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西安之子网,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专题网站!

怀念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安之子网 >> 作 家 >> 张星利 >> 作 品 >> 烧纸 >> 阅读

烧纸

2016-03-31 10:25:02 来源:西安之子网 作者:张星利

 

 

    ■ 张星利

    昨天给两个姑都打了电话,说明天烧纸,说好时间,放下电话,有点怅然。又是一年清明,祭奠我们逝去的亲人,因为我们还活着。

    早上到菜市场买了凉皮,这是最好的招待,因为两个姑都喜欢吃凉皮。母亲说,一年就两趟,清明寒食,你得定事一下。我应着,有应付的成分,也有难以应付的成分。

    姑们按说好的时间来了,给孩子买了些吃食,然后开始说些家常话。自己调好了凉皮,依旧是辣子很多,这是多少年的规律。

    到村子的骨灰纪念堂取出灵牌位,然后到外面烧纸,给祖父,给祖母,给父亲,家里的三个人都已经走了,还有本家的好几个人也都先后走了,让我感到生命的无常!都说一代比一代强,我怎么看一代比一代弱,弄到最后都完蛋!这就是美好的结局!?我感到惶恐。

    姑们说天气开始慢慢热了,给你们送些钱,买单衣穿,还有一些花不完就存起来,慢慢花……风一会向东刮,一会向西刮,纸就这样慢慢焚烧着,焚烧了冥币,还有穿的衣服。倒了一点酒,放了几支烟,一起鞠躬致敬,烧纸祭祀就算结束。

    说好入土为安,现在却只能在骨灰架上,往后拆迁是个什么样的结局,一时半会很难预料,因为政策往往没有一个准信,两眼一抹黑,继续往前混吧!至于亡人的骨灰何处安葬,只有到时候再说吧!

    开车送姑们回家,车流依旧。已经开上了汽车,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小时候在家门口看汽车的梦想已经实现,却带来无尽的祸害和烦恼;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也早已实现,却带来了更多的不安和焦虑;梦想就是住高层吗?梦想就是开车去看山看水吗?这些都能实现,实现了又能怎样!现在基本很少看到碧蓝(碧蓝这个词原来是常态,现在是稀有)的天空了,严重的雾霾已经侵蚀了我们生存的地方,经济发展的恶果越来越显著地呈现出来,由还活着的人进行偿还……

    对于祭祀祖先的概念是小时候的印象。

    那时候,春暖花开。父亲拿着铁锨,姑们拿着纸,是用布袋装着,袋子上面有两个塑料圆环,袋子是蓝色的,好像还有花纹。我呢,自然是跟着,边走边玩。出村就看到绿油油的麦苗,麦子都好高了,能闻到土地的芳香,能看到蜻蜓和蝴蝶在飞舞。父亲和姑们边走边说,沿着土路就慢慢到了村子的北岭,这是片高地,有艿势,望南山,绝佳的风水之地。我们一般都是烧的比较早,路过坟地时,也并不觉的害怕,远处可以清晰的看到大雁塔,南面,南山也能显现。父亲用铁锨铲除了坟地的杂草,把几张纸放在坟头,放上几掀土,姑们说天气慢慢热了,送钱买单衣之类的话,姑们还会抹眼泪,最后跪下来,磕上三个头,祭祀仪式就算完成了。然后我们就往回走,姑们边走边在地里挑点荠荠菜,硕大的荠荠菜,绿绿的,嫩嫩的。在一个分叉路口,父亲嘱咐我们先回,他到西边的三爻岭上再去烧纸,原来,那是太爷的坟地,说是坟地,已经没有了,有一条路,父亲就在路边烧纸。我从来没有去过。在远处,可以看到烧纸腾起的烟,然后在空中就慢慢消散了。用抽芽的麦秸秆做哨子,就能吹出响声,这是父亲教给我的。我们前脚刚到,父亲也就回来了,姑们的兜兜也已经挑了一兜兜荠荠菜。

    接下来,母亲的凉皮也已经蒸好了,大姑的辣子调的很多,让我看了都望而生畏,再喝点拌汤,这就是一顿饭。在院子里晒晒太阳,说说话。那时候,大姑在小寨餐厅上班,来的时候穿一件蓝颜色的小西服,二姑有一个个体的印刷机,平常联系点业务,穿一件黄颜色的绒绒衣服。走时,给姑们带上剩余的凉皮,姑们有时还会给父亲一点钱,说给娃们买个啥,那时候,二三十块钱可以办好多事情。基本上到下午四五点时,姑们就走了。

    乡党们就羡慕祖母,看,人家她女给送好的来了!也羡慕我们,姑给你送好吃的了。而我们的吃货的的确确可以吃好几天……

    这就是我儿时对烧纸的记忆。

    老人们把清明叫秋明,烧纸祭祀都是自觉的行为,当然也有不烧或者晚烧的,往往遭到人们的耻笑,说,这连他老先都不要了……

    时间愈发走得快了,程序也愈发的简单了。

    父亲去世后,每年清明寒食的烧纸任务就落到了我的肩上,尽管父亲还有一个兄弟,但是他从来没有上坟烧过纸,人们说人家在心里纪念呢!我一度感到愤怒,后来就慢慢释然了,快接近不惑的年龄了,有什么不能释然呢!烧纸的时候和他的儿子,也就是表哥一块去。村子的土地被征收后,就是迁坟,两三年后迁坟的地方也不保,村子盖了三层的骨灰堂,全部放到骨灰堂去了!2010年奶奶去世后,骨灰就直接放到骨灰堂去了,到现在转眼又四五年过去了。

    清明突然就放假了,突然就就加了一个“节”字,人们一窝蜂的去旅游,堵在路上。怀念故去的亲人的一个传统祭祀节气,怎么突然就成了一个放假的节日,人们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完全没有了崇敬感,墓园挤得水泄不通,到墓园的路上更是堵得一塌糊涂,墓园周围有能耐的人做卖烧纸冥币的生意,兴高采烈,能赚钱么!哦,一切都是为了扩大消费,拉动经济增长。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民众!我们改变不了这个世界,我么只能改变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亲人们的年龄都陆续大了,大姑今年63岁了,二姑57岁了,母亲今年70岁了,姑妈远在外地,也已经75岁了。传统的习俗是要裂变还是要消亡,天知道!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清明,清,是清者自清,是浊者自浊。明,是明心见性,是观照我们的内心世界。

    清明,祭奠我们逝去的亲人们……


     2016年3月30,31日清明前夕,写于宗善堂,五味杂陈

   

相关内容
2015-08-21 16:15:30
2015-08-21 16:11:13
2015-08-21 16:08:21
2016-04-03 10:48:56
2016-03-31 10:25:02
2016-06-02 15:00:11
2015-08-18 09:08:10
2015-11-05 08:59:51
      网站专用信箱:xazzz#163.com   备案序号陕ICP备14012251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推荐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与设计开发:西政科技 
XA11662S