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画 家 >> 周 折 >> 评论报道 >> 周折本是散养的鸡 >> 阅读

周折本是散养的鸡

2016-06-21 08:11:05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张星利
    □张星利

    用几天的时间看完周折书画作品,感觉有一些话需要说出来。

    和周折大约见了四次面,每一次见面都留有较深的印象。

    第一次是在2014年的夏天,应庞进先生邀请参加一个文化活动。刚一上车就有人拍我的肩膀,一看是一个中年人,好像熟悉又好像陌生,他说,我是周折,我知道你弄过大事情。我一问才知道周养俊是他大哥,他是从大哥那里知道我的。在文化活动现场,能画能写的都留下了书画作品,周折也不例外。写完一幅后,他大约看了看,说这幅不太好,重写。活动现场的人说,好着呢好着呢!周折依然说,以后要挂呢,咱要写好!随即重新铺纸蘸墨,继续书写。后来在路上,我说,我看写的好着呢。他说,来了就得写好,不然人家叫咱弄啥来了!随后,我们一行人有说有笑,徜徉于山水之间。

    第二次见面还是在2014年夏天,作家莫言来西安演讲。我们在大唐西市见的面。周折穿着运动鞋,背着双肩包,我说,周老师来旅游来了,说完就哈哈大笑了!这一次我知道,周折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搞写作,文学创作也几十年了,并且取得了一定成绩,现在是陕西省职工作协散文委员会的主任,所以能来就不以为怪了。

    第三次见面还是应庞进先生的邀请参加国学研究会的年会,我看到周折一直站在会场的末排听会,一问才知道他的腰病犯得很厉害,已经没法坐下来了,他是为了不负朋友的盛情宁肯站会也不愿缺席。交谈中我了解到,1983、1984年庞进刚到晚报当编辑时就开始编发他的稿子,这种交情一保持就是几十年。他说一般性的活动他不参加,但庞进组织的活动不参加就太不应该了。

    第四次见面是今年的五一假期,周折提前打来电话,问我在西安没?原来他要出一本书画集,正在排版,想让我看看给提提意见,我说,我是个外行看不出来,他说,内行内行,你来你来。于是我就去了!在文艺路口,周折准时来了,他说,你比我还准时。我说,我害怕堵车,总是提前走!在等候画家修小锋的时间里,我们又海阔天空地聊了一阵,从中知道周折最早就搞新闻报道,也是新闻人,这就又多了一层亲近感。后来在一工作室和画家修小锋同时看画,主要是修小锋说,我们听。谈话中这时我才知道,修小锋是1990年通过其父、著名画家修军的介绍才与周折开始交往的。周折不但在文学上与李若冰、王愚、沙陵等老一辈作家联系紧密,而且他对画的感觉和认识早年曾深受修军等老一辈长安派画家的浸润。

    周折大我20岁,但我感觉不隔,因为有共同语言。周折没有倚老卖老,总是说,你们年轻人懂得多,让我汗颜,年近不惑咱都弄了些啥么!

    最近,周折发来了他的书画作品,我眼前一亮,周折的作品是率性的,是真正的“我手写我心。”

    当我看到周折写的《其实心中有画意——说说我的字和画》时,我才知道周折的书画是真正的自我创作,他不是随便乱涂抹,而是做到了率性随真,这是最为可贵的。学院派的作品有太多的痕迹,它主要表现为一种程式化的宣传,为某种理念服务。而周折的作品是洒脱,是山水自然,曼妙动人,源自他有一种自由的心态。没在画院,也没在艺术院校,就像一个下蛋的母鸡,想下就下,不像有些你不下,主人拿鞭子抽你,因为,你吃人家的饭么,人家养着你,还能由了你。散养的鸡随时可以吃草,吃虫,吃饱了还想扑棱棱地飞呢,有梦想啊!而周折随时可以呼朋唤友,游玩一圈,管他春夏与秋冬。

    我对周折画的花卉情有独钟,他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牵牛花什么的。周折是明显的碑派,有明显的临碑痕迹。原来,他的书法就来源于汉隶和魏碑。高人说,一幅作品里能看到碑或是帖,就知道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学习过传统。书画不分家,有书才有画,中国画根植中国书法,因为所用的工具都是毛笔,玩的都是线条。周折把这些东西贯通了。

    周折说自己只是书画票友,我想正是这样的票友,才能沉下心来,淘腾出东西来。专业搞书画,就有名利之争,光一个副主席头衔就几十万人争着戴,甚至能打起来,这里面拼的是关系,而且把艺术商品化了,这是搞艺术吗?这纯粹是糟蹋艺术!

    周折始终保持着读书和写作的良好习惯。所以周折的书画是创作。试问,今天所谓的书画家,有多少人还在读书?不读书的人多矣!

    有人说,现在是书画乱世,到处都是浅尝者,把书画当敲门砖者比比皆是。我想,周折是发自内心的喜爱,既然没有机缘做专业书画家,做业余的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认为是好事,没有压力。专业的,人家给你画个框,你就去弄去,当下,业余比专业的好。

    世人都说隐居好,但隐居是要有条件的,而且有非常巨大的成本。自汉朝以来,就没有真正的隐居者,所谓终南捷径!周折的创作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隐居呢!

   “我读书,因而知道高低贵贱,明白画理和书理,懂得章法和技法。这些都是先人和大家们告诉我的。我搞文学,因而深谙创作和创造,朋友们从我的书画中看到的被称之为‘个性’和‘大胆’的东西,可能正好就是这一部分。这些东西不是唾手可得,恰恰是半生的积累,人们习惯叫这些东西为文化。”周折这样表述自己的认识。

    我相信,下功夫读书的周折会创作得更好,因为目下写字的就写字而写字,画画的就画画而画画,写作的就写作而写作,太多了,不一而足。周折三者都具备,又沉积了这多年,现在是最好的表达时期。

    随着时间的宽裕,周折的创作会进一步迸发出来,随心创作,随性而来,多好。我为周折而高兴。

                              2016.6.16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评论报道
相关内容
2016-06-16 11:21:10
2016-06-16 08:54:28
2016-06-16 08:47:15
2016-06-21 08:11:05
2016-06-16 08:56:23
2016-06-16 08:48:58
2016-06-16 08:35:44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