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观 察 >> 穆将王村一个“城改”的坏标本 >> 阅读

穆将王村一个“城改”的坏标本

2016-08-15 12:45:02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作者: 崔永利

   穆将王村,曾是西安市灞桥区实施城中村改造最早的村落之一。由于种种原因,村民拆迁后大部分没有按时回迁。此间,各种矛盾也因为拆迁集中凸显。穆将王村“城改”受阻,导致灞桥区一些村落对于“城改”持有恐惧和抵制的心理。

   8月9日中午,36岁的胡绪峰不好意思地告诉一位来访朋友:“我已经没钱请你们吃饭了。”

   胡绪峰开的小车,是小舅子的一辆旧“现代”,这辆车是当年小舅子结婚时他给送的,而现在胡绪峰的车基本都被顶债了,只好借小舅子的车开。而他自己曾拥有十余辆小车,价值超过千万,“那次一次性买了10辆奥迪,挂的杨凌区的牌照,车牌最后三位数为001到010”。

   提到过去的辉煌时,胡绪峰流露出一丝兴奋,但是,这种快乐很快就消失了。

  村委会主任换人

  “城改”开发合同遭变更

   2016年8月9日,在西安一家茶秀,胡绪峰回忆起参与穆将王村开发的往事。

   胡绪峰涉足房地产市场已整整10年。他有时觉得自己很富有,他说他有成百上千套房子没有收回来;有时他又觉得自己债台高筑,欠下数十人的巨额债务;有时他还觉得很狼狈,官司不断被数地公安传唤。胡绪峰时常觉得冤枉,这个曾自称“陕西最年轻的亿万富翁”认为自己不小心进入了别人设的局。

   胡绪峰介入房地产市场,还要从10年前来说起。2006年8月份,胡绪峰经别人介绍,认识了时任灞桥区红旗街道办穆将王村的村主任王安虎。

   胡绪峰说,经过和王安虎交流后,认为穆将王村已经达到当时规定的“城改”条件。2007年3月19日,法人代表为胡绪峰的陕西宏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穆将王村达成开发协议。

   协议规定,全村约有785亩土地,在胡绪峰修建18万平方米的多层给村民安置外,除去法律规定的留用土地,其它的土地由胡绪峰自主开发,并由胡绪峰承担拆迁补偿款2500万元。

   2007年5月12日,“城改工程”正式动工。当年准备修建12栋多层、2栋小高层,除了8栋安置村民外,剩余4栋对外销售。2008年8月份,村委会换届选举,新的村委会主任上任。胡绪峰说,当时他预感到,新的村委会领导班子上任后,该项目可能会出现问题。

   胡绪峰称,2009年春节前,就有村委会领导找他要钱,“说是村子要给村民过年发钱”。胡绪峰说,他表示,村委会新领导上任后,一般情况下,会和原来与上任领导签署合同的开发商产生一些不愉快。他很担心,答应了这个条件,还会受其他刁难,因此他拒绝了对方的这个要求。

   不久后,新的村委会提出要重新修改开发协议——2010年3月26日,新的修订协议出台,“原来我们能开发的大约600亩土地变成420亩,18万平方米的多层安置房变成15万平方米的高层,拆迁补偿金从2500万元变成了1.4亿”,胡绪峰说,条件变得很苛刻,“安置村民的房屋面积看起来减少了,但是因为是从多层变为高层,实际成本增加了约2个亿。”

   对此,胡绪峰一直不同意,还为此停了几天工,但是,“村民看到停工后就三天两头闹事,不同意也没办法,街道办、区政府也做我们的工作,我们最终还是同意了修订协议,”胡绪峰说。

