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作 家 >> 吕向阳 >> 作 品 >> 石匠 >> 阅读

石匠

2016-07-14 14:23:56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吕向阳

   ◎吕向阳

   我们的历史是用石头堆起来的里程碑。哪一个王朝哪一座王宫,都是用冷冰冰的石头做成了热乎乎的文章。从大禹治水,人们实际上是与石头作战,是利用石头强国富民。秦国的郑国渠、都江堰、灵渠,汉朝的漕运,隋朝的大运河,包括毛泽东时代林县的红旗渠、关中的引渭渠与全国星罗棋布的上万座水库,还有大寨梯田,以及举世无双的三峡大坝,都是人的骨头与石头在比赛软硬。


    八百里老关中,是帝王之乡、天下粮仓,更是一个天下无二的造石器的大作坊、存石器的大库房。渭水与秦岭,一水一山,一软一硬,软的生智,硬的生勇,智勇兼备,大智大勇,关中就奇迹般地变成了中华文明的源头。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蓝田人玩草窝玩泥巴,就盖起了茅屋;燧人氏玩木头玩石头,就点燃了篝火,学会了劈山开路填石架桥,烧出了陶器炼出了铜器铁器。

    人是泥做的坯子,但骨骼却是石头做的,肉体与灵魂浸透了石头的秉性,这正合了人说的铁石心肠铁石之坚。试想,有了烈焰翻滚的岩浆,地球才开始唱歌,有了女娲补天的壮举,人间才开始安生。而人与石的不解之缘,则是从天下第一个石匠——我们的老祖母女娲拉开战幕的,我们都是石匠的后人!

    石头不是顽石绊脚石,而是救命的灵石宝石。天上裂开了大窟窿,天下洪水滔天,我们的老祖母女娲不惧身单力薄、流血牺牲,日夜火炼五色石,一趟趟飞向天空,终于给子孙后代赢得了一个结结实实、阳光明媚的青天。世界上各民族起源之初信这神信那帝,唯有华夏民族开天辟地信自己,战天斗地当第一!抬头看天,我们这个民族横空出世就非同凡响;抬头看天,我们这部史册的封面就大写着“人定胜天”;抬头看天,人与自然的和谐是争来夺来而不是坐享其成!

    看吧!《史记•五帝本纪第一》就铭记着黄帝“时播百谷草木,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的功绩,一个“石”字,说明我们的文明序曲就吟唱着石头之歌。一个“玉”字,展现的是中华民族温润如玉与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崇高品质。黄帝是女娲的传人。

    看吧!《史记•夏本纪第二》就雕刻着“禹行自冀州始。冀州:既载壶口,治梁及岐”的开山治水的伟业,其中“梁”“岐”,即今韩城、岐山,这说明关中是大禹溯源治山、跨界治水的宏伟创举的龙头工程。大禹是天下最大的石匠。

    看吧!《列子•汤问》就记述着“河曲智叟”与“北山愚公”激烈的辩论,一个是“甚矣,汝之不惠。以残年余力,曾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一个是“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于是愚公挖山不止,“操蛇之神闻之,惧其不已也,告之于帝。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陇断焉。”愚公是石匠中的英雄。 1945年,毛泽东在中共七大以《愚公移山》为闭幕词,对其重新诠释,注入了崭新的内涵,使之成为中国共产党人坚忍不拔、中华民族百折不挠的强大精神武器,从此,神话故事中的“愚公精神”与现实中的“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等,共同凝结成我们新的长城。

    看吧!一部《西游记》、一部《红楼梦》,都是以石头为引子展开的。孙悟空是由顽石而石卵、由石猴再变美猴王的,被压在大山下五百年痴心不改,一旦绝地逢生就展示出七十二变的神力,他夺得定海神针武装自己,他追求平等反抗压迫,大闹天宫又炼成火眼金睛,跟随唐僧西天取经驱妖除魔,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修得正果。如此这般,谁还说石头冥顽不化?而《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则来自女娲补天剩下的一块石头。宝玉衔玉而诞,玉上有字,自幼聪明绝顶。但他长大却不爱富贵爱女子,不喜正经八百的“经史子集”,却偏爱《牡丹亭》《西厢记》之类“诲盗诲淫的坏书”,痛恨八股文,讨厌程朱理学,给那些读书做官的人起名“国贼禄蠹”,总一副叛逆样。“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谁能咀嚼出其中的真滋味呢?

