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观 察 >> 电动车的民间追赃 >> 阅读

电动车的民间追赃

2016-11-15 09:05:11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作者:李勇钢

    在电动自行车上安装追踪器,车辆一旦被偷,无论小偷将车藏匿或卖到哪里,都能通过追踪器找到。发明追踪神器的80后小伙韩子良还成立了“电动车防盗俱乐部”,他们有一个很宏大的想法——做偷车贼的克星,让电动自行车永远不会丢。

  追回被盗车辆

  电动自行车安装追踪器

  丢失后通过GPS定位找回

   10月31日上午9时半许,西安市太华路北段一家粮油店门口。

   80后小伙韩子良拿着手机在寻找一个信号源。几分钟后,他指着一辆贴着“雅迪”车标的电动自行车问同行的老陈:“确定这是你丢失的自行车吗?”50岁的老陈仔细看了半天,很肯定地说“就是的”。虽然原来的车标被拆掉了,但原车的许多痕迹仍然留存,比如车座上的油漆染色、手柄上的划痕。

   见几个人围着自己的电动车评头论足,粮油店老板很不满地问:“你们要干啥?”老陈说:“这是我几天前丢失的电动车,怎么会在你这?”粮油店老板辩解说:“这是我花钱买的,你凭啥说是你的?”

   趁两人争执的机会,韩子良拨打了110。几分钟后,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徐家湾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老陈拿出自己的购车发票手续,经民警仔细核对车架号,这辆被改头换面的电动自行车就是老陈被盗的那辆。在派出所,粮油店老板承认电动车是自己从陌生人手中买来的赃车。

   10月31日这一天,韩子良和他的伙伴在车主和警方的配合下,共追回3辆被盗电动车。

   华商报记者问,这些电动车被找回到底靠的是什么,韩子良略带神秘地说,靠的是一款追踪器——这些被盗车辆,此前都在某个部位安装了一个定位装置,无论小偷得手后将车藏匿或卖到哪里,他都能通过GPS定位找到。

   通过科技手段寻找车辆的下落,然后借助警方的力量追回被盗车辆,韩子良把这种方式称之为民间追赃。

  无线电爱好者

  从好莱坞谍战片中得到启发

  成功研制追踪器

   西安市自强西路东段的一幢写字楼内,今年33岁的韩子良有一间60多平方米的工作室。这个工作室的主要功能是供朋友们小聚,切磋交流关于电动车防盗的话题。他们给工作室起了一个名字叫“电动车防盗俱乐部”。而这个俱乐部有一个很宏大的想法——做偷车贼的克星,让电动自行车永远不会丢。

   俱乐部倡导者韩子良是河南人,在西安读完大学后他留在了这座城市,这些年一直从事着酒店管理工作。

   大学时的韩子良偶然迷上了无线电,并很快成了一位发烧友。2007年参加工作后,有一段时间,韩子良连续丢了好几辆电动自行车。起初他也向辖区派出所报过警,但警察很客气地告诉他,找回来的希望很渺茫。

   如何才能让被盗的电动自行车有迹可循?一个偶然的机会,好莱坞谍战电影中的追踪器给了韩子良启发。他从电子市场买来一些设备,开始研制追踪器。几个月下来,竟然成功了。

   韩子良又新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然后尝试着将追踪器安装在电动车某个隐蔽的角落里。3个月后的一天中午,电动车在西门附近被盗。这已经是2012年夏天的事了。

   经过两天的定位追踪,韩子良最后在小寨某个居民小区里找到了自己的电动自行车。他随后通过后台对追踪器的轨迹进行了还原,发现电动车是当天中午12时30分左右被盗的,距离自己离开电动车不到5分钟。

   轨迹还显示,电动车被盗后,先是顺着西关正街行驶到了土门附近,在这里停留了约3小时后又沿西二环去了高新区某城中村。第二天又顺着科技路到了小寨,然后就一直在小寨附近活动。

   在摸清了追踪器的行踪路线后,韩子良直接堵住了自己被盗的电动车。新车主姓陆,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看到韩子良出示的购车发票后,小陆承认车是自己花800元从陌生人手里买来的。他说车可以还给韩子良,但希望别报警,因为自己刚找到一份还不错的工作。

