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作 家 >> 周养俊 >> 评论报道 >> 城市化背景下一代农民儿女的人生和命运 >> 阅读

城市化背景下一代农民儿女的人生和命运

2016-10-25 09:41:56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李星

——读周养俊长篇新作《雀儿》



   

    李星

    以诗歌、散文创作而成为陕西职工文坛翘楚的周养俊先生,在年届六旬时却突发雄心,为了“填补自己文学人生的缺憾”,向从未曾问津的小说创作发起了冲锋。期间酸甜苦辣,外人虽难以尽知,但仅从笔者两年间先后所读到的长篇小说《雀儿》征求意见稿和修改后的拟出版稿,就可以看出一个老作家,开辟另一文学领地所付出的艰辛和他所具有的文学迸发力。虽然没有如当前许多一出道就奔宏篇巨制而去的野心,但却将耳濡目染的城市化背景下一些农村青年为改变命运进城打工,做一个尊严的城市人的可歌可泣的经历和奋斗,真实而生动地呈现于人们面前,并成功塑造出了雀儿这个自尊自爱,以诚实的劳动,坚定的理想,走向人生新境界的新一代农民女儿形象。丰富的城乡阅历,多年从事散文创作积累的经验和文字素养,不甘平庸的精益求精,使《雀儿》中的城乡生活氛围不仅真实,而且生动饱满,不时有出人意料的细节和情节出现,就连着墨并不多的一些人物,也带着浓烈的城乡生活气息和个性化生命信息,不能说处处出彩,但却做到了情节曲折自然,结构谨严,在人物刻画上凝神聚力,思想和情感深沉慰藉,给人以出手不俗之感。老树出新枝结新果,让人顿生敬佩之心。

    作为社会发展进步标志的城市化提速,城市化率的不断提高,已经成为影响当今中国城乡面貌和社会结构的主要因素,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怀揣着对城市生活的向往和对未知世界的惶恐,走向了城市,开始了自己与父辈全然不同的梦想追求。《雀儿》虽不是表现这种历史潮流的宏篇巨制,但却着眼当代,面向未来,表现了一个老作家热忱的现实关怀。它从秦岭山区一个叫丁家坪的村子一位高考失利的女青年雀儿进城打工开始,以她几年间的经历和奋斗,并走向自主创业的艰辛道路为主要情节线索,展现了她及同她一样的进城女青年金凤、菲菲、猫眼(刘巧珍),男青年二强,盲流小虫,农村籍的女大学毕业生百灵各不相同的爱情、婚姻和人生命运。虽然这只是波澜壮阔的中国城市化里程中的一枝一叶,但却并不逼窄,不仅表现了以钟楼为中心的古城西安的民俗风情,多样的餐饮、小吃,及从国营企业经理到私人小作坊、小饭馆老板到各色冒险家、坑蒙拐骗的流氓混混、歌舞厅及坐台小姐等多样化人物,呈现了都市生活的光明和阴暗、机遇和危险。小说还通过雀儿的经历和体验,涉及城市 和乡村发展的不平衡,有的依然贫困,有的却因青壮劳力的外出,出现“空心化”现象,孩子们失育、老人失养等。比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些写农村女性的城市失足和不幸命运的小说,《雀儿》的视野更为开阔,更有当今城乡真实的社会生活脉搏和新时代特征。

    雀儿是小说所着力塑造的给人以未来希望的有理想、能吃苦的一代农民女儿形象。作者赋予了她自尊、自爱、自主、自立及宽容大方、乐于助人、冷静自律、真诚踏实等优秀的人格品质,即使对待自己的爱情、婚姻她也能冷静处理,听其言而观其行。这些品质不仅是作者的人格理想所在,并能给广大读者一种可贵的立人与兴业的励志启示。与主人公雀儿相比,其他与她经历相似的农村青年就各有各的不幸,折射出了城乡差别的体制弊端和城市生活的诱惑与黑暗面,以及他们自身的人格缺陷。猫眼受坏人诱惑,当了“坐台小姐”,遇到改邪归正的小虫,并与之相爱,本来可以开始自尊、自立的新人生,但却受不了穷,又背叛了他,沦为他人的玩物。菲菲是个自尊的女性,但为还父债,却嫁给了一个乡村恶棍,受尽欺凌,幸运的是,她受到雀儿等人的帮助,终于摆脱了无爱的婚姻,重新开始了在城市的新人生。农村出身的女大学生百灵、城市成长的婷婷,为了改变自己命运,或为留城有一份体制内工作,或为家庭贫穷,先后与人未婚同居,虽然她们最后通过不同的方式,或建立了家庭,或找到所爱,但却给自己原本清白的人生捈上了抹不掉的污渍。