    不错,我们的历史是用石头堆起来的里程碑。哪一个王朝哪一座王宫,都是用冷冰冰的石头做成了热乎乎的文章。从大禹治水,人们实际上是与石头作战,是利用石头强国富民。秦国的郑国渠、都江堰、灵渠,汉朝的漕运,隋朝的大运河,包括毛泽东时代林县的红旗渠、关中的引渭渠与全国星罗棋布的上万座水库,还有大寨梯田,以及举世无双的三峡大坝,都是人的骨头与石头在比赛软硬。现代技术条件下,石头能提炼稀有金属,提炼石油,能纺纱织布,尤其是石头变成了水泥,使我们的生活方式有了革命性的飞跃。如今,我们天上飞的、海里游的、地上跑的,也统统都在石头缝里“做道场”。

    丰腴灵秀、雍容华贵的关中,说这千百年靠的是石头起家靠玉石闻名的,人们大概不信。说到石头,首先使人想到了玉。早在大禹时代,关中就以“璆琳、琅玕”为贡品,“蓝田生玉”也顺理成章走进了成语阵营。玉是石头的仙子,玉是国王的命根,连天帝也叫玉帝,祖先造字时,给几乎所有的玉器都装配着“斜玉”旁,像玎、珠、玑、玖、玮、珏、琳此类的字竟有一百多个!自秦雕刻了玉玺,帝王就拿起金口玉言的架势说一不二,天下就为这块石头打了个六亲不认血肉横飞。玉,纯到极致,叫冰清玉洁美玉无瑕;富到极致,叫锦衣玉食金玉满堂;爱到极致,叫温润如玉怜金惜玉;严到极致,叫金科玉律玉圭金臬。玉是王公国戚的护身符,也是民间男女的定情物。《诗经•国风•邶风》有“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国风•卫风•木瓜》有“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

    一座秦岭,谁也无法说清埋藏着多少比玉石还要宝贵的财富。实际上,关中平原被夹在乔山和秦岭的铁钳中,华山如同关中的头颅,一山一岭就像关中的胳膊,左手抚摸着江汉平原的鲜嫩,右手采摘着黄土高原的坚果,西安像它的心脏,太白山像它的胸脯,它的一只脚伸向了四川盆地,一只脚蹬向了巍巍昆仑,它这一仰天大睡,就成了中国南北分水岭,就成了中华的动物园植物园、药材库!我常常想,软的东西需要硬的东西来驮载,平展得驴打滚、马赛跑的大平原,往往需要坚实的高山来守护,这就如同舌头与牙齿一样相辅相成刚柔相济。这也使我想,陕川在多少亿年前是否是连在一起的大平原?地球打了个滚,吐出了腹中的几口苦水,苦水凉下来就有了大秦岭,蜀人和陕人的往来就比登天还难。乔山看起来并不陡峭,但却很硬气,薄土覆盖下便是青中泛红的黑石头。人类在选择栖息时,一要看土壤,二要看山脉。土壤是软的,山脉是硬的,一软一硬才能让人住得安宁。先祖们深明此理,所以选择依山傍水的地方安营扎寨。