   让小陆没想到的是,韩子良提出要请他吃饭。“我当时太激动了,因为我成功了!”韩子良对华商报记者回忆道。

   吃饭快结束时,小陆小心翼翼地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韩子良觉得这个孩子很诚实,就把自己寻车的原理告诉了他。结果过了没一个月,小陆打电话给韩子良,说自己新买了一辆电动车,能不能给他也安装一个追踪设备。就这样,这名刚毕业的大学生成了韩子良的第一个“客户”,韩子良没有收取他一分钱的费用。

  追踪器变防盗神器

  近200辆被盗车相继被追回

  寻找最长的用时两个多月

   很快,韩子良给电动车安装追踪器防盗的消息在朋友圈传开了,好几个同学朋友都找他要求安装设备。

   在2014年之前,韩子良的电动车追踪器主要是给和他熟悉的朋友安装,或者朋友介绍的熟人,大多时候都不收取任何费用。韩子良告诉华商报记者,当时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因为技术不完善,许多东西还在摸索阶段。

   在西安上班的咸阳人老贺此前连续丢过3辆电动自行车。最后一辆为了防盗,他每次都用两个链条锁将车锁在马路边的护栏上,但最终还是被偷走了。

   在朋友介绍下,2015年年初,韩子良给老贺新买的电动车安装了一个追踪器,几个月后电动车被盗。

   在报警的同时,老贺也告诉了韩子良自己电动车被盗一事,但这次韩子良的找车不是很顺利,因为他突然发现管理平台上怎么也找不到老贺车辆的信号。那些日子,韩子良只要有空就会打开电脑平台,但每次都没有结果,他甚至对自己的设备产生怀疑。

   终于,一个月后的2015年11月,装在老贺电动车里的追踪器发出了信号。韩子良赶快追踪定位,结果发现电动车已经在户县了。

   韩子良和老贺拿着车辆手续很容易就在户县一户人家里找到了被盗车辆。面对老贺的购车手续,车主承认电动车是买来的赃车,还说当时买车时对方告诉他,这个车已经在地下室里放了一个月了,不会出事了,所以他才敢买。

   韩子良这才明白,被盗车之所以一直没有信号,原来是被放入地下室了。

   后来通过户县当地派出所,老贺顺利取回了自己的电动自行车。

   老贺的遭遇,为韩子良吸引了很多熟人“用户”。韩子良的“电动车防盗俱乐部”有一个宗旨,给所有电动车安装的追踪器都是免费的,成本费用由几个爱好者共同承担。

   2016年年初,由于要求在电动车上安装追踪器的人越来越多,几个人一商量,决定在电动车防盗俱乐部的基础上成立公司进行商业化运作。通过政策咨询,几个人成立了一个安防技术公司,专门为电动车防盗提供服务保障,但初期只收取设备工本费。

   韩子良的合伙人小乐告诉华商报记者,公司如今业务开展得还算顺利。今年3月至8月,共为西安市一千多辆电动自行车安装了相关设备,随后发现近200辆车都被盗。但让他们欣喜的是,这些车辆被盗后都相继被追回。寻找时间最长的一辆车,从被盗到追回用了两个多月时间。在追回被盗车的过程中,公司和车主还配合公安机关先后抓获了5名涉嫌盗窃电动车的犯罪嫌疑人。

  与贼较量

  被盗车辆被严重改装

  几番追踪定位成功锁定

   几年的民间追赃经历下来,韩子良等人对西安的电动车盗窃行业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他发现盗窃电动车的贼都是团伙作案,而且这个行业已经初步形成了产业链。他还发现,偷车贼作案一般都是两到三人,其中一人把风,一人偷车,另一人负责将偷来的车快速带离现场。

   关于电动车失窃,韩子良总结出来的经验是,电动车被盗大多发生在车辆刚停稳后的5分钟之内。他经常给电动车主建议,如果你的车停好10分钟内没有被盗,那么后面被盗的几率会很低。盗车贼往往不敢对停留时间太久的车辆下手,原因是其不知道车主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