   最终,2010年8月10日,穆将王村拆迁全面动工。690户2775名村民搬迁出老村庄,等待搬进新的家园。

   由于政府积极协调,拆迁顺利完工。村子除了3个企业和一个菜市场外,都已拆迁完毕。而在拆迁进行的同时,胡绪峰此前修建的多层安置房已经竣工。

   此外,虽然新的开发协议将居民的安置房从多层改为高层,但是,仍然有三分之一的村民选择了多层,随后,在街道办的协调下,192套多层住房被分配给村民。 

胡绪峰告诉华商报记者,由于各种原因,穆将王村的开发资金链断裂了。

   此间,和盖楼的施工方冲突不断。再下来,胡绪峰和一系列公司签订融资或借款协议,胡绪峰很多借款都是以公司股权进行抵押。2013年3月19日,陕西宏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从胡绪峰变更为朱某,2015年10月11日晚,朱某涉嫌非法侵占,被浙江省绍兴市警方抓捕。

   胡绪峰认为比资金链断裂更为严重的是,自己的后院起火。在他身患食道癌(早期)的时候,一些身边的得力人员和外界勾结,联手欲吞噬他的公司,甚至想将他送往监狱。除此之外,令胡绪峰愤怒的是,安置房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建起来,而一些违法建筑却拔地而起,在交由他自主开发的土地上抢夺地盘。

   8月12日,在胡绪峰的指引下,华商报记者在穆将王村看到,穆将王村家居市场、几家汽车修理厂、烧烤城、停车场都在热火朝天地经营着。胡绪峰说,“这些违法的建筑,大多是个别新老村干部在后面遥控经营的。我们辛辛苦苦拆迁后的土地,这些人很快就在上面违法修建房屋”。

   胡绪峰认为,他在开发穆将王村时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被一些新老村干部刁难,这也与那些人参与非法建筑有关,“如果合法的工程顺利了,务必影响到非法建筑的经营,显然会损害个别人的利益”。

   胡绪峰说,他当初多次给城管部门、街道办等举报此事,城管部门说要查,但是最终也没有一个结果。

   8月12日,灞桥区城管局副局长王培安说,此处的建筑确实都是违法建筑,两年前,城管局也集中查过。随后,将查处的结果报规划、土地等部门确认,但最终不了了之。“虽然有的有一些手续,但手续都不全,应该算是违法建筑”,王培安说。

  安置房估计年底竣工

  村民回迁时间还难以确定

   8月12日,华商报记者采访了穆将王村原村主任王安虎。王安虎现在在白鹿原一座高档书院内生活,他对村里的事情不愿多提起,他现在信佛了。

   王安虎说,起初认识胡绪峰的时候,觉得这个娃娃年轻有为,“就是看他是个干事的人,所以才决定帮他一把,将村子的开发交给他来做。后来发现这个年轻人好高骛远,好大喜功”。王安虎说,这个年轻人曾自称“陕西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他不管钱是从哪里来的,先挥霍再说。

   王安虎说,胡绪峰欠的债务太多,估计欠七八十家的材料款或工程款。华商报记者了解到,2015年8月10日,穆将王村的开发主体从陕西宏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变更为陕西佳馨源实业有限公司,至此,从形式上看,胡绪峰和穆将王村的“城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对此,穆将王村现任村委会主任王建忍说,新的开发商陕西佳馨源实业有限公司来了后,目前的工程都在有序进行中,“估计年底,村民安置房屋都可以竣工”。

   但红旗街道办城改办现任主任杨某表示,不出意外的话,安置房估计年底竣工,因为其它基础设施不到位,村民回迁时间还难以确定。

   王安虎说,胡绪峰不但欠下了数以亿计的债务,而且害苦了穆将王村的村民和一些买楼的业主。

   8月13日,灞桥区红旗街道办城改办原主任骆经济告诉华商报记者,胡绪峰不但自己失败了,也害了很多人。材料款和施工方不说,大概开发的商品房有500套左右卖出后,迟迟没有给人家交房,导致这些业主多年来四处投诉。还有,胡绪峰让村干部的威信和政府的信誉都受到影响。

   骆经济说,据他统计,还有数十村民,因为年龄和疾病原因,都客死他乡,至死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家园重新修建起来。还有村民原本指望回迁后给孩子结婚,但是,目前这些村民都抱上了孙子,回迁还是遥遥无期。

