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作 家 >> 周养俊 >> 长篇小说《雀儿》 >> 周养俊长篇小说《雀儿》连载二 >> 阅读

周养俊长篇小说《雀儿》连载二

2016-10-25 10:06:10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周养俊



冬天,雀儿跟着金凤到了西安,在钟楼附近一家单位找到了工作,金凤就在这里上班。

放下东西,一时无事可做,雀儿看天色还早,就要求金凤带着去看钟楼。

钟楼,是西安的标志,是这座古城的魂儿。就像丁家坪村中心的那棵老槐树,四里八乡的人一说到丁家坪就会说有老槐树的那个村;村里老人一说到村子的过去,就一定村从老槐树说起,因为周围的村子都没有这么老、这么大的树。小时候,爸爸曾带雀儿到县城,城中心的钟楼看的她目瞪口呆。爸爸却说,这钟楼叫啥钟楼呢!太小了,比起西安城的钟楼来可就是碎茅棚棚子了!雀儿想象不出西安钟楼雄伟气势,只能把看钟楼的愿望放在心里,等着自己长大了去看。现在,到西安了,她第一个想法就是看钟楼。

雀儿曾在广播上听过陕西快板《夸西安》,其中有这么几句她一直记得:“说西安,道西安,西安处处是景观。钟鼓楼中间站,气势雄伟真壮观。站在钟楼四下看,四条大街面对面。东大街羊肉泡,一打电话就来到。解放路桂花香,喝上两碗甜米汤……”

雀儿还听村子里老人们说过一个民间笑话,说一河南人和一陕西人出差,晚上同住一室,闲聊中就说起了自己省会城市的建筑。河南人说:“郑州有个铁塔寺,把天顶得咯吱吱。”陕西人便脱口而出:“西安有个钟鼓楼,半截子还在天里头。”此话虽是戏言,足可以看出钟楼带给陕西、西安人的骄傲和自豪。

雀儿和金凤一走上大街,就卷进了熙熙攘攘的人流,她们选择了距离钟楼很近的一根电线杆下站着。看巍峨壮观、古老庄严的钟楼,看钟楼下川流不息的车辆、行人,看以钟楼为圆心伸展出去的东西南北大街,看钟楼西边、并与之遥遥相望的鼓楼,看钟楼东北角风格朴实、厚重大气的邮电大楼,看钟楼顶飞檐下翩翩飞舞的云雀......此时,夕阳的余晖映照眼前的这一切,金光四射,一片灿烂,令雀儿目不暇接。

雀儿知道云雀不是麻雀,可云雀也是雀儿呀!她不知道这两个飞鸟到底有啥区别,可是她看见眼前的云雀确实比乡下的麻雀飞得高、飞得快、飞的好看。是环境的原因?还是品质不同?她想像着乡下麻雀飞进城的样子,也想想着自己以后的变化。

雀儿仰着脑袋看云雀,脚不自觉地向后退着,退着,“咚”一声碰到了身后的电线杆上,要不是金凤眼尖手快,一把扶住了她,她就会摔倒在地上。

金凤关切的问:没碰疼吧?

雀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脸也红了。

金凤说:有啥好看的?看把你投入的?人都差点儿跌倒了!

雀儿一本正经的说:雄伟!壮观!太震撼了!

金凤说:好看的多着呢!钟楼、鼓楼、邮电大楼、报话楼,解放路、东西五路、莲湖路,火车站、革命公园、兴庆公园、莲湖公园……多得很!有你看的,只要你爱看!

雀儿说:不是没见过么?

金凤说:现在容易得很,以后每天下班,你跟我走就是了!

说着说着,两个人就回到了住处。

第二天早晨,走进就要上班工作的地方,雀儿忽然怔住了,拉了拉金凤的衣角悄声问:就是这里呀?

金凤打了一下她的手,没说话。

这哪是个单位呀?这地方与繁华热闹的西安城极不协调,整个面积满打满算还不到二十个平方米,比陕南小镇上的杂货铺还要小,只是屋子里的摆设显得有点儿现代化的气息。

这儿是这家印刷厂的营业点,对外叫门市部,就是乡下人说的门面房,工作人员只有几个,主要任务是揽收和办理印刷业务,还做些书刊杂志的设计和策划。听金凤说,这家印刷厂的印刷车间、装订车间都在城北,管理人员办公也在那里,规模还可以。

雀儿看了看眼前这些,总觉得不是自己想象的地方。

金凤看出了雀儿的心思,忍不住说:你不敢小看这地方!钟楼下可是寸土寸金,咱村子大,长得都是荒草、烂树、破石头!有什么用?甭看这地方不大,那挣钱啊!听说咱那米粮老板现在资产有几百万,好家伙!那都是从这儿开始的。你猜,他那时候做的啥?就做一样活儿,印制名片、证件、饭票,还有笔记本、日记本的红皮皮儿、蓝皮皮儿、咖啡色皮皮儿,就这,人家一家伙就发了!

