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专家学者 >> 仵 埂 >> 孔子之天命 >> 阅读

孔子之天命

2016-11-11 08:31:21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仵 埂

   2500年过去了,直至今日,当你对远逝的孔子静静凝视,还是不能不让你讶异,这样一个血肉之躯,身上所秉有的超常的坚毅、持守与大慧,你觉得同样是一个个体,并未有三头六臂,却怎么可能具有这样超凡绝伦的品格!是否真有着所谓“五百年必有王者兴”?是否上苍单单选中稀有个体,赋予他超常智慧和能量,让他带领这个族群突破迷雾,走向未来?以一个常人之心度量,其中总是充满幽暗玄秘,高深莫测,这种深谷江海一般的浩大和渊默,不由人不心生敬畏。

  我常常向历史深处打量,努力理解孔子博大而又坚执的信念,想探清这信念的来路,追问中隐含我们对自身的焦虑与质疑。孔子为什么能在生命处于危境时,尚能泰然处之?比如,他曾在周游列国途中,数次遭遇不测,宋司马桓魋意欲加害,匡人误解围攻,尽管是误会,尽管最终解了围,但在情势最为危急时,弟子们个个慌了神,他却安之若素。这样的时刻,安妥他内心的正念是什么?

  据司马迁的《史记·孔子世家》载,孔子坚定地认为,自己的降生就是接续文王之命,传递文化之命脉的。他对弟子们说:如果上天真想断了这个文脉,让后来者无以为继,那自个儿的生命倒无足挂齿。如果上天不让这条文脉断绝,我怎么就可能这样死去?匡人又能将我怎么样呢?对于宋司马桓魋的加害,孔子说:“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读史至此,感慨系之。

  同时,孔子清楚自己的历史位置,知道自己肩头上承担的是什么,也当仁不让地以历史承担者自居。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个人的生命安危可以置之脑后,但是自己承担的历史使命呢?是不是也可以置之脑后?所以,他甚至以强大的个人主观性的精神力量,坚执地信赖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天命,宁肯相信那个给予他无比强大力量的巨大天命的存在,勇气、胆识和持守,同时来自于这个巨大的存在。

  孔子有几句夫子自道的话:“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仁者以天下为怀,何以忧?知者以天命为据,何能惑?勇者以大道担当为任,何所惧?这恰恰说明了孔子在遇到危厄之时,无所畏惧的来由。以我观之,司马迁以自身遭际,深深理解了孔子博大深厚的襟怀,也深深理解孔子面临险境的心态,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个体生命的意义,在民族历史文化的承续之中,背后没有这个泰山一般的深厚支撑,他如何能淡然处之?若无撰写《史记》这个大任,司马迁也会觉得实在没有苟活的必要。堪当大任者必能明了此境此义。曾子明白老师之道,说:“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生命的所有意义、力量和价值,不都在其中闪烁着令人炫目的光彩吗?

  1600年后,朱熹慨叹: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是的,天地本无心,圣人以仁道立之,结束暗夜,正是结束野蛮的丛林法则,人类之大道也在此,故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又曰:“朝闻道,夕死可矣。”人之理,就在这个明白与不明白之间。

 

相关内容
2016-09-30 09:08:19
2016-12-16 09:32:52
2016-11-11 08:31:21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