    石头是宇宙派来的天使。地壳运动就像母腹生育胎儿一样猩红壮烈,大山是其中的产儿。运动越剧烈,流的血水越多,山就越高越大。大山是地球的骨骼,土再厚没有骨骼做支撑就成了肉蒲团。上天造人时就先打发石头来为人服务了。石头看起来又冰又硬,实际上是古道热肠、侠肝义胆。石头像鸡蛋一样,剥开坚硬的外壳,里面全是人类需要的蛋清蛋黄。猿人与猛兽搏斗,投掷的是石块。先人们是玩石头的汉子,玩石头使他们有了石火镰,碰擦出火,结束了茹毛饮血的蛮荒时代;玩石头使他们制造了石斧、石铲、石臼,让他们学会制造工具,成为万物灵长。玩石头玩出了碌碡、碾子、磨子,让他们学会耕种;玩石头又玩出了炼铜、炼金、炼银、炼铁,让他们成为主宰地球的大王。人类的生产力是从玩石头中玩成熟的。石器时代实际上一直蔓延到上世纪 90年代。那时候的关中乡间,磨面要用石磨,碾场要用碌碡,碾地要用石磙子,捣蒜要用石蒜窝。石头跟人如影随形,须臾难离。石头作为生产工具,与人类厮磨了几万年,人类是带着又冰又冷的石头步入物华天宝的文明社会的。

    一部秦史,最耀眼的功绩都刻在石头上。秦始皇初次东巡,在邹峄山刻石,泰山刻石,琅琊刻石,二次东巡,在芝罘刻石,后又在碣石刻石,会稽刻石,中间也曾遇到天降陨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秦始皇大为扫兴,遂“遣御史逐问,莫服,尽取石旁居人诛之,因燔销其石”。这场公案,或是人为,或是天意,但秦始皇死果然秦亡却是事实,可见一块天石不是空穴来风。

    一部汉史,最彪悍的战阵都刻在石头上。雄才大略的汉武帝,为横扫匈奴,破格重用18岁的霍去病为校尉,他跟随大将卫青深入祁连大漠,六战六捷,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惜24岁的他久战积劳,不幸早逝。《汉书•霍去病传》载:“元狩六年薨,上悼之,发属国玄甲,军阵长安至茂陵,为冢像祁连山。”  把坟冢建得像一座祁连山,这在世界墓葬史上空前绝后,但这还不足以体现汉武帝对霍去病的眷念,真正彰显英雄伟业的则是旷古绝今的墓前石头群雕——  一座“马踏匈奴”,是用一块巨大的整块石头雕刻而成:一匹无鞍辔的战马,膘肥体壮,四肢如柱,长尾垂地,威风凛凛,雄风猎猎。马腹下仰蜷着一个左手持弓、右手执矛的匈奴头领,虽做垂死挣扎状,却无计逃脱。另一座“跃马”,矫健敏捷,昂首伸颈,随时准备拔地腾跃;还有神态自若的“卧象”,狞厉之美的“野人搏熊”等,都在张扬着“张中华之掖,灭匈奴之气”的雄浑境界,也把汉代石雕艺术推向了峰巅。

    一部唐史,最复杂的故事都刻在石头上。唐朝的宫阙者倒塌了,但留下的名碑包括《九成宫醴泉铭》《云麾将军碑》等大量石碑,与唐朝十八陵石雕群像一起,忠实再现着盛唐的辉煌,特别是昭陵六骏尤为著名,当然,最耐人寻味的当数武则天的无字碑。一字不着,谁的解释都是个未知数。而建于北宋元祐年间的西安碑林,经过近千年的艰辛搜集,收藏的碑石、墓志、造像、经幢等已多达数千件,成为世界上藏品最丰富的石雕艺术馆。

    关中是石头的天堂。早在周秦之际,宝鸡的十面石鼓就敲响了石刻文明的鼓角。这十块鼓形石头,因每面石鼓上刻四言诗一首,被康有为称为“中华第一古物”“书家第一法则”。而散落于民间的无数石碑,更是形形色色,多姿多彩,他们是凡夫俗子的《史记》与《资治通鉴》,是没有围墙的艺术殿堂。石头不仅是人类生产力的第一个平台,而且成为记录文明、传承文化、寄托思想的载体。纸张易烂,而金石难朽,一块块石碣又成为另一部厚重的史书,人们对石头的利用可谓榨干取尽,像砸核桃一样取出其内核搞冶炼,像渔夫撒网一样捞出大鱼、贝壳、珍珠,用大小石头加工出石桥、石槽、石狮、石虎、石马、石羊、石锤、石桌、石凳;像磨一面镜子,镌刻上花卉、仙人、文字。木柔、铁硬,唯石头介乎二者之间,且遍地都是,取材方便,在铁制品未使用前,石头善莫大焉,功劳盖世。

