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家住西安人物 >> 闫国新 >> 闫国新与他的农耕文化梦 >> 阅读

闫国新与他的农耕文化梦

2016-04-25 15:31:35 来源:当代陕西 作者:当代陕西
花光家底收藏农耕“老物件”,创办农耕民俗文化博物馆,抢救关中“场畔”文化,一个只有高中文化的农民一步步圆着自己的农耕文化梦。

打眼看去,55岁的闫国新就是一个地道的关中农民:皮肤黝黑,穿着朴素,少言寡语。很难想象,他会是规划占地500余亩、总投资5600万元的农耕文化生态观光产业园——高陵场畔的“缔造者”。更没想到,这个只有高中文化的农民还一手创办了陈展面积4000平方米、收藏5000多种5万余件农耕“老物件”的“关中农耕民俗文化博物馆”。

“农民博物馆长”闫国新有个农耕文化梦:抢救正逐渐从人们记忆中淡出的关中“场畔文化”,再现关中农耕记忆,留住农耕文明之“根”、华夏之“魂”。

“保卫”古仁村

“先有仁村堡,后有高陵府。”这句民谚,出生于高陵通远镇仁村的闫国新听过无数遍——小时候,他最喜欢趴在炕头,津津有味地听老人们讲仁村古堡的故事。因此他自小便知道,仁村已有上千年历史,可一直追溯到宋朝。

2011年,高陵全面推进城乡统筹发展,根据统一规划,仁村要被撤销行政村,和周边的村子合并成新型农村社区。对于新社区建设,闫国新却高兴不起来:“要眼睁睁看着生养自己的村子消失,谁心里都不是滋味。”他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未被破坏的古村模样。“过去的古城墙、护城河遗迹,还有呈‘几’字形的高大牌楼,到现在还有残存。”

闫国新找到在仁村龙王庙一起耍大的几个老伙计,还请来新换届上任的村领导班子,一直聊到半夜3点多,商量如何保住仁村“番号”。终于想出“对策”——恢复仁村堡旧貌,开发民俗文化旅游,打造“高陵名片”。

放着好好的钢贸生意不做,转行经营仁村民俗文化旅游项目?不少人觉得他“简直疯了”。他知道,自己18岁开始跟人打工,到自己开公司年营业额达上亿元,非常不易。现在要干这个项目,投资高、回本慢,风险极大,弄不好几十年的辛苦积累会血本无归。

但闫国新决定再拼一回。他拿出3000万元家底,全部投入“保卫”古仁村的战斗。

闫国新没忙着开工建园,而是买了部相机,邀友人来了趟“全国游”:平遥、凤凰、丽江等古城古镇,西农、庆阳、许昌、武汉的农耕博物馆,连同周边的民俗古村落,一处未落地跑了个遍,光带回来的图文音像资料就整理了近两个月。每到一处,他都想方设法“取经”,请教专家、学者。

经过几个月分析研判、反复论证,闫国新的思路逐渐清晰:建一座以展示农耕文化为主的印象生态观光产业园,活生生、全景式重现正逐渐从人们记忆中淡出的关中“场畔文化”。

“保卫”仁村,保护关中农耕文化,闫国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县上积极帮他联系相关部门办理手续,镇政府和村里很快为他办妥350亩流转土地手续,50多户村民家家院里摆放着他收来的马灯、门礅石、木龛等“破烂”,建园需要劳力,在外打工的乡党二话不说推开手头的活回家顶上……

闫国新亲手画草图,街坊亲友争相出谋划策,关中味儿十足的高陵场畔一“出炉”便“火”了。土坯茅屋、辘轳老井、歌台戏楼,千余碌碡垒成的观景高塔,万条方言铺就的文化长廊,加上“斗羊、斗鸡”等典型关中游戏,让人瞬间“穿越”回上个世纪。

推几圈石磨、弹一声棉花、摇一阵风车,或是赤膊上阵,吆两圈碌碡、打一场尖杈……老人们在这里还原了他们当年的生活画面,年轻人也感受到“老物件”的稀罕。

今年1月,高陵场畔被批准为国家3A级旅游景区,吸引了一批批粉丝和中外游客。仁村不仅没从地图上抹去,而且正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熟知。

“农民博物馆长”

“你瞧,这些都叫锤子,可功能各异,圆头用来夯基打墙,平底用来做平和打胡基……”周末,60岁的张长有带着孙子来闫国新的农耕文化博物馆“忆苦思甜”,看到自己过去使用的“家伙什”激动不已,忍不住上前演示。“太亲切了!”老张很满意,“这里不仅能看到华夏民族几千年的农耕历史演变,还可以感受一把关中民俗。”

确定博物馆主题之前,闫国新跑了大大小小60多个跟农耕相关的博物馆。他发现,大多数农耕博物馆都是“学术型”的,很少展示民俗的东西。“事实上,农耕文化不仅是耕地、水利、纺织等,而是渗透进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跟民俗密不可分。”他最终决定,博物馆主题为“农耕民俗文化”。