雀儿觉得金凤说的在理,就一边听金凤说话,一边观察这小地方的环境,心里琢磨着自己下一步应该做的事情。

这家印刷厂的老板叫米粮,大米的米,粮食的粮,是南方人,年纪三十左右,长得有点儿老面,不了解他的人都以为他是个中年人,再加上他说话的语速慢、声调低、乡音重,还有些沧桑,给人一种老实稳重、值得信赖的感觉。米粮问了雀儿几句话,就说可以来上班,具体工作是做杂务,就是提水、扫地、抹桌子、早晚关门窗这些事情。同时,还要求她尽快学会微机操作的基本知识,准备以后上微机,最好能搞设计工作。

雀儿没见过微机,只听说过电脑,但不知道是个啥样子,于是问米粮:电脑和微机哪个更先进?

米粮笑了,说:两个东西一样。

米粮眼睛小,笑起来只留下一条缝。雀儿觉得很好笑。

雀儿问:那为啥叫两个名字?

米粮又笑了,说:把猫叫咪,一样,叫法不一样。

雀儿不问了,她猜想可能就和人们小时候的名字和长大了的名字一样,一个是乳名,一个是官名儿,她记得自己小时候爷爷、奶奶都叫她雀雀,上学了老师和同学们叫她丁雀儿。

米粮给她说了许多话,最后一句话说得很慢,雀儿也听得最清楚:工作必须做好,工作做好了,其他都好说。

雀儿永远记住了米粮的这句话。她知道自己现在是这个单位的清洁工。她觉得一个山里孩子能在钟楼下面当清洁工也是很好的事情。她坚信,自己不会永远当清洁工,她会努力学习,通过学习发展自己。

很快,雀儿发现,在这里上班的几个人都是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子,也都是乡下人,可能是长时间不在太阳下干活,也没有风吹雨淋,一个个长得像水洗过的白菜、萝卜,都水灵灵的好看。

雀儿也好看,村子里的大嫂、大婶都说她不像山里人,和城里的洋娃娃差不多。雀儿曾为此骄傲过,进了城她才发现自己和城市的姑娘差别太大,虽然她把姐姐出嫁时留给她最好看的衣服穿在了身上,可是和西安大街上的女孩子一比,她的身上就像扎了刺,不管衣服的式样、质量、颜色怎么时尚,她还都是个满身土气的山里娃娃。但是,有一点她很自信,就是她的长相和身材,绝不比城市里的许多女孩儿差,昨天下班后上街,看到一个女孩儿,长得又矮又胖,两条框框腿粗得像压土的碾石,却穿着紧身裤和长筒皮靴。雀儿心想,咋把这么好的东西让这号人糟蹋了。她真为那女孩儿遗憾,她想那女孩儿如果打扮得本质一些,穿得上下协调一些,一定比这样打扮要好看多了。要是在学校或者村子里,雀儿一定会建议她的好朋友调整一下装扮,可是这在城里,那些人自己也不认识,只能表示遗憾了。返回的路上,她又看见一个抱着小狗的女孩儿,高高的个子,大大的眼睛,上身穿着一件很短的翻毛棉衣,衣领上的长毛几乎遮住了她瘦小的脸庞,细麻杆儿似的腿上只穿了很薄的黑色长筒袜子,脚上是一双很笨的棉拖鞋。她眼前立刻出现了家里养的那只大公鸡,可是那大公鸡也许比这女孩儿还好看一些。嘿!这人!怎么穿着棉拖鞋就上街呢?

晚上,她把看到的这些话说给了金凤,金凤嘿嘿一笑,说:你以为城里人和乡下人能有多大差别,明天我带你进澡堂子去看看,一个一个光尻子,没有啥不同!一样样的!

雀儿说:金凤姐,你咋把话说得这么难听!

金凤扑哧一声笑了:姐话丑理端呀!

