,之后才是雕刻。雕刻时,先雕出大致轮廓、然后再细雕。斜刀、圆刀、尖刀、平刀四种类型的刀具,又分别有大中小和迷你四个尺寸。“要根据雕刻的难易程度和尺寸来选刀,这一步要眼、手、心合一,不能有差池,比如眼睛部位就要用迷你刀,像针一样大小。”赵秉科说。为了让层层轮廓更清晰这期间要用核桃油刷洗,更好下刀。雕刻完成后的最后一步是砂纸打磨,用抛光砂纸进行三道打磨。

    2 传统的修艺之路

    在赵秉科看来,几百年过去,核雕技艺流传了下来,其上的山水人物、车船瓶罐,每一处都惹人喜爱。因为长时间拿刻刀,他右手的食指关节有些粗大变形,双手的指尖上有很多疤痕和老茧,他说这是爱上这门手艺必须要经受的考验。

    赵秉科的手已经在桃核上笔走龙蛇了60年。这些年,陪伴赵秉科的除了一件件心仪的作品,还有20多把雕刻刀具,其中有的已经用了40多年。和现在学核雕的人不同,赵秉科的核雕手艺是从磨刀、做刀开始的。

    赵秉科的初中寒暑假是在西安特种美术工艺厂勤工俭学度过的。1958年他正式进入西安特种工艺美术厂成为一名学徒,赵秉科一脚踏进了手艺行当,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一辈子会和桃核密不可分。就在西安特艺厂里,赵秉科遇到了自己的师傅——核雕艺人孙光明。孙光明在收赵秉科为徒的前一年,与“泥人张”一起在全国艺人代表大会上被授予“著名老艺人”称号。“艺品如人品,修艺更修身。那是一个手艺人无比怀念的时代,特艺厂刚成立的几年,上百名最好的老艺人带来了50个特种工艺门类。玻璃花、漆器、羽毛画、骨雕、麦秆画、木工、木偶……你能想到的工艺美术门类厂里都有。”赵秉科回忆。

    每月30斤粮食怎么都吃不饱,转正后每月21.5元的工资,自己雕刻的第一个造型是“花篮”,磨刀、刻桃核时常把手弄得稀巴烂,这些事情赵秉科一直记得。“除了技艺训练外,师傅还要求我学史书、辞赋,书画也是必修,更要深入生活,看白云浮动、看溪流的走向、看路上行人表情神态。”赵秉科说。当学徒后,赵秉科和师傅同居一室,如同父子,两年多出师,正值自然灾害的几年,孙光明回宝鸡,赵秉科就在周末往返于西安和宝鸡之间,带着平日雕刻遇到的问题向师傅请教。

    师传,几乎是所有手艺人遵循的道路。一段传承的历史记载着敬重和感激。核雕,从用眼睛看,到师傅手把手教,一枚普通的果核到了核雕艺人手中,就能令大千世界的人物风景、飞鸟走兽现于方寸之间,这一刃细腻的刀锋中传递着太多情感。 

赵秉科雕刻作品《状元船》


    3 走向世界的艺术

    “尊敬的赫伯·梅瑞特先生,您的信已收到。今天为您寄来船8件,橄榄雕3件。通常我抛光用的是一般的木用抛光膏,不是液剂。因您曾来信不要用化学的抛光液,我一直采用手工抛光了。”1997年10月26日,赵秉科给美国人赫伯·梅瑞特的中文信件中这样写道。“赫伯通过给省工艺美术公司发函,找了我两年。当时在西安的皇城宾馆见面,我们都不懂对方的语言,临时请来赫伯在西工大的教授朋友给我们做翻译。”赵秉科说。

    赫伯·梅瑞特是地道的美国人,自己也会做核雕,是当时(美国)世界雕刻协会主席,于1989年联系到赵秉科后,又先后来中国三次。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与赫伯·梅瑞特来西安的时间相仿,西安特种工艺美术厂倒闭,很多艺人因国内工艺品市场的萧条而丧失信心,但赵秉科从未放下手中的活儿。

    3年的信件往来,600多件核雕作品从赵秉科的手中走向大洋彼岸,选材、雕刻、打磨技术,古今中外的人物和故事,赵秉科和赫伯·梅瑞特探讨核雕,用手艺人特有的方式进行跨越国界的交流。“二十世纪20年代,我国的桃核微雕作品曾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过奖!”赵秉科说。

    那时,陕西的核雕,中国的民间手工艺正在以独特的方式吸引着世界目光。2007年,阎良核雕成为陕西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凭借一柄刻刀,化腐朽为神奇,几经起落沉浮的核雕技艺,正以一核一世界的形式,展现着东方的哲学与审美。

    4 好东西该留下

    中国的核雕技艺分北派和南派,两派中又分很多支脉,陕西阎良的核雕属北派西安一脉。此脉源出于清朝同治年间的山东,随时间的推移该技艺流传至西安,主要以桃核雕刻为主。核雕之精,首在选材,桃核表面的纹路,决定了每一件核雕作品都不会重样,可能多一个人,可能人物形态不同,核雕作品需对桃核“因材施教”。

    赵秉科出生在传统的手艺人家,父亲接裱画、刻木偶、扎顶棚,母亲做刺绣,这样的手艺“基因”和环境给了很多手艺人最初的影响,如今,“桃核赵”的手艺传给了大女儿赵慧萍。48岁的赵慧萍说,自记事起,就看到父亲捣鼓核雕,常被带到单位去,有时候刻个章子弄个什么,从小跟随父亲学手艺。

    核雕艺术迫切需要传承,然而,在西安这一脉的传承过程中,也遇到了棘手的问题。赵慧萍说,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并学习核雕,父亲近60年有57个徒弟,自己也带着3个徒弟,可几乎没有专职的传承人。“核雕技艺需要年轻的后来者学习,可耗时长、少有收益让很多年轻人望而却步。年轻人少有能坐住的,况且年轻人还考虑养家糊口的问题,这些我也很困惑。”赵慧萍说。

    能把一颗颗看似无用的桃核,“刻”进省级非遗,仅仅靠还原和传承显然是不够的。核雕这门技艺需要在传承的基础上不断创新,这一点与皮影戏这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陈列式保护不同。“能不能让核雕大一点,有更多样貌和色泽。”把乌木、绿松石、贝壳等材料嵌入桃核的雕刻过程中,成了赵秉科传承核雕的创新之举。于是,《镶嵌一百零八罗汉佛珠》耗时一年完工,在2012年获得了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的金奖,它承载着老艺人发展核雕艺术的理想。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2017-02-15 10:37:10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