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家住西安人物 >> 陈忠实 >> 陈忠实的文学遗产 >> 阅读

陈忠实的文学遗产

2016-11-01 11:08:54 来源:陕西传媒网--陕西日报 作者: 李震
    李震(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陈忠实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快半年了。我一直未敢轻易去写一些有关怀念他的文章,只是在他逝世一个小时之后,在主持中国西部影视论坛时,提请400多位与会者全体起立默哀致敬,并在当天写了一副挽联,以志哀思: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白鹿原上写春秋;

    百年著述,万世英名,文学史里铸精魂。

    今天,当我们坐在一起纪念这位令人尊敬的已故作家时,特别是这几天连续审读电视连续剧《白鹿原》之后,我觉得应该到了写一点有关陈忠实先生的文字的时候了。

    我觉得我们首先应该反思的是,陈忠实先生作为一位作家,到底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样的文学遗产?

    一、扎根大地与悲悯生民——一位顶天立地的作家

    说一位作家顶天立地貌似过誉了,但我觉得说陈忠实却恰如其分。陈忠实所立足的大地,就是他所书写的这块古老的土地,就是他所讲述的祖祖辈辈在这块土地上生息的农民,以及他们艰辛而悲苦的生存境遇。在陈忠实生存的70多年中,至少有50多年是在白鹿原上度过的,他和原上的父老一起劳作,一起悲欢,一起听秦腔、抽雪茄。他将自己的文学之根深深地扎进了这块厚重的土地。陈忠实头顶的天空便是他对老百姓生存命运的关切和悲悯、是他对人性和生命的追问和领悟,是他的家国情怀和民族大义。这一切都熔铸在了他对文学的神圣追求,对文化的反思与批判之中。唯其顶天立地,才有了《白鹿原》中史诗般的咏唱,才有了一部民族的秘史。

    二、文品与人品的统一——知行合一的典范

    昨天,我与邢小利先生在审读电视剧《白鹿原》时,还在讨论知行合一的问题。其实陈忠实先生就是一个知行合一的典范。对陈忠实来说,知行合一首先表现在他文品与人品的统一之中。陈忠实的文品和人品共同为我们呈现出一种与他的名字一样的品格:忠厚与诚实。

    要做一个忠厚、诚实的人尚且不易,而要坚持一种忠厚而诚实的写作就更难。因为我们看惯了作家、艺术家文品与人品的分裂,看惯了那种用华丽而伪饰的文字去装点自己残缺人格的情景。陈忠实先生不仅忠实于他所热爱的土地和人民,忠实于人民的生存现实,忠实于家人、同事、朋友、晚辈,而且忠实于他的写作,忠实于他对自己作品的认识与评价。《白鹿原》的诞生正是他基于对自己以前写作的一种诚实的反思,一种自我否定和自我颠覆,基于他诚恳而虚心的学习和阅读、调查与研究。同时,他的作品和声名之所以广受敬重,他的离世之所以引发了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全社会的关切和哀思,正是由于他文品和人品的高度统一。如果他没有能够实现这样的统一,如果他的人品高于文品,或者文品高于人品,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奇观。

    三、多种传统的汇流——中国乡村小说的集大成者

    在我的阅读视野和学术认知中,20世纪以来中国文学成就最高的领域就是乡村小说。近一个世纪以来的中国乡村小说大致形成了三大传统。即:以鲁迅为代表的文化批判传统;以废名—沈从文为代表的诗意浪漫传统;以赵树理—柳青为代表的史诗传统。而陈忠实的《白鹿原》汇聚了这三大传统,成为20世纪以来中国乡村小说的集大成者。《白鹿原》既有站在现代知识分子的主体立场上的文化批判,全面反思了沉淀在关中农村社会的儒学—关学文化传统,以及中西文化在白鹿原上短兵相接的交锋,从而延续了鲁迅的文化批判传统,又焕发出了大量富有诗意和浪漫气质的叙事光彩,从而延续了废名—沈从文的诗意浪漫传统,更能够以史诗般的气韵与恢弘去观照和咏唱一个民族的秘史,在更高的视角和全新的时代延续了赵树理—柳青的史诗传统。

    正是这三大传统的汇流,决定了《白鹿原》作为中国乡村小说集大成者的文学史意义,决定了陈忠实先生作为经典作家的文学史地位。

    四、中国问题与世界视野——“中体西用”的文学实践

    从上上一个世纪的后半叶开始,中西文化的融会与碰撞,便成为中华民族实现现代转型的核心问题。而对中西文化在这一融会与碰撞过程中的主客体关系,形成了多种不同的理解、观点和做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洋务派思想家们提出的“中体西用”之说,即以中学为主体,以西学为客体,以中学为根本,辅之以西学的技术、方法和富强之术。这一观念后来经过以陕西籍学者吴宓为代表的《学衡》派思想家们“昌明国粹,融化新知”的倡导,再到今天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呼声,历史证明是正确的。我认为陈忠实先生的写作是“中体西用”在文学领域中的重要实践。陈忠实先生的《白鹿原》,立足于中国问题、中国体验、中国故事、中国精神,又在叙事方式上吸纳了大量来自苏俄、欧洲,特别是拉美小说的经验,表现出广阔的世界文学视野、艺术融通能力和文化包容性。

    正是这种“中体西用”的立场,这种立足中国问题打开世界视野的原则,这种将中国故事与世界上最先进的讲故事的方式相结合的做法,决定了陈忠实先生的《白鹿原》成为一部跨国界跨民族传播、跨媒介传播的文学经典。

    这便是我对陈忠实先生为我们留下的文学遗产的初步认识。

相关内容
2016-11-01 11:15:51
2016-11-01 11:12:56
2016-11-01 11:08:54
2016-11-01 11:04:32
2015-08-01 08:52:34
2015-08-01 08:40:58
2016-05-08 10:24:02
2016-05-06 12:01:44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