雀儿想了想,也笑了。

金凤说:瓜女子,笑啥呢?走!上街去,多看几眼钟楼你的胆就正了。咱现在瞎好也算是钟楼下的鸟么!怕球啥呢?想朝哪飞就朝哪飞,西安也是咱们姐妹的了!说着,金凤就抓着雀儿的手往出走。

晚上的钟楼相对平静了,上钟楼参观的人没有了,街上的汽车、行人少了,围着钟楼照相的人也看不到了,只有几只鸟儿绕着钟楼的翘檐飞,不时发出几声啼叫。雀儿猜想,这几只鸟儿可能是找不到家了。

金凤拍了一下她的胳膊,雀儿这才跟着金凤走了。

女孩儿天性爱美,无论城市还是乡下,她们都喜欢上街逛商场。雀儿是爱美的姑娘,只要有空儿就想往外面跑。

东大街、西大街、南大街、北大街、解放路、火车站、竹笆市、骡马市、木头市、盐店街、炭市街、糖坊街、二府街、庙后街、大皮院儿、小皮院儿、民生商场、开元商场、百盛商场、秋林商场……雀儿跟着姐妹一条街一条街地走,一处地方一处地方逛,腿走酸了,脚走疼了,劲头仍然十足。他们不是看历史,不是看文化,也不是看建筑,他们是看热闹、看商品、看漂亮。

雀儿和金凤在一起的时间最多,几乎是形影不离。

金凤进城早,也是姐妹们中经验最多的一个,她一边和雀儿转街逛商场,一边向雀儿讲自己的故事和女孩子应该注意的事情,雀儿佩服金凤,她一直觉得金凤的眼睛很毒,看人看得特别准。

一天,她们从钟楼下的地下过道通过,金凤忽然拉了拉她的衣角,低声说:你看那个穿咖啡色夹克衫的小伙子,看见了没有?那是个贼!

雀儿问:你咋知道?

金凤说:你看,你看啊!

果然,那小伙儿一直尾随一位很时髦的中年女人,以极快的速度从那女人很夸张的大提包里夹走了一只精致的钱包。

雀儿“啊--”了声,却立即被金凤捂住了嘴。

雀儿很不高兴地问,为啥发现了坏人不吭声?

金凤眼睛一瞪,狠狠地说:看把你能的!你要敢喊,看那贼不把你捅了,你以为那贼是一个人?他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肯定周围是一伙人。

雀儿问:那就没人管了?

金凤说:警察呀!警察不管这事儿吃屎呀?你着急做啥?

雀儿不说话了。

金凤嘿嘿一笑,一脸兴灾乐祸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金凤说:那被偷的女人活该倒霉!我看那货色肯定是个当官的婆娘,你看那贼式子,走路尻子还一拧一拧的,挨球的货么,张狂么!今天一回去我就叫她哭!你信不?

雀儿不喜欢金凤这种做法,但又怕得罪金凤,就没再说话。

这件事不久,金凤带雀儿乘公交车到南郊联系业务。路上,金凤与一年轻女子忽然吵了起来,什么脏话都骂出来了。

雀儿急忙上前劝阻金凤。

金凤急了,说:一边去,一边去!还不是为你!

雀儿不解地问:为我的啥呀?

金凤说:人家的手都塞进你提包里了,你没发现?真是个傻帽儿!

雀儿愣了一下,笑着说:我包里啥啥儿也没有,就是两包餐巾纸。

金凤扑哧一下笑了,指着雀儿的额头说:看你个坎头子货,一满是个瓜怂!

周围的人笑了,再看那小偷嫌疑女子时,已经不见了踪影,原来她们说话的时候,汽车已经过了一站。

下车后,雀儿问金凤到底咋回事儿。

金凤说:一上车我就看见那女的不是个东西,先是往一个男人身上靠,那男人灵醒,赶紧从车前头跑到了车后头,你却见那里有个空儿往前挤,就把那空儿占了,可你不知道,你的包包就到了那女人手的跟前了。那女人也是笨怂货,压根儿就没发现咱俩是一块儿的,伸手就拉你包包的拉锁,我赶忙向前一挤,就把女人推开了,所以那女人骂我。

雀儿仔细回忆,好像过程和细节就是这样。可是,她始终弄不清,车上那么多人,金凤怎么看得这么准的。

雀儿的神态,金凤也清楚,她知道雀儿还在怀疑她说话的真实性。于是,晚饭后她又约雀儿上街,有意停在钟楼地下通道的一个角落系鞋带。

雀儿说,再没地方了,非要蹲在这儿系鞋带?

