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家住西安人物 >> 宋俊荣 >> 陕西文物修复师宋俊荣 穿越时空对话稀世珍宝 >> 阅读

陕西文物修复师宋俊荣 穿越时空对话稀世珍宝

2016-04-20 10:13:01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作者:张佳 实习生康一麟

 

宋俊荣在修复文物 记者 张宇明 摄

   清理锈蚀、矫形、补缺、塑型、雕刻、做旧……这些是文物保护修复师修复青铜器的工作程序。16年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的文物保护修复师宋俊荣就是这样,安静地坐在修复台前,与一件件稀世珍宝“对话”。



  她用一双巧手还原青铜器千年原貌



  4月18日10时,宋俊荣一如往常般坐在修复台前,修复一件前不久出自宜川虫坪塬遗址的铜戈。显微镜下,宋俊荣用手中的三棱刮刀一点点清除铜戈上的锈蚀。工作台上还放着几件造型精美的鎏金青铜器构件,有的已经修好了,有的还正在处理中,这些经宋俊荣修复过的构件和旁边一件蒙尘的青铜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原来灰头土脸和金光灿灿的距离,只隔了修复师的一双巧手。



  修复台上有一件还未修复完成的隋唐时期熏炉脚,大约3指宽,10厘米高的熏炉脚上,还有着兽首造型,已经修复过的地方露出了原本的鎏金表面,其他部分则被钙化的土和铜锈包裹着。宋俊荣说:“别看这么小一个构件,让它完全露出鎏金本色,得一个月才能做完。”



  按照青铜器的修复程序,这些出土后裹着厚厚钙化土和铜锈的文物,第一步得完成去土和清理锈蚀的工作,这期间基础工作量特别大。接下来是矫形、补缺和塑型,这三步看着简单,但技术含量最高。宋俊荣说:“我们修补青铜器时会用一种特殊的树脂胶,胶本身是透明的,要根据缺损部分的颜色,自己用矿物质颜料调色,仅调色的功夫,有灵性的修复师也得练上两三年。”



  说话间,宋俊荣已经调好了要为一件汉代青铜鼎补缺用的胶。绿色、赭石、白色、黑色……几种色彩在她的调和下,很快就十分接近青铜鼎残缺部分周边的颜色了。她娴熟地用各种工具支撑着缺损处的边沿,迅速将胶补在缺损处。24小时后,待胶完全干透,她还要打磨塑型,遇到缺损处有纹饰时,还得刻上相同的纹饰。做旧是修复的最后一步,需要修复师用精湛的技艺让修补的地方看上去天衣无缝,因此塑型、雕刻和做旧,非常考验修复师的美术功底。



  通常情况下,一件小型青铜器的修复周期在半个月左右,遇到锈蚀、残缺严重的修复时间更长。工作中的宋俊荣不怎么说话,回答问题时她会下意识停止手上的工作。“你不能一边聊天一边工作吗?”“绝对不行,修文物必须全情投入,关键地方手一不留神就有可能带来严重后果。”16年的修复工作,她一直专注而“孤独”地与手中的文物对话,复活它们,也修复一段历史。



  曾经的全国乒乓球冠军变身文物修复能手



  宋俊荣的修复技术在业内获得一致认可。在成为文物保护修复师前,她曾是一名专业乒乓球运动员,最好成绩是青少年组的全国冠军。



  宋俊荣说,自己22岁之前的生活是在运动场上挥拍跑动,22岁之后则是坐在修复台前与文物静静“聊天”。在她看来,成为一位文物保护修复师,绝对是阴差阳错的选择。“乒乓球是对判断力和灵活度要求极高的运动,这对我后来的修复工作有一定帮助。”宋俊荣说。



  文物修复对知识储备要求很高,文物修复师不仅要懂技术,还需要掌握一定的历史知识,具备绘画、文字功底。动手修复一件文物前,眼前的东西具有什么样的历史价值,该用什么样的方案来实现最佳修复,都需要学习和摸索。文物修复不仅是一个技术活,还考验修复师的眼力、耐性、细心以及判断力。



  宋俊荣的脑子里装着各种各样的文物器形,甚至还有数以万计的文物碎片形状。每当修复一件文物,她总是根据资料和经验,默记器物的形状,对所有的碎片形状进行比较,记住形状,以便修复时准确地拼接。



  宋俊荣也修瓷器,修过难度最高的瓷器是一只唐代的花瓶。当时送到修复室里一共有200多块碎片,经过仔细地分拣、辨别和拼接后,她硬是将已经碎成200多片的花瓶修好了。“瓷器修复讲究一气呵成。粘接时需要不断对器物正形,如果胶水干了就没法进行微调,一块残片位置出错,就会造成整体错位。”修复瓷器时,她会停止所有活动,包括吃饭和喝水。她还清楚记得,当初修复那只花瓶时,她从早上8点多开始一直干到了晚上9点多,其间没离开过修复台。



  去德国学习铁器修复 她用技术征服老师



  为了更好地从事修复工作,2003年时她曾专程去德国学习铁器修复,因为德国青铜器很少,他们大量的文物都是铁器,所以铁器修复技术很高。



  在德国学习的日子,宋俊荣每天跟着德国老师学技术,起初二人之间交流得靠翻译帮助,但严谨的德国老师,很快就发现这个好学的中国学生很有灵性。有时候老师的一个眼神或者示意性的动作,宋俊荣就能精确领会老师的意图了。大概一个月时间,德国老师主动告诉翻译,师徒之间专业上的交流已经不用翻译了。宋俊荣说:“后来我和老师的交流基本靠比画就能完成,技术层面的东西一比画就立刻能明白。”



  在德国学习期间,宋俊荣修复了9件德国铁器,主要是兵器和农具。这些年来,宋俊荣修复过的文物遍布全国,很多是外省考古单位因为技术问题无法修好的东西,最后送到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来进行修复。宋俊荣已修复完成的文物中,石鼓山遗址出土的多件商周青铜器和兵马俑水禽坑出土的水禽都堪称是青铜器中的国之重器。



  采访结束时,宋俊荣展示了多件自己制作的修复工具,这些都是她根据工作中遇到的问题研究和磨制出来的。她说:“以前大家都把修复师叫匠人,修复工作也确实是件良心活,我希望自己的技艺将来能传授给更多学生,有匠心的修复师多了,我们就能让更多的文物复活。”



  记者张佳 实习生康一麟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2016-04-20 10:13:01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