   红旗街道办城改办现任主任杨某说,穆将王村是该街道办唯一的一个城中村改造项目,这个城中村改造受阻,使得灞桥区很多城中村改造都不敢进行。因为一些村民现在还租住在附近其他村子里面,其他村子一说到“城改”,就恐惧和抵制,“你看看穆将王村都成了啥了,等穆将王村回迁后我们再拆迁。不管如何,穆将王村已是当地一个‘城改’坏的标本”。

   很多接受采访的人都让记者给胡绪峰带话,“早日回来说清楚穆将王村的事情,不要跑不要躲”。

   在灞桥区红旗街道办穆将王街,陕西宏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已经大门紧锁,玻璃大门上贴满了法院的查封告示。胡绪峰说,这些都是开发公司变更后带来的一系列的诉讼。

   昔日风光无限的胡绪峰也因为开发穆将王村而身陷无尽的官司中:他举报陕西佳馨源实业有限公司涉嫌诈骗,已经给西安碑林警方报案;胡绪峰起诉西安市工商局的行政官司已经到了西安市中级法院,他认为西安市工商局在有人出具虚假材料后,将他公司法人代表和股权进行变更;渭南市中级法院还在审理一起胡绪峰起诉西安市政府的行政诉讼,胡绪峰认为西安市政府违法将穆将王村“城改”的开发主体,从陕西宏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名下变更到陕西佳馨源实业有限公司名下;还有和另外几个公司的股权之争已经将官司打到了最高法院……

   8月14日,胡绪峰说,他有一天最终会以开发商的角色重返穆将王村的,“我不是逃避而是选择如何回来,我现在回到穆将王村什么身份都不是,如何面对大家,对于穆将王村,我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类似案例

  道路不通基础设施没完善

  安置房建好3年难回迁

   8月12日,华商报记者在西安市雁塔区长延堡街道办北寨子村采访,一些村民纷纷打探——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呢?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5年前该村村民因城市整体规划搬迁,涉及拆迁户453户1716人。目前,村民都在外面租房居住。问及为何迟迟不能回迁,开发商方面的一位姚姓工程师说:“是因为安置楼西侧的市政道路至今未通,各路管道无法按时接入,所以无法顺利回迁。”记者看到道路两旁堆满了建筑垃圾,还长满了杂草,旁边是一片废墟,还有几间破败的瓦房没有拆除。

   据了解,雁塔区北寨子村城中村改造项目叫中环国际城,是陕西中孜国际置业公司和雁塔区北寨子村委会一起联建。包含道路绿化在内改造建设用地共有280多亩,于2011年6月份开工,项目启动至今已5年有余,村民安置房1、2、3号楼在内的建筑均已施工完毕。开发商在2013年已经缴清城市建设市政配套费6863万元。但房子就这样一直因为道路不通被搁置着。这种状态,已维持了3年多。姚工程师说,村民安置费用36个月内1年需要500万元,超过36个月逾期1年翻2倍,逾期2年翻3倍。这样算下来逾期的安置费用已经用了3000多万元。

   “安置房西侧市政道路如果能尽快修好,各路管道就可以进施工现场,配套设施完善之后,村民就可以立即入住。”姚工程师说。

   村民代表倪强坦言:“已经5年了,大家现在都基本分散在长安区各个地方租房生活,都希望能早些回家,搬进新房。有些老人年龄大了,从农村出来生活不习惯,甚至在租住的房子里去世,我们村子以前的老支书田某就在两年前去世了。还有些适婚的年轻人迟迟不能回到自己的房子结婚,就一直拖着。我们也多次找村委会、街道办等相关部门,也没有给个准确回复,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

   8月12日,长延堡街道办城管科科长梁彬说,没有回迁的主要原因确实是基础设施没有完善,街道办目前正在积极协调中。 华商报记者 崔永利

 

相关内容
2020-02-01 15:20:16
2018-05-28 11:31:55
2016-07-25 09:17:05
2019-05-08 15:31:01
2018-08-09 08:22:45
2019-09-27 09:56:49
2019-05-07 21:39:27
2016-04-26 09:19:13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