    从祖先打磨出第一柄石斧后,就有了无数个石匠。人类生产分工越明晰,这匠那匠手艺就越精湛。石匠大体上可分为大石匠、花石匠、小石匠。大石匠是造石桥、造石栏槛、造石牌坊、造石窟、造石佛的。花石匠是造石狮、石羊、石桌、石元宝、石阙、石碑、抱鼓石、上马石的。小石匠是造石碾、石磨、石槽、石缸、石桩的。石匠使用的工具有錾子、钎子、锤子、剁斧、尺子、线坠……石匠要有一身蛮力,在山顶上一刀一刀像切豆腐块一样切石头。石头很强硬很显摆,但石匠比石头更强硬更显摆。关中的采石场像蜂窝一样密集在乔山,岐山周公庙后的夹皮梁,盛产花岗岩,有小花石、麦紫石、白砂石,是做磨子、碌碡、石槽、牌坊的上等料。岐山箭括岭下的乱石山曾是打石碑的好场所,此处所产青石有名的叫柏青石,黑油油亮堂堂,并缠绕着柏石纹,布满了一缕缕云霞。这里还出产龙青石、松青石、云青石,石碑底色上像一幅幅龙翔凤翥的天然图案,把字刻在上面就像诗配画一样惬意。沿着乔山,从东到西,是一个个采石场。富平的石头亮得像墨玉,是做碑子、打石条的上等料,蒲城唐桥陵的石人石马石兽,用的也是富平出的经久耐磨的火成岩。

    “叮叮当,叮叮当,千里听见铁锤响。张石匠、李石匠,打的石头四角方。短的打来做桥墩,长的打来做桥梁。石匠打石架桥梁,架好桥梁好赶场。”这首石匠歌唱出了打桥梁的艰辛。自石拱桥发明后,很快风靡全国。关中虽无大江大河,但小河像毛细血管一样布满大地。关中的石桥,用料讲究的要从富平拉来,其艰辛程度可想而知。在大车上装上石料,怕压断车轴,路上车夫连个盹也不敢打。桥上的石头必须挑了又挑,无裂纹无斜纹,千人踩,万人踏,安全为上。石桥要平整厚重,桥墩要坚实无缝。建座石桥有时需两三年工夫,石匠常常要披星戴月赶工期。錾子下火花飞溅,叮咣之声此起彼伏,最难闻的是凿石的味道,像狼跑过去一样臭烘烘,砂石打瞎眼球是常有的事。嘴里、鼻孔里填满了砂石。石匠大都患有胆结石、尿结石、胃下垂。石匠们住在茅草搭成的窝挡风避雪,吃的是冷馍、喝的是冷水,干的却是天下第一苦力活。

    石匠是下苦人,下苦人没有名分。天下有名碑、名石、名作,但鲜有石匠的名号。据说民国末年,西府石匠有万余人,可极少载入史册。好在西安碑林研究人员搞了一部《西安碑林藏石所见历代刻工名录》,整理出了上至北魏下迄民国刻工 193人,也算是对那些幕后英雄的补偿。这字好,那画好,但没有刻工的艺术再造,哪能成为传世佳作呢?