金凤摇了摇手,示意雀儿到自己跟前来,然后附在雀儿的耳朵上说:你看那个万货。金凤把她不喜欢的人叫货,或者叫万货。

雀儿顺着金凤手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有一个身穿夹克衫装、戴着墨眼镜的男人靠着通道墙壁悠闲地抽烟,看那人年纪约摸四十多岁年纪。

金凤问:雀儿,你看清了没有?

雀儿问:看他做啥呢?

金凤说:雀儿,你现在看他做啥呢?

雀儿摇头说不知道。

金凤说:那万货在吊傍呢。

雀儿问:吊傍是做啥呢?

金凤说:瓜怂,吊傍就是挂女人、寻女人、找女人知道不?你没听说过?

雀儿摇头说:没有。

金凤说:那你就跟着我看,跟紧,脚底下放麻利,我今儿让你看个新鲜的。

雀儿不想继续看下去,可是又觉着新奇,再说也没事儿干,正在犹豫的时候,一个打扮得妖里妖气的女人走到那男人跟前,两人相视一笑,那种笑怪怪的,雀儿没看见过,总觉得很那个。说话间,那男人在那女人脸上摸了一下;那女人一转身,那男人又在那女人屁股上拧了一把。那女人冲那男人又怪笑了一下就走了,那男人扶了扶眼镜就跟了上去。

金凤拉着雀儿悄悄地跟着那两个人,出了地下通道,上了大街,又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望着那两个人的背影,金凤忽然说:不跟了,不跟了,跟上了也没意思。

雀儿不知金凤说什么,也不想知道那一对男女到底去做什么,金凤说不跟了,她也就停住了脚步。

返回的路上,金凤的话就没有停,可是雀儿一句也没听进去,刚才那一幕就像在电视上看到的,一直在雀儿的眼前晃。她越想越觉得心里堵得慌,金凤的样子也越来越模糊了。

雀儿到这个单位上班,是金凤帮的忙,临走时,妈妈一再交代雀儿要听金凤的话,姐姐却悄悄对雀儿说,不敢相信金凤,说金凤进城后变化太大,不要看她嘴上说得好,光看打扮就知道一定不安分。雀儿有自己的主意,她不管别人干什么,只要别人给自己做过好事,她就要记着感谢人家;只要别人不伤害自己,那自己也不必去管别人。还有,她相信金凤是一个村子的姐妹,人老八辈儿都在一个山沟里过活,再坏,她也不会太过分。雀儿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雀儿想起那天金凤在公交车上与女贼吵架,那明显是金凤在保护她,还有金凤经常教她怎么认识好人,如何防坏人、保护自己,在单位处处护着她,她心里都非常感激。

回到宿舍,金凤还在说刚才的事情,雀儿知道这事情还没完,就耐着性子听她说。

金凤说:今天见的那一对万货,就是小说书上、电视剧里说的“一对狗男女”,男的应该叫“嫖客”,女的叫“鸡”,对,应该叫“野鸡”,专门做男人和女人见不得人的事情。

雀儿忍不住问:你不了解情况,也不能乱说,那两个人年龄相差那么大,会吗?

金凤说:你没听人说老牛爱吃嫩草么?年轻的就是比年龄大的好呀!

雀儿再没说什么,可是心里犯嘀咕,她甚至怀疑那两个男女中,有一个是金凤认识的人,不然金凤怎么这么感兴趣,还有,走到半截她怎么又不跟着走了?她有看法,却要求自己不要管这些事情。

金凤说:你不知道,旧社会,钟楼跟前有个鸭子坑,是女人专门干那事情的地方,那年代是公开的,按年龄大小、长得瞎好明码标价,想咋整就咋整,不像现在偷偷摸摸,让公安局、派出所的人抓住了还要罚款。前些年,这种买卖是在解放路的立交桥上,那时候,听说西安城区只有那一座立交桥,那地方离火车站近,这样的事儿多的很,只要天黑了上那立交桥的,八成就是弄那事情的。

雀儿笑了,说:不可能吧?在那桥上?

金凤说:不知道了吧?人家又不是瓜怂?那只是挂,知道不?就是谈,谈生意……谈好了再到其他地方去。

雀儿忽然明白了,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金凤歪着头看了看雀儿,很得意地继续着自己的话题,一切说的很自然,也很平静,好像自己经历过似的。

雀儿的脸却红了,心跳也加速了,她觉得这座文明的大城市不应该有那些事情,或许是金凤在瞎说八道。

 

相关内容
2016-10-25 10:09:38
2016-10-25 10:06:10
2016-10-25 10:10:45
2016-10-25 10:08:18
2016-10-25 10:04:27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