   电动车被盗后去了哪里?经过一段时间的追踪了解,韩子良他们发现,西安的被盗电动车销赃主要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土门附近,一个是鱼化寨附近。而且都已经开始形成了产业链——有人负责盗车,有人负责改装,人负责销赃。今年7月,韩子良他们有过一次被盗车辆被严重改装的经历。当时客户刘师傅“报案”说自己的“邦德”电动车被盗了。韩子良他们几番追踪定位后,发现车辆就停在鱼化寨一村子里,而且还定位到了具体院子。车主刘师傅等几个人找过去后,确实看见这个院子里停了好多辆电动车,品牌很多,但唯独没有“邦德”。

   当天下午,定位追踪显示被盗车辆在西安城南八里村附近出现。韩子良带着车主又去了八里村。结果发现信号源来自一个地上停车场,有好几百辆电动自行车,其中有好多辆“邦德”,但都不是他们要找的被盗车。

   韩子良觉得此事很蹊跷,当天晚上和车主继续寻找,结果在吉祥村附近又发现了被盗车辆的信号。这次几个人赶过去一看,马路边有两辆“绿驹”电动车,追踪器的信号就来自其中的一辆。刘师傅很纳闷,说自己丢的是“邦德”啊,而且再怎么仔细看,也看不出这辆“绿驹”和自己的车有关。

   就在几人商量要不要报警时,“绿驹”的车主出现了。韩子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将事情给车主说了,没想到车主很通情达理,承认自己的车是在鱼化寨买的,还同意韩子良等人对车架号和电机做比对。比对后发现,这辆“绿驹”的外饰此前经过了大面积的改头换面,车身就是刘师傅被盗的“邦德”。

  尴尬与困难

  电动车经销商拒绝合作

  追回被盗车需技术员、车主、警察三方合作

   并不是所有被盗电动车寻找起来都很顺利。今年夏天,有客户“报案”称电动车被盗,韩子良他们经过追踪,发现车辆一直在西安某郊县活动。没费多大周折车是找到了,也通过当地警方扣押了被盗车辆,但警方提出,车主必须拿出丢车时的报案凭证才能取走车辆。客户说他当时没报警,于是事情就一直卡在了那里。

   11月9日下午2时许,韩子良的同事小乐等人通过信号追踪,在西安城西一家超市门口找到了客户王师傅丢失的电动车。由于车身外饰被大面积改装,为了确定该车就是王师傅的车,几个人准备在没有报警的情况下,希望通过车架号找到相关证据,结果就在他们正比对时,新车主出现了,双方为此发生争执,小乐赶紧打110。警察赶到后,新车主一口咬定小乐他们想偷他的电动车。警察就要求小乐等人去派出所接受调查,车主反而乘机骑着嫌疑车辆逃窜了。

   此事发生后,韩子良给大家开了个小会。要求以后凡是找到丢失车辆的,在外围基本确认车辆后,须等到车主拿着购车手续到场,然后一起拨打110,让警方出面解决。“要找到丢失的车,必须我们的技术人员、车主和警察三方合作,否则难度很大。”韩子良对华商报记者说。

   小范说他们曾想和某品牌电动车西安经销商合作,给西安市场的电动车安装这种设备。但没想到的是,电动车经销商拒绝了。后来有人告诉他,对于经销商而言,销量才是他们追求的目标。

   11月10日下午,就在华商报记者采访时,韩子良接到同事电话,说半个月前被盗的一辆电动车信号找到了,追踪显示如今车的位置在延安市子长县某个镇上。挂完电话,韩子良说,怎么也想不通被盗的电动车咋突然就从西安到了几百公里外的陕北。

   随后,同事通过后台轨迹追踪揭开了谜底。原来车辆当初被盗窃后先是去了西安城北,几天后沿着包茂高速北上到了延安,后来又去了子长。韩子良分析认为,被盗电动车应该是被其他车辆运输到陕北的,因为整个过程中自身电机没有启动,所以信号源就一直难以捕捉。如今事过半月,盗贼认为应该很安全了,这才重新上路使用。但对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切都被在西安的“防盗神器”全面掌握。

   怎么去陕北找车?韩子良开始和车主商谈下一步的安排。 

 

相关内容
2016-05-04 12:02:05
2018-06-04 09:35:23
2018-05-29 11:29:04
2016-08-05 08:14:43
2018-05-28 11:41:25
2018-11-08 09:10:09
2016-05-03 11:19:57
2016-05-03 11:17:13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