    石雕是粗活也是细活,粗到茅坑边,细到帝王前。石匠们戴着石头镜,蹲在石窝子,脸像粗麻石,手上裂开了一条条石缝子,胳膊鼓起青石砣一样的肉疙瘩。石匠的第一道工序叫錾石。用铁锤使劲击打錾子,在石头上打出一条缝子,一直让石块脱离石山。石匠眯缝着眼,再打量着它能做什么。这时候的石匠像个媒婆,把石头很想嫁出去。圆的做磨子,粗的做碌碡,细的做石桩,方的做门墩。石匠把人的伟力全抖了出来,他们用血肉之手搏击着坚硬的石头。錾子像屠夫刀子在石头上游走着,剁子像切割机把石头剁成两半,刀子像冰刀一样在石头上雕出无数的花卉、珍禽、走兽。石匠打碌碡只需三天,碌碡上布满了无数道竖棱,竖棱像一排排牙齿,在麦场就啃下了麦粒。石匠打石磨要八天时间,磨子就成了铜牙铁嘴,把麦粒嚼成粉末。石匠打石槽要 20天时间,棺材状的石料被掏空了五脏六腑。做石牌坊、造石桥是石匠中最苦的细活。石牌坊是一种标志性开敞式建筑,早期人们称其为“衡楼”。它立于京城、祖庙、社坛、陵墓等建筑中,用于旌表大善大德之人,一般为三间四柱或五间六柱,分冲天式牌坊或非冲天式牌坊。汉代以后,中国城市形成了一定规模,城中有里坊,里坊有坊墙、坊门。如果坊中出现了好人好事,就在坊门上张贴通告,予以褒奖。为了延长好人好事的时间,人们慢慢就建了石牌坊,以彰显忠臣烈女的事迹。大多数石牌坊斗拱拥抱、檐角翅起、柱干挺拔、额枋堂皇,上雕麒麟、奔鹿、白鹤、狮子等,从抱鼓石刻到檐楼,精雕细刻,运用了平雕、透雕、圆雕等手法,牌坊从上到下氤氲着一种灵气、弥漫着一种豪气,一入人的视线,若华丽的凤凰展翅扑来,似雄奇的大鹏飞翔蓝天。岐山孔庙内曾有一冲天式石牌坊,虽无斗拱翅角,但古朴庄重,可惜在“文革”中被拆除。凤翔县的石牌坊过去最多,县城城隍庙、县城东关、亭子头村、北碾头村等都立有石牌坊。传说亭子头村立石牌坊时,匠人架好柱子后,额枋重如泰山,怎么也架不上去。这时来了个白头老汉,众人忙向他老人家讨教。老者曰:我已百岁,土拥下巴。说罢突然消失。众人恍然大悟,是示意用土推法。遂筑起大土堆,人拉牛拽,很快架好额枋。

    这匠那匠,代诏第一,石匠老大。石匠中最细致的活要数刻碑子。碑身打好后,还要细细打磨,平整得要像镜面一样光滑,像脸面一样细腻,无芝麻大的坑洼。石匠用木棍绑上一块青石,在碑身上来回磨蹭,一个月下来,碑身通体平整得像缎面、润滑得像婴儿的脸蛋。刻一通碑需要数月。先请老先生用朱砂颜料在碑上书丹,老先生一天只写几十个字,写多了就眼花了。主人家要给老先生一页牛毛毡、一身新衣服、一双新鞋,还要给几斗麦、几块银圆。老先生趴在石碑上一会儿起来哈哈气,一会儿起来捶捶背,一会儿起来捏捏腿,急不得,躁不得,直到交差才吐一口长气。刻工用錾子细细刻,竖如悬针、点似秤星、撇如蚊腿,稍有疏忽,前功尽弃,磨平刻的字重新开始。刻的字要有立体感,靠的是心工。心到手到眼到,这活比绣花还难。三分写,七分刻,再好的书法家要把自己的作品流传万世,就要靠刻工细刻慢琢。这就如同电台播稿子,稿子写得好,还要靠播音员念好。

    关中石匠最怯的活是雕刻墓石。帝王墓室工程浩大,像秦始皇陵一建就是三十多年。帝王们为了“万岁千秋”,一般从登基就开始建陵。秦朝以后的帝陵,皆用条石横竖交叠砌筑,墓门用青石雕成,采石、雕刻、搬运、合缝,不敢有一点纰漏。帝王们是个短见鬼,生怕工匠、石匠成为盗墓贼,在陵寝竣工之时,往往将筑墓者无一漏网地封死在墓道。

