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文化资讯 >> 赵之谦与茶梦轩 >> 阅读

赵之谦与茶梦轩

2016-07-29 10:14:15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叶梓

 

茶梦轩 赵之谦

 

 

   1873年,四十四岁的赵之谦在经历了十年赶考之后,终于转求实务,呈请分发,以国史馆誊录议叙知县之职赴江西上任。为官济世一直是赵之谦的人生抱负,他为了做一名受百姓拥戴的清官,甚至放弃了自己的篆刻艺术。南下赴任之际,他为潘祖荫刻《金石录十卷人家》,复为胡澍刻下《人书俱老》之后,发誓从此“誓不操刀”。此话从他江西同事张鸣珂的《寒松阁谈艺琐录》里能够见到。尽管赵之谦发了血誓,但十年后他还是破例了一次:54岁时,为潘祖荫刻《赐兰堂》,并于款中曰,“不刻印已十年,目昏手硬。”

  这既是他江西任上唯一的印章,也是一生中的最后一方印章,盛年息刀,是赵之谦的遗憾,亦是中国印史上的遗憾。

  赵之谦的刻印很受皖派和邓石如的影响。他婀娜遒劲的篆书入印让人能联想到婀娜多姿的舞蹈以及在春风里摇曳的河畔垂柳,有一种清新自然的流畅之美。赵之谦把宋元以来的圆朱文提高到一个更高的境界,他自己也颇为得意,并自誉道:“龙泓(丁敬)无此安详,完白(邓石如)无此精悍。”

  赵之谦留下的印章,约有七百余枚。

  在他一刀一笔缔造的泱泱印海里,有一方印与茶有关,是为“茶梦轩”。初见此印,我固执地以为,该是一间茶室的意思。也许,就是他藏书楼里的一间茶歇之房吧。顺便说一下,赵之谦还是一位赫赫有名的藏书家,家藏甚富,楼曰“二金蝶堂”“仰视千七百二十九鹤斋”。他的藏书印有“赵之谦”“二金蝶堂藏书”“为五斗米折腰”“鹤庐”“二金蝶堂双钩两汉刻石之记”等。其藏书刻成《仰视千七百二十九鹤斋丛书》(简称《鹤斋丛书》),6集,38种,经说、杂史、金石、笔记,无所不包,部部皆为篇幅短小的罕见之书。其中《英吉利广东入城始末》一书,为当时最新的历史记载。

  说来说去,茶梦轩到底为何物,史料语焉不详。不过从印面看,其“疏可走马密不容针”的章法,虚实对比强烈,线条匀实,用刀稳健,结字朴茂,有汉印遗风,颇有欣赏价值。而此印更大的价值在于边款——边款上将茶与荼之间的历史演变关系进行了一次梳理。按理,这是茶客之事,但赵之谦却写出来了。莫非,赵之谦也是一位痴情的茶客?

  此印边款曰:

  说文无茶字,汉荼宣、荼宏、荼信印皆从木,与茶正同,疑荼之为茶,由此生误。撝叔。

  古代茶史里,关于荼字减一画而成茶的论调,始于唐代,这在南宋魏了翁《邛州先茶记》里可见一斑。清代学者郝懿行在《论文广诂》里亦认同这样的观点:“今茶之古作荼,至唐陆羽著《茶经》,始减一字作茶。”但是,减去一笔的今之“茶”字入印,则是从赵之谦开始的。他的有些印章的过款,刻有金石考据文字,丰富了他的边款内容,亦足见其治学方面博采旁求的精神与气魄。

  茶梦轩,一个听起来很有雅意的清心之地,虽然存活于印泥而非历史的街巷,却让人每每遇到心向往之。我曾猜想,一定有人引为己用,果不其然,浙江香积寺附近有一家茶吧,名字就叫茶梦轩茶吧。现在是一个“吧”来“吧”去的时代,以至于喜欢画蛇添足的人在原本美好的名字后面还要加个茶吧——其实,如果换成茶梦轩,既干净简洁,又风雅古典。

  当然,这是我的一己之见。

相关内容
2019-04-15 15:18:27
2016-04-06 13:40:36
2015-12-04 09:24:56
2016-12-22 09:13:41
2016-06-26 15:05:17
2016-06-26 10:07:15
2017-10-31 14:33:17
2018-04-05 09:42:23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