为了收购农耕“老物件”,闫国新专门成立了5人收购小团队,自任队长。虽然在此之前他已有近30年的“收藏史”,但还是“出师不利”。“常忍饥挨饿不说,还要遭遇‘闭门羹’和被误会是‘风水先生’的尴尬。”最令闫国新后怕的是,这些老农具大都在偏远山沟,路况差,常常得冒着生命危险摸黑开车。一次,他收完东西往回赶,摸黑开了3个多小时,不小心开到陡坡上差点翻车,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用“上瘾”来形容自己的状态:“只要能收到好东西,吃再多苦也值。”

闫国新收东西“胃口”大,远近皆知。不管铁、木、石、陶,只要跟农耕相关,他通通照单全收,有时一天之内收数十件、花上百万元。为此,在公司管财务的女儿闫娜连夜回高陵劝说,又被他赶回了西安。

近5年时间,闫国新砸下近3000万元“真金白银”,收回涉及水利、耕作、出行等方面5000多种5万余件“老物件”。品类之全、数量之大,在全国民营博物馆中首屈一指。其中,不乏“顺治轿子”“中国磨王”“战国铁犁”等罕见珍宝。

2015年建馆,闫国新在工地上整整泡了5个月,从装修到布展,亲力亲为。

闫国新按照春耕、夏耘、秋获、冬藏的农耕劳作顺序,将关中数千年农耕民俗文化演变,通过实物、史料以及泥塑场景相结合的方式,生动有趣地把略显琐碎的农事活动和生活场景画卷式徐徐展开。

布展结束,闫国新一个人在博物馆里坐了很久,看着自己“抢救”回来的宝贝一件件“归位”,摆进了合适的展柜,压在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下,竟忍不住放声痛哭。

闫国新有遗传性高血压,还做过心脏搭桥手术,就怕干到中途身体吃不消,挺不过来。好在,一切顺利。“我没什么遗憾了。”他说。

留住农耕文明之“根”

2014年1月,高陵首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基地在高陵场畔挂牌成立。这是第一次,闫国新挖掘、抢救、保护、传承农耕民俗文化,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努力获官方肯定。

小时候拿扁担当战刀、镰刀当手枪、锄头当冲锋枪玩,稍大些便跟着大人操作起犁头干农活,即使“农村娃”闫国新早已跳出农门,农耕文化情结依然根植于其血液之中。

采访中,他不时流露出对于农耕文明正在逐渐离我们而去的无奈和对未来深深的忧虑。“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当孩子们问‘锄禾日当午’中的‘锄’长什么样,我们会无言以对;用惯了电子衡器的现代人也许都不知道‘权’‘ 衡’究竟为何物,何谈理解?”

“我们需要这样一个地方,看得见山,望得见水,留得住乡愁。”这是一名文化学者到高陵场畔后的感叹。于闫国新而言,山水倒在其次,“乡愁”却是一定要留住的——场畔便是关中人记忆中的“乡愁”。

闫国新想起那个来“寻根”的老人。今年元旦,农耕文化博物馆正式开馆,80岁的王淑云专门从外地回高陵,大冬天坐着三摩,冻得人脸都发紫了,但老人家手摸着尖杈,老泪纵横……

“寻根”是闫国新创办农耕文化博物馆的初衷:在城镇化、农村新社区的建设热潮中,留住几千年传承下来的农耕文明之“根”、华夏之“魂”。这也是他一直坚持的梦想。

正是这个梦想,让闫国新在几乎要放弃时有了坚持下来的理由,熬过了最艰难的关口。

高陵场畔建园后,尽管名气渐大、游人日多、场面火爆,但经营依然“盆扣不住瓮”,闫国新每月还得贴进去几万元。加上收购农耕“老物件”花销大,只出不进,闫国新的资金链很快出现问题,不仅花光了钢贸公司的老本,还欠着银行500万贷款,向亲友借了200万元。

村里流言四起——“把个大款,弄成烂杆”,很多支持闫国新的乡亲也开始劝他放弃。2014年春节,当初带闫国新去西安做工程的“师傅”田治余,特意在路上拦住他:“娃,不敢弄了,再弄烂可是要命的事。”70岁的老人颤巍巍地站路边苦口婆心劝了大半天。

闫国新知道,自己不能放弃,否则自己的家底和亲友们攒了一辈子的钱就都打了水漂。他退掉钢贸公司的库房,27辆小轿车卖得只剩了4辆。实在没辙了,只好“忍痛割爱”,低价出售手头30余件与农耕无关的私人珍藏。让他心疼的是,珍藏20多年的4个马桩只卖了16万元,只有市价的三成。

这样“破釜沉舟”,终于撑过了难关。

在闫国新的蓝图上,未来5年将斥资上亿元,在高陵场畔打造一座拥有粮油、棉麻、水车、马车、鼓乐、武道、度量衡、酒文化等50个主题馆的全国最全最大博物馆集群——华夏农耕民俗文化遗产博览园,并努力成为关中农耕民俗文化保护、传承基地。

相关内容
2016-04-25 15:31:35
2015-11-01 15:32:07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