    石匠是真正的艺术大师,也是艺术的殉道者。今天的社会正在冷落遗忘这匠那匠,老石匠们大多已作古。我在凤翔县城今夏采访时,打听到一位名叫刘周勤的老石匠还健在,于是登门拜访。刘周勤向我讲述了两代石匠的辛酸史。其父刘安,十岁时被人贩子卖到了天水,遂给财东家喂牛扫院。财东家给娃请来私塾先生,他一边干活一边识字。后又逃回凤翔老家,干起了石匠营生。在夹皮梁打磨子、打碌碡,靠积攒的钱在县城买了几间门面房做石匠铺。当时西府游击队头头焦世雄、邰永亭、邰光瑞、亢少平常常出没于凤翔城宣传红色革命,几次被特务追得无处藏身,在石匠铺装成买磨子的才得以脱身。刘周勤从小跟着父亲干石匠活,建过姚家沟、亢家河等三座桥。 1940年,凤翔塔寺桥被日本鬼子飞机三次炸塌,其中炸死了34名乡亲,他和父亲三次及时修复。他在乱石山打过碑身。他说,那里的柏青石是中华一绝,纹路很美,石质细腻,可惜现在成了采石场,被炸得遍体鳞伤,让人看了心疼。他说当石匠人要实诚,特别是刻碑子是留千年手艺,不能光为钱,要把老祖宗的文脉看得比天大。他刻的碑子笔笔精到,字字珠玑,缘于他人品好。他对电脑刻碑很有看法:“那是给碑子搔痒痒,刻的字没立体感,没书法味!”他说他有四块最好的青石板,要下功夫刻“梅、兰、竹、菊”四条屏留给后人。他说:“县城药王庙有四个柱础石是我刻的,有龙头、花草,绝对一流,你赶快去看看,赶快去看看……”像刘周勤这样的关中老石匠如今显得没有用场了。世间的好多声音虽然被风刮走了,但“叮叮咣咣,叮叮咣咣”这声音响了几千年,这声音是力的暴发,是美的倾诉!我想应该在夹皮梁、乱石山为石匠们留下一群雕塑。他们雕了这,刻了那,唯独没刻下自己,我们民族不应有遗忘症,遗忘了过去就背叛了现在。

    乡间的石匠活下的不多。再不见戴着石头镜、背着剁子、斧子,腰弯成一张弓的石匠了。农业机械的普及,乡间很少有人喂牛喂马了,因此也没了石磨、石槽、石碾子、石桩市场了。乡间盖房门楼也不讲究了,石门墩、抱鼓石、石盘、石门早已用不上了。院子里是青砖红瓦、瓷砖水泥台阶,打眼看很耀眼,但却没了文化味。关中符号如满天繁星在晨曦中散尽了。如果有一种显影液,能浸出石匠手挥铁锤、剁山劈石的伟岸身躯,那将是对只知享福、不知奉献的新一族最好的警示。如果有一种留声机能放出“叮叮咣咣”的声音,那将是对靡靡之音的最好回应。

    五年前的仲秋,我曾赴英国纽卡斯尔大学进修。在英国,纽卡斯尔跟宝鸡市地位不相上下。原以为英国的城市都是现代化建筑,是玻璃罩罩,灯笼框框的样子货,但处处是石条砌的古堡,有些已有千年历史,这种厚重与沧桑,告诉我一千多年前英国石匠绝对是一流工匠,我也真正掂量出英国一个小国为何曾经征服世界的奥秘来:玩瓷器玩鼻烟壶玩世不恭的民族,往往要败在玩石头的民族手里!

相关内容
2016-07-14 15:16:57
2016-07-14 14:37:23
2016-07-14 14:23:56
2016-07-14 14:16:30
2016-07-14 11:04:16
2016-07-14 10:58:10
2016-07-14 10:52:04
2016-07-14 10:47:52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