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文化资讯 >> 文化资讯 >> 一个文学青年 >> 阅读

一个文学青年

2016-06-22 10:50:57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赵利辉
    村里的乡土作家双录成名于上个世纪80年代,他的文章发表在北京的报纸上,但在我们这个偏远的小山村里面,却是波澜不惊。双录拿着北京寄来的样报,找到村长,一字一句地念给他听。村长吧嗒吧嗒完一杆旱烟,听完对他说:“顶怂用!”只有小学校长许叔同情他,对他说:“不行你来学校当老师,教娃娃认字吧。”双录不愿意。

  双录写作的事情,常常被村里人嘲笑而不是尊重,即便发表了作品,也得不到大家的认可,认为他是一个不务正业的懒汉,和前几年来村里插队的知青差不多。那些知识青年,第一次到农村来,连麦苗和韭菜都分不清,村长到死都拿这件事当笑话说,“肩上扛把锄头,胳膊肘里还夹本书,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咧。双录,你可别学他们那样儿”。

  村长的话,一语击中了双录的要害,庄户人当什么作家。双录不听,双录是头倔驴,他从此就成了村里的怪人,白天随生产队下地干活儿,晚上点着蜡烛写小说,写他的痛苦和思考。但他的作品,很长时间再没见发表过。双录家没有什么经济来源,他用儿子的作业本写小说,一写就是几本。他没有钱买信封和邮票,就用废牛皮纸糊信封,厚着脸向许叔借八分钱买邮票。许叔每月有点工资,就背着老婆,给他一元两元的。时间久了,双录的投稿费用,就承担不起了。许叔对他说:“秋天到了,你去南山砍点荆条,去集上卖,就有钱投稿了,别拉不下脸来。”这回双录听进去了。那时已经分产到户了,集市上也渐渐热闹起来,摆摊儿卖山货,能多一份收入,叫搞副业。双录去南山砍了一担荆条柴火,背到集上卖。卖的钱买了几根蜡烛,还给他嫂子,他嫂子翻白眼,说:“你一夜点几根蜡,才还我这两根,瞎子点灯白废蜡。”他还许叔钱,许叔不要。

  不久,双录就出事儿了。

  双录的柴火担旁,是卖馒头的,摊主是个陕北婆姨。她见双录蹲在那里,生意一天都没有开张,也没钱吃饭,就给他两个热馒头。连着两天,白吃人家的,双录过意不去,就把那担柴给那女子。那女子不要,两人就在街上推来让去的。双录是性情中人,感激那女子的好,晚上睡不着觉,就写了一首诗。他在诗中写道:“我在集市上遇见你/卖蒸馍的婆姨/我永远记得这个集市……”

  双录写完这首诗,这次他没有寄给报社,寄给了那个给他馒头吃的女子。那封信被那女子的哥哥截获,他让县文化站的人念给他听后,觉得妹子把他的脸给丢尽了。女子的哥哥带了他们村几乎全部的壮劳力,赶到双录家,说:“你个死皮不要脸的作家,拐我妹子,今天不打断你的腿,绝不收工。”双录平日里不和别人家来往,也没几个过命的交好,眼看着被人打倒在地。出了这档子丢人的事,他父母和媳妇也护不得。只许叔左拦右挡,给人赔情道歉说:“双录就是个精神病,您哪,别跟他计较,伤了咱两个村的和气……”许叔第二天到县文化站解释说,双录是个乡土作家,那首诗本来是投给报社的,晚上黑灯瞎火的,结果装错了信封,寄错了地址。还给那女子的哥哥提了个猪头和一瓶酒,才算把这事儿给摆平了。

  双录自那次挨打后,就再没有出过门。许叔对外村人说他是个精神病,这句话深深地刺激了他。他躺在土炕上,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第二年就死了。据说他最后写下的一首诗,是给许叔的。

  互联网出现后,许叔给双录开了一个博客,把他过去的作品,一字一句地敲进了电脑里面,我才知道双录的文字清新朴素,就像来自山谷深处的一股清风。他要是还活着,现在也该有60岁了。

相关内容
2015-11-19 08:58:42
2016-11-14 15:20:36
2019-07-12 11:09:58
2016-06-14 09:01:23
2017-09-01 10:26:32
2016-11-14 15:15:54
2019-03-21 09:16:18
2019-07-11 16:02:26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