    能否将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情感和人格理想,如盐入水的地溶于笔下的文学世界,成为作品内在的精神生命,是衡量一个作家成熟与否的重要标志。在《雀儿》这个虚构的艺术世界里,我们分明感觉到了周养俊先生无所不在的人格精神和价值观念。作为同样经过自己奋斗,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从乡村走向城市,并成为作家及体制内一个厅级领导的周养俊,深深地热爱着西安,但却从未忘却自己度过的人生前二十年的家乡父老,故土的一草一木,能将钟楼在西安人的心中的地位与那棵老槐树在家乡人心中的地位相比,这种双向的比喻和家乡心里认同,我在以往的文学阅读中从未遇到过。让笔者看到了他的真诚和真实,也看到了不私不忮的为人。同样,对于笔下的人物,无论是如雀儿、菲菲那样的自尊、自爱、自重的农村女孩,还是如猫眼那样的走过人生弯路的人,他都有着如父辈一样的情感,始终充满理解和关爱,同情她们的不幸,理解并痛惜着她们曾经的失足。对于如贪图享乐,功利化的同居,对于那些诱惑和欺负他们的城市渣滓,对于城市里黑暗角落的卖淫嫖娼行为深恶而痛绝,并不回避且予以严厉谴责。特别是对走上自主创业之路,出版了广受好评的长篇小说,在家乡建厂助学,似乎一身荣耀的雀儿人生命运,他并未画上句号,生产事故不断,遭人诈骗,负债累累,婚姻爱情失败,还面临着如六叔这样的乡村权势的倾诈,朋友的背叛,他还远未成功,真正的考验还在后头。更见出作家的涉世之深。既如实的写生活的厚爱又不回避未来面临的不幸和困难,体现了作者对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的坚守。

    与父亲般的爱与同情、理解共在的是作家周养俊对城市生活把握与表现的客观和全面,既看到它的进步和繁荣,给广大进城农民子女创造了学习、进步、发展的机会和空间,又表现了物质的追求和畸形的消费文化给急于摆脱贫困的青年所挖下的陷阱。城市有如张勇这样的奉公守法、忠于职守、埋头苦干的体制内官员,也有如米粮、早期的二强这样的善于经营、知人善用、乐于助人的大、小老板。尤其是米粮这样的成功企业家,慧眼识珠,不仅敏锐地发现了雀儿这样正直、能干、有发展前途的新员工,而且在关键时期委以重任,在彻底改变她的命运的人生里程中起了重要的作用,他是城市的希望,也是中国现代化事业的支柱和基石。他对自己手下职工菲菲有多次的救助之恩,居于绝对的优势地位,但在爱情上,却不以恩主自居,给予她充分的自由,如此的高风亮节,实在令人敬仰。而对于大学毕业生百灵,村长六叔这样心机重重、精于计谋,或损人而不利己,或损人而为己的农村出生女孩和农民,作者又是非分明,痛下针砭,充分说明了作者对乡村社会,城市职场,以及人性的了解之深,具有深刻的社会和人生的启示意义。

    从根本上说,文学中的各门类是不分家的,周养俊原来名世的散文、报告文学,许多原来就是写人的。中外文学史家也多有将小说归入散文的传统,并有对某些名家名作究竟该归入散文还是小说的分歧。但在当前中国文学现实中,它们除了同样是语言的艺术之外,却更有着显然易见的不同的文体规范。因此,我们不但可以将周养俊写小说,特别是写长篇小说看做是文体转行,而且应该对他创作的“衰年变法”给予肯定。面对新挑战,周养俊用《雀儿》的出手不俗,令人刮目相看。同时笔者还期待着,以周养俊的文学修养和六十年的人生历练,他应该有从自己一代人的人生经历和心灵历程为素材,更优秀的小说问世。这似乎苛求了,但确实是我对小我近十岁的他出自真诚的希望。

    2015年8月31日改定


作者简介

李星,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陕西省作协常务理事,陕西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生态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茅盾文学奖原评委等 。

 

上一篇:你我都是雀儿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2016-10-25 09:41:56
2016-10-25 10:11:45
2016-10-25 09:44:36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